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四)

水火相济,陈修园参悟天地造

文/钟 闻

驴皮何以在抱得东阿县地下水之后,方能成为上品阿胶?自唐至清,虽然代代有医家强调,代代有医家告戒,但言者醇醇,听者藐藐,说的没能说得太清楚,听的也听了个似是而非,始终是一笔仿佛人人心里都明白的糊涂账目。

 

    直到清代嘉定年间,一个福建长乐人决心要解开这个谜团。这个人就是陈修园。

 

    1793年,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40岁的陈修园赴京会试,运气不好,落第未中。他索性也不回家乡了,留寓北京,当上了“北漂前辈”,操的行业是“悬壶应诊”,开私家诊所给人治病。名医正如其他行业的名家大腕,除了个人职业资质,往往还需要特殊机缘来成就,陈修园考场失意,执业得意,碰上一位高官光禄寺刑部郎中伊云林患了中风症,不省人事,手足瘫痪,汤米不进已十余日,京城名医都宣布说治不了了,人没救了,却被陈修园以三大剂妙方起死回生,陈修园因此一夜成名,顿时火起来了。

 

    第二年,也就是1794年,陈修园作为名医又迎来一度辉煌,当时文华殿大学士和坤(电视剧大家都看过,就是戏里与“宰相刘罗锅”闹腾不休的那个家伙)病足痿,腿脚不便导致无法上朝,太医院束手无策时,陈氏又冲了出来,他杀狗取皮,和药裹住患处,结果和坤的病痛“旬日而愈”。现在仍然流行于民间的狗皮膏药,最早的“专利”就是属于陈修园,起源于他的发明创造。

 

    此后,获得名气的陈修园和许多专业人士一样“医而优则仕”,不再是个体户医生,进入了官场,宦海沉浮十几年,业务倒是一直没舍得荒疏,闲暇时继续研究医理,身份似乎是亦官亦医,并且有专著:著书九十一卷,计150万言。为自己赢得了“一代宗师”的资格。

 

    在《神农本草经读》中,陈修园写道:“人之血脉,宜伏而不宜见,宜沉而不宜浮,以之制胶,正与血脉相宜也。”古人信奉“天人合一”, 陈修园拿人体生命机制与对阿胶与水的关系打了个比喻,他说的“以之制胶”这个“之”字,指代的就是“清而重,性趋下”的东阿县地下水

 

    制作阿胶的另一种基本原料是驴皮。关于驴皮,陈修园很学术也很古典八卦地写道:“所以妙者,驴属马类,属火而动风,肝为风脏而藏血,取水火相济之意也。”

 

    他是说,如此制作出来的阿胶,才可以“借驴皮动风之药,引入肝经;又取阿水沉静之性,静以制动,风火熄而阴血生。”

 

    这一解释,正如“独活不摇风而治风,浮萍不沉水而治水”一样,深得“医者意也”的中国古典医理神髓。所以陈修园为自己的“英明论断”顾盼自雄,接下来还情不自禁地自我赞美了几句:“此《本经》性与天道之言,得闻文章之后,犹难语此,况其下乎?”稍带着把其他医家骂了个遍。

 

    对略懂医术的人来说,陈修园对阿胶的解释,也近似我佛慈悲,妙法莲花,哲学意味大于医学原理。而对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更显得玄之又玄,听来一头雾水,深刻得有点诡异。

 

    1994124,山东地质局第一水文地质队试图用自然科学语言给出新的诠释。他们的化验结果表明,东阿县地下水50千克比一般水重1.52千克,矿物质含量则高于一般水质几倍乃至几十倍。

 

    这一自然科学的解读,具体到阿胶与“东阿水”的联姻秘诀,必须分为两层来说:第一是因为东阿县地下水“性趋下,清而重”,所以在熬制过程中杂质自然上浮,等于一次彻底净化,制作出的成品阿胶当然质地纯粹;其次是大量矿物质不仅有助药性发散,并可与原料产生奇异微妙的化学反应,令成品具备更新鲜丰富的营养内涵。

 

    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阴阳互根,水火相济”了。东阿县地下水与驴皮,莫非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神仙伴侣?

 

    想那“水”者,乃是至柔之物,要不人们怎么常说“柔情似水”?而“驴皮”者,恐怕免不了天生秉承下一副死倔死犟的“驴脾气”。东阿县地下水,要怎样的聪慧灵透,百般呵护,体贴入微,才能与剽悍驴皮达成亲密无间,融合为生命与灵魂的共同体?

 

    稍后的民国医家黄杰熙就东阿县地下水的优美素质继续发挥道:“人之病虽多,不外水火气血之病,真阿胶滋补潜流血脉之力甚大,故为妙药。”

 

    那么,到底妙在何处,能令唐宗宋祖杨美人竞折腰?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