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八)

宫廷宠物的前生后世与名药美味

文/钟 闻

清代才子袁枚在《随园诗话·骑驴图》中说:“张果老倒骑驴,不知是何故。惟恐向前看,忘却来时路。”乍一看满脸警世格言的道貌岸然,其实暗中藏有机锋,点出了那遍布中土的驴的暧昧出身。

原来,驴这家伙,不是中国本土物种,而是“外来和尚”,黑驴来自阿拉伯之西奈半岛,栗色驴来自美洲之墨西哥。前者是魏晋之时,后者是明末清初,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从此为中国的农业文明做出重大贡献。

在最初,可根本没有人琢磨用驴皮熬制阿胶,因为那黑驴刚“进口”中国的时候,不是寻常家畜,而是进贡给皇上的“奇珍异兽”,身份颇为尊贵。

可惜驴的好景不长,一来它生就一副不随和不讨巧的倔脾气;二来它私生活方面也不够检点,往往遇到“非我族类”也可能动起春心,作些苟且之事;三是驴先生未能老实遵守“物以希为贵”的生存法则,特别能生养,动不动就整出来一大堆后代,结果弄的遍地是毛驴;四是它虽然体魄不够壮硕威猛,脚力也不够矫健迅捷,但天生吃苦耐劳精神一流,实用价值太明显了。几条特征一综合,命运必然是从皇家大院一下子坠落进寻常百姓家。好处是也由此回归了家畜的质朴本色,结束四体不勤的虚浮皇家荣华,踏踏实实做起了劳动模范。

值得赞叹的是,毛驴生时勤勉,死后仍旧在为人类做奉献。关于这一奉献,最好的赞美词出自药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称,驴肾可“强阴壮筋”;驴乳可治疗气郁,解小儿热毒而不生豆疹;至于乌驴的脑袋,蒸熟切细,入豆豉汁内煮后食之,可治中风头眩、心肺浮热、手足无力、筋骨烦痛、言语似涩、一身动摇者。 

至于驴肉,更有民间俗话说得直白,“天上龙肉,地下驴肉”,竟然可与神奇尊贵的龙相匹敌。李时珍火眼金睛,透过世俗的口腹之欲,洞察到驴肉的营养及药物学本质:“补血益气,治远年劳损。”

其余驴骨、驴蹄甚至驴毛,也无一废物,而是各有千秋。这里不必多说,单说一个更邪门的,那就是说着不太好听的驴尿。

《备急方》在中国古代医学界大大的有名,顾名思义,这部药典讲的是家庭必备应急所需的药物,意思有点类似现在的家庭小药箱。书中说到一医案,十分出神入化:有一小儿,患反胃呕吐,诸多医生束手无策,小儿身体日渐嬴弱,危在旦夕。忽然,一个卫士脑中灵光一闪,告之喝驴尿极灵验。果然,热饮之后小儿很快痊愈。

这个故事现代人听着会觉得有点诡异,但在古代,连医学大师李时珍都没表示怀疑,在《本草纲目》中赫然将其列入。

但是且慢,驴前生后世的辉煌传奇还没有结束。

虽然大多数牲畜,最终都会被人类食其肉,寝其皮,但吃了仅仅是吃了,尤其是皮,算肉类里的边缘,正常情况下,人们是懒得品尝的,怎么着也不会认为它比肉更好吃、更昂贵。

驴皮却不同,自从被发现可以取代牛皮熬制为胶后,在后来的年月里飞黄腾达,成为阿胶的前身,以另一种存在方式生生不息,继续活跃于人间,并由于对人类健康的卓越贡献赢得声名与价值。

那么,驴皮是因何因缘际会,取代牛皮入药阿胶从而飞黄腾达?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