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刘志和他的“渤海驴”

佚名 2008/07/24 254 转载自《沧州日报》


东光县找王镇一年前来了个小伙子,放着城里的舒坦日子不过,回到村里搞起了养殖业。而就在那猪肉价格猛涨的时候,他却养起了驴。

“华茂渤海驴繁育基地”的牌子一挂出,周围有年龄相仿的朋友笑了:“‘华茂渤海’,你咋还起了个这么复杂的名字?”村里的老庄稼汉过来却连连点头,“渤海驴”,这个沧州特色、全国堪称最优良的驴品种,已经快要绝迹了。

刘志,就是那“怪人”。

城建专业的他1998年毕业于河北工专,同学们纷纷奔向企事业单位找“饭碗”,刘志却选择自己创业——超市起家,之后在澳柯玛刚推出太阳能系列的时候成为东光县的总代理,日子过得殷实富裕。

安逸的生活如慢慢加温的水,刘志怕自己变成这水里的青蛙。

就在生意日渐红火的时候,刘志却放弃了太阳能。这样的决定,除了勇气,还有智慧。

有针对性的搜集信息后,他发现国家对三农的支持力度空前,养殖业更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火”字能概括的。

善于掌握和利用信息的人,往往可以先找到“捷径”。网络,成了刘志最得力的助手。看见和农业相关的网站他就点击,和农业相关的专栏他必然浏览,有专家说,驴的市场100年也不会饱和,更有相关信息不断冲击他的视觉神经,仅河间每天对商品驴的需求量就在1000头以上,但都是由内蒙古供给,“驴”就这样被纳入他的视线中。

驴不“矫情”,适应性好,抗病力强,发病死亡率几乎为零,饲养来源广泛,价格低,饲养起来更是容易,不仅肉质鲜美,皮还是阿胶的主要原料。

而“渤海驴”,则是曾经让沧州人骄傲的品种,这种驴体格高大,出肉率高,但随着农业机械化的实现,这种传统只在农户家庭饲养的牲畜已经数量稀少,甚至已经被收入生物行业的《地方品种志》中,列为保护资源。两年前沧州申请注册了“渤海驴”品牌,虽然驴肉的市价每公斤已经高达60几元,但却仍难免遭遇有价无市的尴尬。中国农业大学杜玉川教授就曾疾呼:“毛驴品种资源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他的养殖场要上规模,他要将“渤海驴”这个品种保留延续下去。

附近没有大的牲口市场,且关于“渤海驴”养殖的专业书籍几乎没有,刘志就骑着摩托车,行程一个多小时跑到山东去赶集,一个月八次左右的集市,他起早贪黑的要赶个六七次。既能了解价格,交流经验,又能向集市上的卖家“取经”。

买到好驴,是刘志最高兴的事儿。为了一头纯种的“渤海驴”,刘志一连跑了四次泊头的集市,终于把它牵回家。他还曾经多花800元将一头已经三次转手的“渤海驴”买下,“他们以为我不懂行,但当时真的是不太懂行,只是觉得有好的品种绝对不能放过,因为实在太稀缺了。”

如今,刘志已经俨然半个养驴专家。

尽管养驴的技术含量不高,但他还是一点都不敢大意。耐着性子,善动脑子,刘志将外人看来不用太细心的“渤海驴”养殖做到了细致入微。

驴易饱易饿,七分钟就可以消化掉所有的食物,需要“少食多餐”,半夜的草料都是他来添;驴生病掉毛的时候,他就拿着药膏为其擦遍全身;一年多,他每个月只回家一次;工人们照看驴,自己就为工人们当保姆,生火做饭……

干什么都一样,要创新、要总结,也要借鉴。

驴虽然好养且有市场,但规模养殖却不成规模,因为驴的出肉率低,繁殖周期长,利润薄,而且自繁自养的费用太大。刘志就将“公司+农户”的形式套用过来,目前已经发展了60多户养殖户,“一方面农户可以用它做一些简单的劳作,另一方面饲养‘渤海驴’的成本极低,它还能消化秸秆等‘废物’,对农户、对公司,是相得益彰的事儿。”

刘志说,驴的利润其实更多在深加工,但沧州目前还没有一家深加工的企业。深加工的源头问题还得靠“公司+农户”来解决,而将濒临灭绝的“渤海驴”延续下去,则将成为他一项长久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