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十五)

阿胶拍案惊奇(十五)

《大宅门》白憬琦的商场第一战

文/钟 闻

电视剧《大宅门》里有个白憬琦,长大后人称白七爷。他年轻时看似顽劣异常,其实颇有独立精神,勇于挑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伦常规则,大胆追求爱情自由,与仇人家的闺女私定了终身,后来被封建大家长“老太太”赶出家门,自己远走济南闯世界。

 

    果然是福祸相依,那济南府后来就成了白七爷的发家之地,在举目无亲中白手起家,开创出偌大一份家业,当上商界成功人士。而白七爷借以发家的,不是其他商品,正是阿胶。

 

    原来在明末清初,阿胶的物流渠道主要是凭借南北大运河,从山东直入江浙,甚至绕道云贵川,路途相当周折。后来科技文明开始引进中国,最早的铁路诞生,济南也成为交通枢纽。东阿县的阿胶生产、经销者依托地利,探索出“前店后厂”的营销模式——前店以济南为销售中心,后厂则以东阿县为生产基地,建立起运输网络,辐射全国。

 

    明清两代,阿胶以滋补与疗效名震天下,东阿县既然是阿胶的故乡,便被赞誉为“妇幼皆通阿胶”——意思是在东阿县,就连妇女孩子也都是阿胶的大内行,懂得关于阿胶生产与应用的知识,并善于辨识阿胶的质量。

 

    当时的世人中,追捧东阿阿胶的“粉丝”不计其数,但说到粉丝之最,也许当推清代江苏常州人张潞,他在《本草逢原》中宣称:“东阿县产者,虽假犹无妨害。”——就算是被通行标准认为“假”,也即原料、制作工艺都不够严谨、完美的产品,只要出自东阿县,那就是但用无妨,不会有什么负面的影响和问题。

 

    阿胶的品牌效应激活了东阿县人的市场经济意识,东阿县百姓不像农耕时代的大多数人那样安于土里刨食,比较有闯劲,当时涌入济南者甚众,特别是农闲时节,济南的旅馆之内到处都是说着一口东阿县口音的“外地人”。于是,随着东阿县人的足迹所至,阿胶的制作技术被推广开来,很多沿河的阿胶作坊也就应运而生。

 

    电视剧里,潦倒落拓的白七爷初到济南时,他面对的就是这种遍地东阿县口音,处处阿胶作坊的壮观景象。白七爷年少时虽然有点不务正业,但毕竟是世家子弟,很有经济眼光和企业头脑,他从一般人司空见惯的情况里一眼看到巨大的商机,发现虽然济南阿胶作坊密集,但规模都偏小,想要获得大的发展,必须得使生产规模化,将众多小作坊联合起来。白七爷说干就干,决心以资本为纽带,进行产业兼并、整合。可是,没那么多银子怎么办呢?这就是我们从剧中看到的那经典的商战一幕:玩弄计谋出奇制胜,换来数千两白花花的银子,空手套阿胶,收购了沿河七十二家阿胶作坊,自此挖到了第一桶金,开始踏出他称霸一方的第一步。

 

    不过后来白七爷重返京城,执掌家业,就把山东的业务交给了自己的大儿子打理,关于大儿子与济南阿胶生产的商场风云,电视剧中也就没了具体交代。直到建国后公私合营,才见那白七爷重又回到山东,但是请注意,他坐着驴车,一路逶迤而去的目的地并非济南,而是直奔了东阿县。

 

    这一点表明的是,白七爷离开济南的那些年头,白家在济南的阿胶生产基地,后来是转移到了其正宗产地。这期间肯定有很多故事,可惜电视剧的线索是紧跟着白七爷的人生动作,对他儿子与阿胶的事业风云做了“暗转”处理,没顾上正面描述。

 

    白七爷空手套阿胶的故事,毕竟是出自电视剧,虚构的成分居多,但查之历史,明清以及民国时期,东阿县阿胶带来的商业繁荣确实是事实,也确实留下了大量“白七爷”式的商业传奇。

 

    欲知这些传奇如何推演,还要从一个江西人说起。这个江西人极大地拓展了阿胶的销售、使用范围,使阿胶甚至直达川藏,至今流风余韵犹在。要知此人姓氏名谁,又如何成就了这般恢弘的业绩,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