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十一)

水火两重天,熔铸超凡品格

 文/钟 闻 

上回说道,古代医家法度森严,若非具备了驴皮与东阿县地下水这两个充分必要条件,则所制之胶一律斥为伪品。

不过俗话说得好,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即使严格执行了“驴皮”与“东阿县地下水”这两大制作要素得来的真阿胶,在古代医家眼里,也依然有等级区别,所谓人中有龙凤,

胶中有极品。

这极品阿胶的正式名字叫作九天贡胶。拉上一个“贡”字,似乎会令人联想起近年某些商家动辄打出“皇家”“御用”招牌的营销手法,实际上古人没那么圆通,一个“九天贡胶”,

其实很有“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的意味,清代医学大家陈修园也只好掩卷长叹道:“此《本经》性与天道之言,得闻文章之后,犹难语此,况其下乎?”

陈修园的意思是,“九天贡胶”的品质及制作工艺过于精深、复杂、微妙,以至于难以描述,更难以把握,连他这样的专家都感到有点讲不清楚,何况凡人愚钝,就很少有人能够理解“九天贡胶”究竟是何等的极品了。

但人民群众自有其朴素的认识及说法,倒也生动有趣。

东阿县民间,到处流传着一首民谣,歌中唱道:“小黑驴,白肚皮,粉鼻子粉眼粉蹄子,城里大桥遛三遭,少岱山上去打滚,冬至宰杀取了皮,熬胶还得阴阳水。”

可别小看了这曲乡间小调,活泼形象的描述背后,恰恰说破了极品阿胶的最大“天机”,要比陈修园简捷通透得多了。

用比较家常语言解读一下,歌谣说的便是:第一,所选驴种,必须是黑驴;第二,时间必须是冬至日;第三,必须用阴阳水熬胶,也就是东阿县地下水。

为什么极品阿胶必须用黑驴皮呢?

陈修园解释说:“必用黑皮者,以济水合于心,黑色属于肾,取水火相济之意也。”

那具体的“水火相济”又是指什么而言呢?

陈修园果然是中医理论的大家,他进而分析说:“所以妙者,驴亦马类,属火而动风;肝为风脏而藏血,今借驴皮动风之药,引入肝经;又取阿水沉静之性,静以制动,风火熄而阴血生。”

注意,陈修园反复强调的是水火相济,那么对时间的选择何以必须在冬至日,也就容易领会了。有句著名民谚道“冬至一阳生”,《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之所以能如愿借到东风,天

文气象学的依据就是这句谚语。它讲的是,按照阴阳五行学说,冬季属于阴性,在冬至这一天,阴性的寒冬就进入了转折点,夏季的阳气开始了最初的滋长。水也为阴性,因此“阿水

沉静”,阿水勾兑进冬至的第一缕来自大自然的阳气,做出来的阿胶当然才能是“水火相济”,阴阳获得绝佳平衡。

从这个意义上,极品阿胶是经历过水深火热的磨练,才获得非凡的品质。

将极品阿胶统称为“九天贡胶”, 这个“九天”可不是什么玄虚的“九重天”,而是指极其严谨又务实的工序时间,“九天贡胶”的生产过程除了必须满足上述条件外,修治制作的时间为九天。 

    至于“贡”字,是孝敬长官上级的通俗说法,不一定只能与皇帝有关。准确地说,“贡”就是“贡献”的贡,也即上级领导不喜欢自己出面索取,下面的百姓用这个“贡”字将事情显示为是下级自愿上交——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关于“九天贡胶”的历史生平,文献上最清晰的记录发生在1871 年,也就是清同治十年。这一年,同治皇帝特地派出一名四品钦差亲赴东阿县,现场监制“九天工序胶”,并称之为“九天贡胶”。这是阿胶从北魏时期(公元386534年)正式成为贡品以来,见于记载的第一次皇帝派大员到现场监制。 

    那么,为什么历代皇家都将阿胶定为宫廷供品,却只有清代才正式派大员到现场监制? 

    其中奥妙何在,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