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孙瑞波 养驴子发财真的很容易!

佚名 2008/03/17 1632 来源:CCTV致富经

自古就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的说法,近10年我国的驴肉价格稳中有升。一方面驴肉的市场需求大,另一方面,由于生长周期长、繁殖率低,肉驴的数量受到制约。这里面到底有多大的利润值得去深挖,河北衡水市武强县的孙瑞波给予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孙瑞波一年靠肉驴可以赚到30多万元

在河北省武强县,孙瑞波在肉驴行当里是个有名的人物,他一年靠肉驴可以赚到30多万元钱。可是在2007年12月27日,一个河北客户向他预订10头肉驴的生意却让他为了难。因为黑龙江的客户刚刚买走了60多头肉驴,养殖场里已经没有合适的可卖了。孙瑞波只能到周边的农户那里一头一头的收购。孙瑞波马上要收的是蔚双全家的一头驴,在当地,肉驴买卖是不需要过秤的。

蔚双全:“我赔得太多我是不干。”

孙瑞波:“那你要多少啊?”

蔚双全:“最少这一头驴得1900块钱。”

孙瑞波:“成不了了。”

记者:“你是觉着不合适吗?”

蔚双全:“不合适,价钱不对。”

收上来的驴转手出去只能挣三五十块钱,为了能有合适的收购价格,孙瑞波找来了本村的肉驴经纪人韩金方来做协调。

记者:“你们俩不能再商量一下吗?”

韩金方:“商量,买卖协商。”

肉驴

韩金方:“1750元。”

蔚双全:“1750元,那是白给你拉来。”

孙瑞波:“帮帮忙吧。”

蔚双全:“那怎么跟你共事儿啊。我给衡水供货价钱都会高一些。”

孙瑞波:“行了,老爷子,就这么样吧。”

蔚双全:“就这么样吧。”

在熟人的协调下,总算买下了这头驴。因为驴的数量少,孙瑞波必须尽快找到剩下的9头驴。 在河北以保定为中心的很多地方都有消费驴肉的习惯,但是肉驴从怀孕到出生再到销售,整个周期得要两年多时间,所以一般农户并不太愿意养殖。河北要的肉驴大部分都是从山东等地运过来的。

孙瑞波:“我到保定、河间那边儿转了转,驴肉市场非常好。据屠宰驴的说,保定市一天需要100头驴。河间这边走了十来家宰驴的,也是一天宰二三十头。我看了也非常好。而且驴肉的价格是一直往上涨,每年一斤驴肉涨三块钱是没问题的。”

孙瑞波前几年在养鸭子,但是冬季会有四个月的空闲期。孙瑞波一直在考虑趁着空闲期再搞点其它的养殖项目。2003年,他看中了肉驴生意中的商机,并且花三万元钱从山东引进了9头种驴。

肉驴

孙瑞波:“养驴的饲料有讲究。俗话说得好,寸草轧三刀,不用喂料也上膘。咱们把这个机器调到轧草最短,轧的草非常细、非常短,这样驴吃了容易上膘。驴也爱吃。”

肉驴的主要饲料是非常廉价的玉米秸秆。另外,肉驴的抗病性很强。对于一般的养殖项目,可以说是不怕它吃,不怕它喝,就怕它生病,一旦死亡,那所有的投入都会付诸东流。市场好、饲养成本低且不易生病,这让孙瑞波很兴奋,他感觉自己赚钱的机会来了。但是没多久,孙瑞波的信心就遭到了打击。一天早晨,他发现最贵的一头种公驴有点不对劲儿了。

孙瑞波:“两个腿发直,两个腿发挺发直。草料也没吃多少,我感觉不对劲。” 孙玉柱:“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来了也弄不清。”

孙瑞波:“检查来检查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后来着急了,就把兽医叫来了,兽医来了一看,发现驴的笼头后面被磨破了,一看这特征,破伤风。当时我挺纳闷,我说养驴不是不得病吗,也好养啊,不是零死亡率吗。这一次我才知道了,破伤风是驴惟一一个致命的病。”

