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肤如凝脂”公案:白居易、无名氏以及温泉和阿胶

佚名 2008/05/15 222 转载自《中国妇女报》


“肤若凝脂”用于描绘美人白皙晶莹吹弹得破的肌肤,形象到充满了质感。读过唐诗的人都知道,那位被具体赋予如此美妙形容的女子不是别人,就是列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杨贵妃杨玉环。

那么,这位杨玉环又何以会独独拥有“凝脂”般艳冠群芳青春不老的好皮肤?对于今天喜欢扮靓、护肤不遗余力的女性,这可是一个饶有兴味的悬念。

其实,不光今人迷惑,古人也曾为此迷惑不已,关于杨贵妃美肤的秘密,在唐代就是一场众说纷纭的笔墨官司。这场官司牵涉到大诗人白居易、阿胶以及温泉,争论余波至今不绝。

白居易在《长恨歌》中写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白居易所生年代与杨贵妃相去不远,皆为唐人,他诗名显赫,《长恨歌》又是中国诗歌史上广为传唱的经典名篇,人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白居易说话是有根据的。于是,按照白居易之说考据,杨玉环那绝代的美丽肌肤不仅仅是上天所赐,温润爽滑的优质温泉水也功不可没。估计原本靓丽的杨玉环既然有温泉沐浴的便利条件,自然也就将此当做了嗜好,每当宫廷深深无事可做时,便叫一声“摆驾华清池”,跳入温泉沐浴个透彻,令皮肤尽情吸纳丰富的矿物质与无数微量元素,待沐浴够了“侍儿扶起”,当然如出水芙蓉,肌肤越发的光彩照人。无怪乎“贵妃出浴”是中国古代最迷人的美术题材之一。

偏偏白居易的同代人,对他的论断并不人人认同,《全唐诗》中就有一位“无名氏”跳将出来叫板,PK著名诗人。

这位“无名氏”对杨玉环美肤奥妙的说法是:“铅华洗尽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用现代语言解释,大体的意思就是,杨美人的皮肤真是好啊,根本用不到任何化妆品,照样看着珠圆玉润,滑溜到如雨中的荷叶,雨滴都挂不住。她有这样好的皮肤,难道真的未曾借助人工手段来保养?非也非也。杨贵妃她实际上自有美容秘籍,那就是暗中长期服用阿胶,养生驻颜,只不过聪明的她将此当做极度隐私,从不肯向人透露就是了。杨玉环用甜蜜语言“忽悠”君王说:上天创造出天然的我,是为了您而如此美丽。

事实再一次证实,“无名”未必无能,这与“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构成对称逻辑。“无名氏”对女性心理及女性生存策略与具体技巧,似乎比白居易更有研究,他的解释不仅别开生面,也更具备人性的深度与生活知识、药理的准确度。

今天的我们,更有理由相信“无名氏”的,杨贵妃之所以能够“肤若凝脂”长盛不衰,只一句“天生丽质”显然不够,她应该是“天生丽质”为基础,保养美容有方为发挥,才更符合我们对生命与岁月的经验。

杨贵妃最早进宫,身份是唐明皇的儿媳。几经周折,最终与明皇“七月七日长生店,夜半无人私语时”,成为明皇“在天比翼在地连理”的宠妃,并且多年赢得专宠,直到马嵬坡“君王掩面救不得”,一根白绫上芳魂飘散。此时的她,享年38岁。

谁都清楚,古代的皇帝“三宫六院”,是世界上合法拥有美女最多的男人,也是最有权名正言顺公然“花心”的男人。在杨玉环颇为漫长的“贵妃”里程中,她与源源不断补充进皇宫的新锐青春美女相比,必然一天天减少年龄优势,所说的“时间是女人的天敌”。让后人深感蹊跷的便是,杨贵妃是怎样抵御住岁月侵袭,做到了始终牢牢掌控皇上投向女人的视线,保持住“三千宠爱在一身”的魅力?

因为她美貌依旧,花容未损这是肯定。至于原因,白居易认为是洗温泉的理疗功效,无名氏则认为是她暗中大吃阿胶滋补出来。

今天的我们,首先可以认定,杨贵妃之所以能够“肤若凝脂”长盛不衰,只一句“天生丽质”显然不够,她应该是“天生丽质”为基础,保养美容有方为发挥,才更符合我们对生命与岁月的经验。其次,鉴于现代科技和美容知识,仿佛更有理由相信“无名氏”的。他说“铅华洗尽依丰盈”,从现代科学的角度,真的很有前瞻性啊,历来的,都将女性化妆与化妆品统称为“铅华”,好像是说,过去的化妆品原料离不了“铅”。事情也的确是这样,目前发布的对美容、化妆品质量检验的报告中,我们也经常会遭遇这个“铅”字,而在今天,它被归为美容化妆品中头几号的“有毒有害物质”,使爱美女人闻之色变,躲之不及。古代女性与我们的生理物质结构并无二致,那时候,当“铅”进入美容化妆品后,尽管可以一时从感觉上“美化”皮肤,但对肌肤与身体的损害可谓后患无穷。何况,“铅华”之中不止含铅,还含有镉等多种重金属,使用时间一长,不仅会对皮肤造成永久损害,严重者闹得皮肤层峦叠嶂,面目狰狞,还将悄然沉淀于全部机体,潜在危害难以预计。所以,千年前某位“无名氏”出言赞扬杨玉环“铅华洗尽依丰盈”,也可以解读为,他在说,并非温泉水能使女性“肤若凝脂”,而是因为温泉可以“铅华洗尽”,令女性避免中了“有毒有害”物质的招儿,维护住肌肤的健康。

无名氏还说,“肤若凝脂”的真正妙方是“暗服阿胶”。假如“无名氏”的“披露”确有证据,不知道当年贵妃魂断马嵬坡的时刻,她是否曾经后悔自己“暗服阿胶”的美容热情?

设若没有天生丽质,则不会有“一朝选在君王侧”的致命诱惑与机缘,也就不会有马嵬坡;再设若虽则丽质、虽则入选,但对美貌视之淡然,懒洗温泉也不服阿胶,任凭风流风吹雨打去,早早失宠,被抛下了君王与宫廷政治的战车,那她同样有望错过马嵬坡的哗变……

然而,命运总是,事前的无数可能性,事后的一种现实。杨玉环就是杨玉环,该有的一样也无法错过。莫非,“肤如凝脂”是她的幸运之星,也是她的灾难之源?

另一悬念是,当时以杨氏家族之鼎盛,杨贵妃何所不能求,何所不能得?想吃什么没有,她却何以要如作贼一般,躲在后宫偷偷服用阿胶?

既然提到国药瑰宝阿胶,我们重温药圣李时珍《本草纲目》中那句名言:“阿胶本经上品,弘景曰:‘出东阿,故名阿胶’”,寻览民族瑰宝,当应知其源头出处。(故事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