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十四)

阿胶拍案惊奇(十四)

宫廷中的进补之道

文/钟 闻

太监是中国宫廷历史上一个独特的人文现象。太监的职业是在宫廷内侍奉皇帝及其家眷,虽然名声不大好听,但身份倒并不算很低,也是正经八百有品级的“官员”。

大多数人可能对清代的太监崔玉贵感到陌生,但说起他的顶头上司大太监李莲英,基本上人人耳熟能详,都知道他是慈禧太后最信任的、在当时宫廷里最有权势的厉害角色之一。

上回说道,晚清时期,因为清王朝与阿胶割不断的渊源,阿胶成为当时达官贵人自享和孝敬父母、馈赠友朋的时尚礼品,由于价格不菲,得之者往往喜出望外。但这个太监崔玉贵居然是个例外,仿佛很不稀罕阿胶——这其中自有原因。崔玉贵不是普通小太监,而是李莲英手下的二总管,这样一来,他取用阿胶就极其方便了,所以也就极其随意。

随便可以到手的东西,即使再宝贵也不会值得人视为“稀罕”。

《清宫医案研究》记录了清代宫廷内的诊断记录与用药记录,其中有一部分就涉及到崔玉贵。原来崔玉贵身体不怎么强健,每每一到秋风乍起时节,便会咳嗽,烦躁,容易得感冒,而且心火旺盛,经常要发脾气。因此,崔玉贵一到秋季,就开始大量进补阿胶。

《清宫医案研究》里还说道,崔玉贵这些毛病并非个别,在很多太监身上都有出现,有些像我们现在所说的职业病。

那么,为什么太监们特别容易在秋季感冒咳嗽,心气烦躁呢?据当时的御医认为,这是被太监独特的生理、心理状况及在宫廷内的生存处境所决定的,太监就是一种常年郁积肝火的人。

这话看起来不够通达明白。简单解释一下,意思就是,太监的工作环境里,女性众多,他们的主要服务对象也基本上都是女性,并且还是通常被称为“后宫佳丽”的青春美貌的女性群体。这些女性,从理论上说,全都是皇帝的老婆,至少也是候补、备选意义的皇帝老婆,她们的全部生命只属于当朝皇帝这一个特定的男人。而所谓“从理论上”说,是考虑到皇帝的体力和精力,都绝对不可能通盘照顾到后宫那片过于广袤的土地。

大量闲置的美女,皇帝可以永远没工夫搭理她们,但她们却注定要将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光交付给对皇帝的随时等待与偶然被看到或被想起的渺茫机会。在漫长的等待中,只有使用太监这类非标准的男人伺候并管理她们,皇帝才能放心。但太监作为天生的男性,心灵里也会存在对美丽异性的向往,他们内心的郁闷,便在宫廷内的各个角落里悄悄生长。

正常的渴望偏偏被残酷剥夺和压抑,于是当太监获得一定地位后,往往会热中玩弄“后宫政治”,沉溺于争权夺势,暗中操控他人的乐趣。而算计人与被人算计,无疑是天下最令人损耗精神心力的活计之一,太监们的肝啊肺啊,哪会健康得了?

所以有条件的太监,比如崔玉贵,对进补之道就极其的讲究,以此作为自己暗淡人生的补偿。在崔玉贵的进补清单里,人参与阿胶是最常用到的贵重补品。

《清宫医案研究》里,还专门有一章探讨疏肝解郁之法。宫闱之中,太监固然活得卑微可怜,那些佳丽们,也未必好到哪里去,她们生存处境同样是艰险困窘的,毕生情志不遂者比比皆是。按照传统中医理论,女子以血为主,肝为藏血之官,宫中妇女虽然锦衣玉食,但寂寞宫花,人生多半虚掷不说,还少不了彼此明争暗斗,心情陷于烦闷愤怒,该说是一种常态,影响到肝功能也就在所难免。“疏肝解郁”也就成为宫廷医生需要经常面对的工作任务。

因此,后宫进补阿胶的主力,还不是那些不男不女的太监,真正的大客户,正是宫廷内的寂寞宫花们。看当时的宫廷医案,常有“补血疏肝”的措辞,而药方中挑大梁的成分,就是一味阿胶。

上有所好,下必从焉。既然宫中以阿胶为贵,到了民间,阿胶就不免更加贵不可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