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阿胶传递滋补情:没有东阿水,就没有阿胶

佚名 2008/04/11 246 转摘自《科技日报》

阳春三月,记者在北京就东阿阿胶相关问题,向著名中医学家、国家级重点学科方剂学学术带头人王绵之教授请教。

“我1976年时,就到过东阿阿胶,那时厂里正在进行改造,要从平房搬到楼房里去。”沉浸在30年前回忆中的王老一面询问现在公司是不是变化很大,一面语重心长地表示,传统的东西一定要保护好。王教授说,阿胶就是阿胶,它是因得到阿井水熬制而得,驴皮胶就是驴皮胶,它们是有区别的。阿胶是天赐的,是乌驴皮与东阿水结合的产物,所以一定要保护好东阿水。

我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将阿胶列为上品,称其甘平无毒,久服则轻身益气。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说:“东阿有井大如轮,深六七丈,岁常煮胶以贡天府。”北宋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东阿亦济水所经,取井水熬胶,谓之阿胶。”正是独特的水质条件决定了阿胶的品质。

  熬制阿胶的水,只有东阿那里有。王绵之说,目前用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问题,不一定是不科学的。传统的阿胶制作工艺一定要保留,制作方法不要轻易改动。目前的科技手段还不能完全揭示中药的作用机理,中药的许多问题还没有搞明白,只有保留了中药的传统工艺,多年以后,当我们还能看到中药生产的原貌时,才有可能进一步揭示中药的作用机理。

  王老手拿一盒东阿阿胶,一边看一边说,希望当地能很好保护阿井,保护好东阿的地下水。其他地方做的胶也很好,但仔细比起来,还是不同的。他认为,阿胶必须保持传统特色,并不断通过现代科学进行疗效的对比研究,进一步阐明东阿阿胶与其他地方阿胶的区别。

  提到东阿水,我们就会想到李时珍《本草纲目》中的记载:“其井乃济水所注,取井水煮胶,用搅浊水则清。故人服之,下膈疏痰止吐。”《本草图经》中载“以东阿县城北井水作煮者为真,其井官禁……”

  山东地质局第一水文地质队的化验结果表明,东阿地下水立方米比一般水重3.8千克,矿物质含量则高于一般水质几倍乃至几十倍。

  正因为东阿地下水“性趋下,清而重”,所以熬制过程中,杂质上浮,制作出的成品东阿阿胶质地纯粹;其次是大量矿物质可助药性发散,疗效迅速。

  再好的中药和中医分了家就不是中药了,我们要始终抓住中医这个根。王绵之强调,中医是辩证唯物的。我们都知道,阿胶既可以作为食品,又可作为药,阿胶具有滋阴养血、补肺的功效。但作为药在什么情况下用,怎么用,多大量,就又很有讲究了。

  中医开方子,就像组织一个兵团,从招兵开始,同时非常注意具体问题具体解决。他说,中药离开了中医的理论就不是药了,就不能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中医注重个性,男女老少、生活环境、工作状态,以及气候、水土都会照顾到,既辩证又唯物。

  采访结束时,王老十分关爱地提醒记者,你们工作忙,平时就应该服些阿胶,但一定要用地道的阿胶。东阿水是合成得不到的,没有这个水,就没有阿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