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让阿胶制作技艺长传

佚名 2008/06/25 231 转载自《中国文化报》

6月14日,我国第三个文化遗产日,国务院公布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东阿阿胶制作技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日前,记者走进了山东省东阿县,领略到阿胶传统制作技艺的独特文化价值和阿胶人的风采。

两千多年的传承

东阿阿胶有一个投资4000多万元、占地1400平方米的博物馆。走进阿胶博物馆,和阿胶有关的历史完整地呈现在记者眼前。博物馆的尹杰馆长滔滔不绝地向记者介绍了有关阿胶的历史。

东阿的阿胶生产始于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东阿县春秋时名为柯邑,战国时改称阿邑,秦时始称东阿,汉置东阿县。阿胶,原来的意思就是阿邑(阿地)之胶。秦汉时,阿邑之胶因当地人对其作用的独特认识而被收入《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这样记载:阿胶“生东平郡,煮牛皮作之,出东阿”。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更加确定了阿胶的来历,说:“阿胶,本经上品,弘景曰:‘出东阿,故名阿胶’”。

为什么阿胶如此受到陶弘景、李时珍等人的青睐呢?尹杰馆长介绍了其中的缘由——水是阿胶之魂。《水经注》说东阿县“大城北门内西侧皋上有大井,其巨若轮,深六七丈,岁常煮胶以贡天府”。李时珍称:“ 其井乃济水所注,取井水煮胶,用搅浊水则清,故人服之,下膈疏痰止吐。其水清而重,其性趋下,故治淤浊及逆上之痰也”。尹馆长说:“水‘清而重,性趋下’是阿胶质量有保证、受到青睐的最重要的原因。”东阿县位于泰山之阴,太行之阳,其地下水系两山山脉交汇的地下潜流,据山东省地质局测定,此水相对密度1.0038,富含多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此水熬胶,驴皮中的胶质与杂质易分离,能保证胶质纯正。

阿胶黄透如琥珀,质硬而脆,断面光亮,酷似工艺品。除了水,从原料加工到成胶多达百余道的工序也是其他驴皮胶所望尘莫及的。阿胶制作工艺包括泡皮、切皮、化皮、熬汁、浓缩、凝胶、切胶、晾胶、擦胶等,全由手工完成,仅制成鲜胶就需九天九夜,因此上品阿胶又称“九天贡胶”。制胶工艺尤以熬胶、晾胶复杂,期间的挂珠、砸油、吊猴、醒酒、挂旗、发泡、开片等颇显功力。化皮熬胶不同时间如何用火,温度、加水如何把握,出胶时机如何掌控,不同季节、不同产地的原料的熬制技艺玄机颇多,没个十年八年的修炼出不了徒。传统制胶还有严格的时间要求。《齐民要术》记载:“煮胶要用二月三月,九月十月,余月则不成。”《周礼•考工记》有“鬻膠欲孰,而水火相得”之言,说明先秦时期,东阿县制胶工艺已相当考究。

阿胶被李时珍称之为“圣药”,为药中上品。在古代,阿胶成为君主皇室和达官贵人的必需品,汉唐至明清东阿阿胶一直为贡品,史书有东阿县“岁常煮胶,以贡天府”的记载。阿胶制作技艺一直在官府的控制下,三国时曹植曾奉旨重修阿井以供熬胶。唐朝时,李世民派尉迟大将军封存阿井,当地闲杂人等一律不得私启井封,制造阿胶,只有官家才可以“启封而取水”,目的是“熬胶进贡”。

明清时期阿胶作坊的出现,促进了阿胶制作的发展,东阿境内呈现“村村点火,户户熬胶”的兴盛局面,当地流传“金小城、银河坡,顶不上东阿县的破胶锅”的民谣。到了清朝末期,因战乱朝廷无暇顾及,管制放松,阿胶由贡品演化为普通百姓可以享用的畅销商品,随之而来的是假阿胶的充斥。抗日战争爆发后,东阿县城被日军占领,战事频繁,商贾逃匿,作坊店铺相继关闭,制胶业发展受到一定影响。直到新中国成立后,阿胶生产才逐步恢复,1952年,东阿县人民政府召集本县祖传制胶工,成立了全国首家国营阿胶生产企业——山东东阿阿胶厂,即现在的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

