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官企对话:3000万“治未病”基金背后的玄机

佚名 2008/05/05 283 转载自《周未报》


4月13日,卫生部副部长、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现身东阿。在此之前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12日,王国强主持参加了中医中药中国行山东站活动。

中医中药中国行被业界视为复兴中医药的标志性事件。设计时间跨度为三年,主推手就是王国强。但中医中药中国行到底怎么行?行到哪里去?这个问题是举国上下共同关心的话题。

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活动的参与主体,尤其是中药企业。当王国强出现在东阿的时候,他希望能从东阿阿胶股份公司那里听到真实的声音。

之所以选择东阿阿胶作为山东站考察的唯一企业,不单是因为东阿阿胶3000年历史,不单是因为东阿阿胶在中药四大世家(同仁堂、云南白药、片仔癀、东阿阿胶)里综合运营指标排名第一,更重要的,是因为东阿阿胶对中医中药中国行的理解与实践。

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秦玉峰的汇报题目,就是中医中药中国行的实践与反思。作为最积极的参与者,秦玉峰实践与反思的框架,紧紧围绕中医与中药的关系问题、中药与“三名”工程的关系问题、“三名”工程与“治未病”的问题来展开。

在秦玉峰看来,阿胶在历史上之所以地位尊崇,被视为滋补圣药,与中医理论尤其是滋阴派理论的昌盛有极大关系。

滋阴派倡自元代朱丹溪,认为人体“阳常有余,阴常不足”,“比及五十,疾已蜂起,气耗血竭”,故认为应当大力补阴。

自朱丹溪之后,如明代之张景岳,人称张熟地,清代之叶天士,皆奉行滋阴理论与实践。而阿胶之功效,《本草纲目》开宗明义,首先是“滋阴润燥”。

阿胶的发展史表明,中医中药互为表里,中医兴则中药行,反之亦然。阿胶与滋阴派理论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关系。

但是何谓阴?如何滋阴?这些传统上根本不需要解释的问题在今天变得很难理解。

秦玉峰说,东阿阿胶两年来坚持文化营销,就是想局部恢复历史记忆,恢复中医理论。但是单凭公司的一己之力,显然不够。秦玉峰建议王国强副部长,能否依托卫生部与中医药管理局,整合国内中医资源,就中医的基本理论与实践开设类似百家讲坛之类的活动。

会上,令王国强意外的是秦玉峰汇报的另一个内容。秦玉峰说,东阿阿胶计划三年内投入3000万——每年1000万——的产品,让消费者免费使用。

秦玉峰的理由是,复兴中医是理论落地,“三名”工程是产品落地,但最终目的是治未病,也就是消费者落地。只有解决好这三个落地的问题,中医中药中国行才能够影响深远,而不是局限于三年。

但是“治未病”是一个非常复杂费解的专业术语,何谓未病?怎么治?选择哪些产品治?普通百姓很难有基本的判断力和选择力。

东阿阿胶一直奉行让消费者知情而选择的原则,也制作派发了大量“治未病”手册,效果也的确令人欣慰。但秦玉峰依然不满意,因为在他看来,东阿阿胶应该有更开阔的市场空间。

问题还是出在让消费者知情而选择。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操作起来难度很大。中药最忠实的信奉者,基本年龄结构偏老化,年轻人对中药的认知与认同度不够。

如果不能扭转这一局面,未来可想而知。秦玉峰希望以3000万基金,杀入这一群体,改善消费者年龄结构问题,让更多的年轻人认同中医药。

当然这一设计的前提是东阿阿胶所派发的产品必须有效果,而且比同类产品更有效果,否则适得其反。关于这个问题,秦玉峰并不担心,事实上阿胶消费者大多数都是偶然消费,然后信奉终生的。

据悉,东阿阿胶已投资150万元支持参与了中医中药中国行广东及山东的活动。

自2003年以来,结合产品及资源优势在全国15个城市开展社区中医治未病健康教育活动11600多场次,组织3000余场中医药健康讲座,教育人次达860余万人。

在公司内外开展健康咨询义诊活动, 2000多人参加了义诊活动。

2006年以来在新民晚报、齐鲁晚报等全国生活媒体刊登《阿胶拍案惊奇》阿胶文化宣传文章58期。

组织技术人员搜集阿胶古典验方、经验方3000余个,其中适应不同人群的阿胶食谱100余个。

与山东中医药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达成了联合培训中医药人才,建立教学实验基地,搜集研究阿胶古代验方医案传统文化,开发经典中药保健品战略合作协议。

举办了首届中国东阿阿胶文化节,恢复了中断百年的九朝贡胶阿胶传统品种生产。正在建设古方阿胶生产线。

在全国建立驴皮等中药材生产供应基地13个。

组织召开了阿胶医药保健价值专家论证会、阿胶中药现代会、名药名厂名店CEO峰会、中药老字号峰会,与全国500多家中医院及百强连销药店和老字号药店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在国内外首创DNA指纹图谱鉴阿胶原料及成品真伪技术,将指纹图谱技术用于中药生产过程质量控制。在日本、韩国上市了集传统与现代技术的桃花姬、壮健等阿胶保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