治疗了两天,花了两三百块钱,种公驴还是没救过来,这让孙瑞波一下子就损失了六七千块钱。 孙瑞波:“驴的耳朵后面,这个地方,千万不能磨破,磨破了要发现得晚,容易得破伤风,而且得了破伤风就没治了,很难治过来。” 记者:“就这儿吧。”

孙瑞波:“就是这耳朵后面。我现在把笼头系得特别松,都可以进去手,看着了吧,后面都进去手了,特别松,不敢再勒紧了。”

孙瑞波没想到小小的笼头竟然成了种公驴的杀手。吃一堑长一智,在接下来的养殖中孙瑞波变得更加细心。随后,他又购买了一些种驴,养殖场的存栏量也在逐渐地增长

肉驴

孙瑞波:“刚才你听到咱们的种公驴叫了。俗话说是,驴叫八声是好驴。证明驴的肺活量比较大,咱们的种公驴,每一次我给它数着都十几声,咱们这个种公驴特别好。再配上咱们这好的母本,这都是驴王级的,你看这大乌头,体重都一千多斤。刚下的小崽儿,刚一个月就这么大了,相当于普通驴四五个月的,刚下了一个月,这大肚子又怀上了。”

2005年,养殖场的肉驴存栏量已经达到了70头,这种养殖规模在当地非常少见,孙瑞波的信心也随之高涨起来

一心等着赚钱的孙瑞波到了卖驴的时候却为难了。当地没有肉驴屠宰企业,饭店不可能要活驴。而在养殖场里,除了小驴,肉驴大多都长到了500斤左右,500斤的肉驴长膘开始变得缓慢。如果不尽快卖出去,不仅占用大量资金,还要倒贴饲养成本。

孙瑞波:“在销售驴这个渠道上,它不像这个猪、羊、牛这些这么成熟,真正想找买驴的,又发生问题了,找不到了。”

郭进咏是孙瑞波的朋友,在市里面做网上营销。做销路是他的强项。郭进咏发现在网上肉驴的信息很少,所以就给孙瑞波出了个主意,在互联网上建立一个网页试试看。

郭进咏:“由于他没有采用互联网的方式,可以说信息比较闭塞,一些边远的客户,无从去找到他,建了这个网站以后呢,等于是把客户跟养驴基地建立了直接的联系。”

孙瑞波:“网页建成了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卖了一车,当时是山西的一个客户,拉了50头走,我一看网站挺好,挺管用。”

记者:“一下子就卖了50头?”

孙瑞波:“一下子就卖了50头。”

记者:“卖了多少钱?”

孙瑞波

孙瑞波:“50头,有大驴,有小驴,当时是卖了七八万块钱。”

孙瑞波的养殖规模吸引到了外地的大客户。兴奋之余,他又开始感觉心里有点空落落的,因为不断有客户找过来,而自己养殖场里面除了种驴已经没什么驴可卖了。原来是有驴没销路,现在变成了有销路没驴卖。看着空空荡荡的养殖场,孙瑞波很是郁闷。

孙瑞波:“天津蓟县来了一个客户,再要驴,咱们就没有了,结果人家就回去了。

上门来的生意丢了可惜,孙瑞波就到周边农户那里组织驴源,然后转手卖出去,一头驴赚三五十块钱。当地肉驴养殖量很少,即便给较高的价钱也是经常收不到。 就在这时候,本村的孙二虎看到养驴效益好,就找上门来想跟着孙瑞波一起养驴。因为家里经济不太好,所以他和孙瑞波达成了代养协议,肉驴每长一斤,孙瑞波付给孙二虎4块钱。孙二虎一次就代养了3头。

