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九)

当知伪中亦藏真

文/钟 闻

《西游记》中的孙猴子,一双火眼金睛洞察真伪。但如果对方道行高深,令火眼金睛都觉得恍惚,急切间难以确认,老孙也自有对策,就是管他三七二十一,兜头来上一棒。那些妖魔鬼怪往往吃不起这一棒,哪敢接招?只能就地一滚,现出原­形来。

消费者也能有此无边法力的话,假阿胶就无处藏身了。

欲知何为伪品阿胶,先要从伪品阿胶的出身说起。

上回说道,汉唐时代先民迫于无奈,以驴皮取代牛皮,无意中创造了后世的正品阿胶。但辩证法告诉我们,天下事物皆需一分为二,方能正正反反都看出究竟。天下皮子种类何其繁多,当时先民能以驴皮尝试,难道就不能以其它皮子尝试?比如猪皮、马皮、骡皮等。

答案是当然可以。也正因为如此,人民群众在创造阿胶的同时,正品阿胶的天敌——伪品阿胶也欣然问世。那阿胶当时为皇宫贵族特供物品,身价何等尊贵,民间对阿胶需求多多,却苦于很难到手。垄断造成紧缺,紧缺滋生重利。重利诱惑下,必然有铤而走险的胆大妄为者,以假论真,做些刀口上舔血的生意,而伪品阿胶也就为害千年,至今不绝。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的详细透彻:“若伪者,皆杂以马皮、旧革、靴、鞍之类,其气浊臭,不堪入药。当以黄透如琥珀色,或光黑如茔漆者为真。真者不做皮臭,夏月亦不湿软。”

李时珍是医学大家,炼就一双火眼金睛,区区猪皮、马皮、骡皮等怎能逃过他老人家的法眼。但对普通大众来说,如果上述眼鼻齐用依然不能断定何为伪品,仍然还有水火两个方法,可以帮助鉴别。

比如说杂皮胶。以火法试之,取杂皮胶碎粒4—5克,置于坩埚内灼烧,胶块无迸裂现象,膨胀溶化后,所生的烟色浊,并具有浓裂的焦臭味,火后残渣呈颗粒状或粉泥状,质硬而色深,入口具砂感,常与坩埚粘结。以水法试之,取杂皮胶10%水溶液观察,呈棕褐色胶状混浊溶液,下层有少量残渣沉淀,冷却后表面可见油滴。静置4小时后下层有黄白色沉淀,液面有脂肪油凝集。

非驴皮所做,当然肯定是伪品阿胶。不过,也不要以为所有伪品阿胶都一无是处,更不宜不分青红皂白,全部一棍子打死算完。

比如说此前提到的牛皮,虽然被驴皮篡夺了位置,只好忍气吞声,换了个名字叫“黄明胶”,但黄明胶倒也别有一番养生祛病的功效,不可只因它不是“正宗”就抹杀其优点。

至于猪皮胶,地位比牛皮胶仿佛更高几分,被认为尽管不如阿胶,但部分功效可与阿胶媲美,专家们亲切地称之为“新阿胶”。

上述种种认识,在传统药物学上没有太大分歧。

但是,用驴皮所做的胶,一定就是真阿胶吗?

别忘了,前文曾经­说过,古代医学大家法度森­严,规定要求,真阿胶必须有两个充分必要条件:一是驴皮,二是东阿县地下水,否则一概打入伪品之列。

这个约定俗成的戒律,逼得明清时期江­浙一带的阿胶厂家只好将其产品自称“驴皮胶”,避开阿胶的经­典命名。直至今日,南方依然有类似称呼存在。

不过,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05年版阿胶的定义:“本品为驴皮经­煎煮、浓缩制成的固体胶”,对东阿县地下水已经­不怎么强调,这也算是与时俱进的调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