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六)

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

文/钟 闻

  前边说道,《全唐诗〈宫词补遗〉卷五》中有个无名氏,跳将出来挑战白居易,说那杨贵妃之所以妖娆妩媚,不是因为洗温泉浴,而是因为“暗服阿胶”,只不过那位美女服了又不认账,拒绝承认是靠着阿胶养颜固宠,却到处说自己天生丽质,而且生来就是为了君王而如许美丽。

 

  这场笔墨官司一打近千年。到了明代,有个学者叫朱克生,也是个好事之徒,他仔细端详唐史,在字里行间居然有了全新发现:除了杨贵妃,还有一个人有暗服阿胶的重大嫌疑,此人就是杨贵妃的姐姐,唐明皇亲切地封之为琥国夫人。

 

  在《秋舫日记.莞尔唐史》中,老先生有点色迷迷地写道:“琥国夫人娥眉长,酥胸如兔裹衣裳。东莱阿胶日三盏,蓄足冶媚误君王。”

 

  似乎果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杨贵妃对外否认自己暗服阿胶的独门保春秘诀,却对亲姐妹毫不遮掩,口耳相授,大家好合力实现对皇帝的“杨氏美色垄断”。

 

  前面已经说过,唐代服用阿胶的风气,主要以当时医家陈藏器的意见为主导:“诸胶皆主风、止泻、补虚,而驴皮胶主风为最。”如此说来,在当时,有权势的中老年男子应是阿胶的主流消费群体。

 

  那么,杨贵妃何以能够先知先觉,洞察阿胶补血养颜的另一重功效,并依赖自己的实践使阿胶的预期疗效从此发生重大变化,而过去的“主风、止泻、补虚”等则降为次要位置呢?

 

  原来在唐代,意识形态潮流好的是佛、道两家。大唐为李家王朝,李世民作为臣下抢了杨家江山,嫌自己出身不够高贵,排查列祖列宗后,拜倒在道家创始人老子门下,说是你姓李,我也姓李,原来一脉相承啊。所以有唐一代,道教香火空前旺盛,到处都是道观。

 

  不过,好道教最后落实到了长生不老之术、容颜长驻之术上,于是三教九流各显神通,满世界的秘方。据此猜测,很可能杨贵妃“出家”在道观的那段时间,无意中得到高人指点,才有此“先知先觉”。

 

  从中医医理上说,女子是以“血”为生命之依托的,所谓“以血为本,以血为用”,一旦血液不够充沛,就导致体虚多病。当女性因气血不足虚弱之时,便需要阿胶出面力挽狂澜,提升体力,滋润肌肤,增加美丽诱惑,抵抗岁月在容颜上的沉积。

 

  无怪连唐明皇这等阅尽人间春色的人物,面对杨贵妃时,常说的“审美疲劳”居然失效。相反两情久长,情爱不衰,在天比翼鸟,在地连理枝。

 

  唐史说杨贵妃“通音律,善歌舞”,想那杨贵妃跳起著名的“霓裳羽衣舞”,那一头云霓般飘拂的秀发是何等的令人沉醉啊。如果按照中医理论推断,这头秀发也受惠于阿胶无疑。

 

  中医一向认为,发为血之余。这当然不是说头发是血液的余孽,说的是头发是血液滋润的末梢,显示着气血是否有盈余。不但头发,包括身体上所有的毛发,无一不跟气血紧密相关,也无一不直接反映着气血的状态。

 

  唐太宗一声令下,皇家朝堂从此尽情享受东阿县阿胶,老臣们因此心平气和,中气十足。消息暗暗传播于后宫,杨氏姐妹追风及时,也赢得容颜长驻,姹紫嫣红,逍遥快乐。

 

  只是这“官封其井,御用其胶”之举,多少扰乱了阿胶市场的健康和秩序,导致民间假阿胶大肆流行。

 

  欲知真假阿胶如何斗法,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