孙二虎:“他回收长一斤4块钱,反正一头驴一年能挣一千多块钱。” 孙二虎这件事这让孙瑞波很受启发。为什么不发动农户来养驴呢?一家一户地上门去说服人家养驴有点不现实。孙瑞波想到了乡长来养殖场的时候说过,有什么难处就直接去找他。孙瑞波就拿着客户的订单跑到乡政府,给乡长算了一笔经济账。 孙瑞波:“一个小驴,一年毛利可以挣一千二三,老乡再拿点费用,喂点草料,反正养一头驴能挣一千多块钱。”

孙瑞波是想让农户代养肉驴,之后每长一斤给农户四块钱的费用。通过孙瑞波手里的订单,乡长看到了肉驴很好的市场前景。

马季:“在不占用任何主要劳动力的情况下,用咱们当地的秸秆资源,一头驴养一年,可以带来纯收入一千块钱往上。”

驴肉

通过在外地引种,当地很快就发展到500多头的养殖规模,自己养殖场里的存栏量也增加到100多头。孙瑞波这样做,一头驴农户可以赚上一千块钱,自己也能赚上两三百块钱,本来这样的利润让孙瑞波挺满意了,但是一个山西客户的到来却让他心里又开始不平衡了

孙瑞波:“一头驴得加150块钱,将近200块钱的运费,拉回山西,自己屠宰了之后再卖,而且利润还挺好,我一想人家加这么多运费拉回去都有利润,我为什么不上屠宰。” 肉驴屠宰之后卖肉可以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多挣三百元。这让孙瑞波看到了在肉驴身上可以得到更多财富的希望。

孙大全:“我们的老板也想屠宰,自己屠宰不了,结果又从山东请来两个师傅。”

在当地,肉驴屠宰还是空白。为了能把屠宰之后的驴肉价钱卖得高一些,孙瑞波想到了开专卖店,因为他看到一些人用马肉充当驴肉,而自己完全可以保证卖的是货真价实的驴肉,所以专卖店是最好的方式。

孙瑞波:“马肉和驴肉的区别很好分。你看这块肉,这是块驴肉,肉丝比较细,深红色,口感一吃,特别香,有驴肉特别的香味儿,马肉的肉丝比较粗,颜色发浅,粉红色,马肉一吃发酸。” 因为自己要忙着扩大肉驴饲养规模的事儿,忙不过来,所以孙瑞波找来了朋友李士杰合作,一起开专卖店。

李士杰:“我一想这个项目,挺挣钱的,我们就紧锣密鼓的找店面,装修,装修花了两万多块钱。”

孙瑞波:“煮出三锅驴肉来,挺高兴,赶紧打电话给我的朋友,肉已经出来了,开着车过来把肉拉到专卖店去了。”

李士杰:“第一次宰驴宰了三头,三头有六七百斤肉,拉过来了,满心欢喜,想着一天得卖个二三百斤吧。”

孙瑞波在卖驴肉的同时仍然销售活驴

本来认为找对了路子,只等赚钱了,但是因为专卖店的名气小,价格又高,所以很少有人光顾,一天只能卖出去十来斤。没几天的工夫,孙瑞波的驴肉怎么拉去的,又怎么拉回来了,变化的是只是鲜驴肉变成了臭驴肉。 孙瑞波不得不开始考虑往饭店里送货,虽然价钱比在专卖店里低一些,但是销售量却可以提高很多。

祝松泽:“运输成本节约了,原来保定是冻肉,他是冷鲜肉,味道更鲜美。 不要活驴,屠宰好的驴肉,饭店当然愿意要。”

孙瑞波:“一天宰个三四头,最多宰五头。”

孙瑞波在卖驴肉的同时仍然销售活驴。原来的专卖店不但没有关门,现在他又与朋友合作开了六家,然后以专卖店为支点来辐射周边的饭店。而自己专心在家搞养殖。因为他相信最初的判断,那就是肉驴的总体养殖规模跟不上市场的消费数量,肉驴生意的关键还是在养殖上面。原来只是想在养鸭的空闲期做点副业,没想到现在养驴成了主业,而养鸭反倒成了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