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圣药阿胶与名人

佚名 2008/05/07 259 转载自《中国贸易报》


“一山一水一圣人”,众所周知,这说的就是山东。巍巍泰山见证了齐鲁文明的力量,滔滔黄河哺育了齐鲁儿女的精魂,而遗泽万世的孔孟之道更是令齐鲁增辉、华夏添色。这几样事物都在人们的生活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迹,历史影响久远深刻。如果抛开历史意义不说,单从对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影响方面,山东还有一大文化名片鲜为人知,那就是素有“圣药”之称的阿胶。

  阿胶在传统医药与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是响当当的,它与人参、鹿茸并称滋补三大宝。早在《神农本草经》中就已经有了对阿胶的详细记载,称其“久服轻身益气”。

  阿胶善补,补血与液,故能滋阴润燥,调和气血。气血调和,故能阴平阳秘。阿胶能延年益寿、美容养颜、强身健体、提高免疫力的原因也就在这里了。

  阿胶善治。阿胶善治各种血症、虚症,并能疗风、止痢,安肺润肺,调经安胎,堪称神妙,是历代医家妙手回春的临床要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对其功效进行了全面的总结。

  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说:“东阿有井大如轮,深六七长,岁常煮胶以贡天府”。在古代,阿胶历来是朝廷贡品,因此,阿胶的故事总是与贵族相联系。

  阿胶与李世民

  东阿境内千年流传的民间掌故说到,想当初,尽管李世民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但在山东境内,却遇到强人王世充。那王世充也不是等闲之辈,一阵厮杀下来,李世民小受顿挫,人困马乏,遂引军进入东阿县休整。东阿人就以阿胶熬汤来拥军。说也奇怪,大队人马第二天就精神焕发,居然一鼓作气打败了王世充。

  唐代《元和郡县志》记载,太宗时,朝廷派遣大将尉迟恭光临东阿县,封存阿井,宣布自此之后当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私启井封,制造阿胶,否则杀无赦。只有官家才可以“启封而取水”,“熬胶进贡”。

  阿胶与杨贵妃姐妹

  “铅华洗尽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

  “虢国夫人峨眉长,酥胸如兔裹衣裳。东莱阿胶日三盏,蓄足冶媚误君王。”

  这两首诗,前一首出自《全唐诗》,后一首出自《莞尔唐史》,为明代朱克生所作。说的都是二女服阿胶以养容颜的故事。一个“暗服阿胶”,一个“日三盏”,充分说明了她们对阿胶的珍爱。

  阿胶与慈禧

  同样也是在宫廷。慈禧年轻时,身怀六甲,却胎漏出血,久治不效,后幸得东阿阿胶,才得以安胎顺产,那小阿哥就是后来的同治帝。咸丰皇帝感于东阿阿胶的神奇疗效,特赐制胶师傅三件宝:一是四品朝服黄马褂一身,二是进宫用手折一个,三是赐“福”字牌号。

  后来的慈禧对东阿阿胶情有独钟。阿胶成为其延年益寿的重要滋补品。晚年的慈禧又赐东阿制胶师傅她的画像一幅。

  阿胶与朱熹

  《朱子文集》里收录了南宋著名理学大师朱熹给母亲的一封信,里面说:“慈母年高,当以心平气和为上。少食勤餐,果蔬时伴。阿胶丹参之物,时以佐之。延庚续寿,儿之祈焉。”其言切切,其心拳拳,于日常闲话之中传达出其至孝之心。

  阿胶与曾国藩

  同样是书信里的故事。据《曾国藩家书》载,在外为官的曾国藩经常会给家里寄一些家常日常之品,其中重要的有两项,几乎每次都会出现,那就是阿胶和母亲用的东西。以下资料均出自《曾国藩家书》:

  1、曾受恬自京南归,余寄回银四百两、高丽参半斤、鹿胶阿胶共五斤、闱墨二十部,不知家中已收到否?(《家书第35卷》)

  2、兹因金竺虔南旋之便,付回五品补服四付,水晶顶二座,阿胶二封,鹿胶二封,母亲耳环一双。竺虔到省时,老弟照单查收。阿胶系毛寄云所赠,最为难得之物,家中须慎重用之。(道光二十三年三月十九日)

  3、曹西垣教习服满,引见以知县用七月却身还家;母亲及叔父之衣,并阿胶等项均托西垣带回。(道光二十八年十二月初十)

  4、十月十六日,发一家信,由廷芳宇明府带交。便寄曾希六陈体元从九品执照各一纸,……母亲大人耳帽一件,膏药一千张,服药各种,阿胶二斤,朝珠二挂,笔五枝,……(道光二十九年十一月初五日)

  他把阿胶作为一种家常必备用品,供母亲日常滋补之用,表现出其对母亲的深切关怀与挂念。即使在今日我们也不难看到孝顺的儿女每次回家都要给自己的父母带回阿胶的例子。

  阿胶与毛泽东

  悠久的使用历史,使阿胶成为延年圣品与回春圣药的代名词,因此,它渐渐成为人们表达敬孝之情的载体。

  上世纪40年代,中国共产党七大召开之际,在鲁西与延安的慢慢长途间发生了一段感人的故事。鲁西区党委七大代表徐运北背负着鲁西人民对毛主席的深情厚意,怀揣5斤阿胶,踏上了漫漫长途。当时正值百团大战开战之际,徐运北一路上历经艰险,历时一年才到了延安将这份饱含感情的礼物送上。

  阿胶与黄婉秋

  2007年下半年在CCTV-4《中华医药》栏目中曾播过一期关于中医药养生的节目,其中就有刘三姐的扮演者著名表演艺术家黄婉秋的养生故事,一味由黄芪、党参、川芎、当归、阿胶配伍组成的药方,一吃就是40多年,现年已63岁的黄婉秋,依然容颜不老,光彩照人,这与她多年来一直坚持滋补的生活习惯密不可分。自此以后,她的这个养颜方为许多人所推崇,影响甚广。

  传奇故事说不尽,流风余韵两千年。古老的国药瑰宝早已不是昨日深宫中的稀世之品,而成了今日人们日常日用之物。阿胶的故事仍在继续,阿胶的文化正在光大。阿胶,作为山东的又一文化名片正在走遍神州,走向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