传统技艺的现代传承和保护

此次东阿之行,虽然记者没能见到这一传统技艺的唯一代表性传承人——东阿阿胶集团的总经理秦玉峰,但是记者找到了负责阿胶“申遗”项目的李世忠。作为东阿阿胶的总工程师,也是精通阿胶制作技艺的阿胶人,他为记者介绍了东阿阿胶集团对于这一技艺的传承和保护情况。

关于收徒。李世忠介绍,作为阿胶传统制作技艺的唯一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近日刚刚接收了3个徒弟作为阿胶技艺的第九代传人。这3个徒弟是从公司大量阿胶生产人员中精心挑选的,他们历年制作的产品一次合格率都是百分之百,历年产品优等品率排名最靠前。李世忠说,公司正在建设阿胶古方生产线,建成之后这些徒弟将跟班学习,公司会让健在的老炼胶工上岗带徒,用八九年的时间让这些徒弟精通阿胶古方生产全过程的百余道工序,并掌握制胶技术、中药炮制加工等两到三门专业技艺后才能出徒。

关于推广。阿胶制作工艺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然而对阿胶蕴含的文化很多人并不是很清楚。李世忠介绍了阿胶公司连续推出的一系列的举措,如在全国各地建立阿胶专营店,一层为店铺展示阿胶产品,二层为多媒体教室,展示阿胶的制作工艺及历史文化;再如企业的宣传片和广告片,虽然配合市场营销,但更重要的是在向受众展示阿胶的千年文化而不是简单的产品宣传;公司还将阿胶文化植入到大众文化载体,参与一些电视剧的制作,如《李时珍》以及正准备拍摄的《大宅门3》;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阿胶文化,阿胶还走进了校园,与全国10多所高校建立联系,设立了“东阿阿胶奖学金”。

关于保护。公司除了建立博物馆对阿胶有关的史料进行保护外,也很重视对现有老炼胶工从技艺传承和生活上加以保护和照顾。另外,公司对阿胶相关资源也大力保护。比如水,李世忠说阿胶之贵贵在水,尽管东阿地下水储量大,但是近年来公司还是联合东阿县政府对东阿地下水进行保护,县政府坚决不允许上高污染的项目。驴皮是阿胶的主要原料,随着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近年来国内毛驴存栏量逐年下降,为此东阿阿胶投资上亿元建立养驴基地。关于产品的保护,李世忠介绍说,东阿阿胶已经搜集到阿胶古代经典验方和民间验方3200多个,今后公司将与中医药专家合作,逐步使其产业化。

关于创新。李世忠说,不断创新的事物才有活力,正是阿胶制作技艺不断地创新才使它延续了两千多年的繁荣发展。例如原料的创新,由牛皮改为驴皮;比如工艺的创新,由手工作坊到机械化;再如产品种类、包装等。如今,秦玉峰表示阿胶文化应当走到国外去。他说,东阿阿胶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东阿阿胶股份公司的,也不仅仅是山东省和中国的,它应当是全人类和全世界的。李世忠向记者介绍说,近几年东阿阿胶在日、韩、新加坡、印尼等国家召开了一系列阿胶文化推介会,去年还举办了首届中韩国际阿胶研讨会,在日本、韩国上市了桃花姬、壮健等阿胶保健品,这些新产品虽然融入了现代技术,但不失阿胶的传统精华。

我们也有困难

毫无疑问,近些年东阿阿胶集团在阿胶制作技艺的传承和保护方面做出了巨大的成绩,同时对今后的传承和发展也有着很多详细而可行的方案,但是李世忠也颇为忧心地说:“我们也有很多实际困难。”

李世忠说,与其他音乐、戏剧、杂技等民间传统技艺有所不同,阿胶作为传统的医药制作技艺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经济后盾,公司有着不错的经济效益,所以,在技艺的传承和保护方面有一些经济支撑。但是,技艺保护工作是没有经济效益的,比如建立的养驴基地、研究恢复传统的生产工艺线等等,公司都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但是却是零效益的。即使公司再有实力,恐怕以后也会面临独木难支的局面。所以,李世忠说:“我们也需要政府的重视和帮助。”另外,在“申遗”的过程中李世忠发现,传统医药技艺好像处于“边缘地带”,没有引起“非遗”相关部门的足够重视,相关部门对于医药技艺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在“申遗”过程中也存在着沟通不是很到位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