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补养生

阿胶拍案惊奇(十七)

阿胶拍案惊奇(十七)

花开数朵根相同


/  

《红楼梦》里有一句风趣巧妙的酒场戏言,就是“这丫头不是那鸭头”。为什么不是呢?理由很搞笑,因为坐在桌边吃酒的这丫头头上搽着桂花油,而摆在桌上下酒的那“鸭头”,“头上哪有桂花油”?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为达到各种目的,故意搅浑水,试图将这“丫头”冒充那“鸭头”的勾当,从来也不缺乏。

前几回说道,东阿县阿胶因为朝廷的器重与宣扬,商途畅通。来自各地的商业角逐也就因之蜂拥而起。这个角逐北到东三省,南达川藏,甚至漂洋过海,渗透到东南亚,涉及大片的地域。正所谓重利之下,必有觊觎者,财富诱惑着无数冒险家,都希望介入阿胶生产,分润一杯暴利。

制作假货的作奸犯科者自不必谈,此等无良者在人群中虽然永远只是一小撮,但其存在却源远流长,与几千年文明史共始终,至今不绝。所以李时珍才无奈地感叹:“(阿胶)或者多伪。”

就是那些品行良好,一心想制作纯正阿胶的商家,也曾经面临极大的难题,以至于难以措手。

这是因为,阿胶的制作,断断不可缺少地利与人和两大先决条件。所谓地利,是指必须用东阿县阿井地下水系才够得上正宗,此水暗流涌动,远接泰山,本是天地之间一桩天然造化,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非人工人力可以复制,这是困难一。困难二,便是生产工艺。

原来,阿胶的生产工艺,历代都是家族内部口耳相传,不传外人,有点类似现在的可口可乐,配方严格保密,外人难窥究竟。而外人想掺合进阿胶生产,化解这个难题的方式,就是挖墙角,以高薪来东阿县延请制作师傅。

可是,这也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大多数被请出了东阿县的制作师傅,最后都铩羽而归。原因很简单,东阿县地下水系是生产阿胶的最有利资源,其他地方的水,尽管也可熬制胶品,且也都可叫做“阿胶”,但无奈,“这丫头”确实不是那“鸭头”,毕竟其他水制作而成的阿胶,还是无法与真正的东阿水阿胶相媲美。早在南北朝,陶弘景就曾经写道:“今都下亦能做之。”一个“亦能做之”,轻蔑不屑之意跃然纸上。

外地借来东阿县人的制作技艺生产阿胶,一度也曾获得繁荣的,当属济南。而其得以繁荣的重要原因,首先就是由于朝廷出台阿井官封政策而导致行业垄断形成,阿井水产品民间难以得到,使阿胶贵重无比。清代乾隆嘉庆年间,就有东阿县的制作工人不避艰险,私自制作、私自夹带阿胶出售于济南牟得大利。受此启发,清代道光二十三年,也就是公元1843年,济南士绅集资,在今天的东流水街一带正式成立阿胶作坊。但是行迹比较诡秘,作坊无牌号、无门市不说,每年春冬产量不过三五千斤,初夏停工,分销阿胶。年年如此,时辍时续。

此为济南阿胶的开山之作,并自此滥觞。不过追根溯源,其来历依然得推到东阿县。比如,对济南最有名的东阿制胶师傅有如下记载:

清同治年间(18621874年),济南滋德堂等三户聘请东阿县人刘春云、刘代云兄弟(其前辈系历年为官府熬制阿胶的技师),在东流水街设立“魁兴堂阿胶店”,刘氏兄弟任正副经理;清光绪十年(1885年),东阿县熬胶人司益臣出资在东流水街设立了“延寿堂阿胶店”,自任经理。

正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天下阿胶系出东阿县,虽然花开数朵,但其根则同。要知阿胶生产何以如此重视工艺,且听下回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