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恢复圣药上品地位“非遗”保护才算到位(下)

佚名 2008/07/03 308 转载自《科技日报》


让阿胶文化活好活大。“阿胶一碗,芝麻一盏,白米红馅蜜饯,粉腮似羞,杏花春雨带笑看,润了青春,保了天年,有了本钱”这首元曲,出自明代毛晋的《秋夜梧桐雨之锦上花》。在东阿阿胶总经理秦玉峰看来,阿胶的价值不仅在于传统制作技艺,古代医家的诊断治疗使用技艺,更在于文化。他举例说,陶弘景、李时珍、张仲景等古代医药学家对阿胶的论断是阿胶学术文化;朱熹、曾国藩劝母服阿胶的家书家信是孝道文化;明代朱克生描写的杨贵妃姐妹“铅华洗尽依丰盈,雨落荷叶珠难停。暗服阿胶不肯道,却说生来为君容。是美容养颜文化,而朱良俊笔下的“万病皆由气血生,将相不和非敌攻。一盏阿胶常左右,扶元固本享天平”以及李时珍的阿胶“久服轻身益气”则是养生文化,而阿胶在江浙、“两广”又分别与膏方文化、冬令进补文化和煲汤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

  对阿胶相关资源要大力保护。秦玉峰说,阿胶之贵贵于水。东阿地下水是泰山、太行两山山脉交汇的地下潜流,水中益于人体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含量丰富,用此水做为最理想的电解质炼制阿胶,能把溶化的驴皮混合溶液中的油质、角质等杂质全部去除干净,炼制的阿胶分子量小、纯度高、药效容易发散,达到“黑如莹漆,光透如琥珀,质硬而脆,断面光亮”的古代优良阿胶传统性状。《水经注》、《梦溪笔谈》等史书无不将东阿地下水封为炼制正宗上品阿胶必不可少的条件。尽管东阿地下水储量大,但是东阿县政府已采取了系统保护措施。驴皮是阿胶的主要原料,随着机械化程度的提高,近年来国内毛驴存栏量逐年下降,为此东阿阿胶投资上亿元在山东无棣、辽宁阜新等地建立了9个养驴基地,而从四季如春的云南大理、天山角下的新疆及内蒙古大草原养驴取皮,又给阿胶增添了绿色原料生产基地。东阿阿胶不仅挖掘研究阿胶古验方,而且注意抢救活着的阿胶文化遗产,秦玉峰亲自登门拜访王绵之、颜德馨等当代对阿胶颇有造诣的中医大家,搜集他们的资料,聘请中医名家当顾问,在他们看来,在时代变迁、疾病谱发生变化的今天,对阿胶的研究和突破更需要传承好。此外,公司与山东中医药大学等中医院校进行人才、科研、文化等战略合作,都是着眼解决阿胶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保护中最关键的问题。

  阿胶文化应当走到国外去。秦玉峰认为,东阿阿胶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东阿阿胶股份公司的,也不仅仅是山东省和我们国家的,它应当是人类和世界的。近几年东阿阿胶在日、韩、新加波、印尼等国家召开了一系列阿胶文化推介会,去年还举办了首届中韩国际阿胶研讨会,在日本、韩国上市了桃花姬、壮健等阿胶保健品,这些新产品虽然溶入了现代技术但不失阿胶的传统精华,他认为东阿阿胶的国际市场价值仍然在于传统。

  秦玉峰最后说,恢复东阿阿胶“补血圣药”“滋补上品”地位尚需时日,需要东阿阿胶和全社会的努力,但只有恢复到阿胶“补血圣药”“滋补上品”的历史地位,东阿阿胶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才算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