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三位全国人大代表呼吁 用政策助推肉驴产业止降回升

于洪光 2009/04/03 374 中国畜牧报

“毛驴,对山区农民来讲,不仅发挥着重要的驮运和畜力作用,而且养驴也是农民增收的一个重要途径,养一两头毛驴就能供一个孩子上学。”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大理州州长何金平对“驴经济”的了解颇显透彻。

“一户农民养殖八九头驴,不耽误干农活,一年就能有上万元的收入。”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大理州委常委茶忠旺说。

在农民工受金融危机影响失业返乡的大背景下,促进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在不久前闭幕的全国人代会上,成了许多人大代表关心的热点。

然而,全国人大代表、来自具有养驴传统的河北省张北县张北镇的农业站站长袁妙枝,谈起养驴颇显忧虑:张北属欠发达县,养驴是农民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但是,由于良种驴资源减少和品种退化,农民养驴出现了配种难、育肥难等问题,影响了驴的繁殖和养殖效益。

袁妙枝介绍,我国具有4000多年养驴历史,但是近年来驴存栏量下降很快,出现了驴资源危机现象。据国家农业统计资料显示,1991年~2007年,全国驴存栏量已由1100万头减少到730万头,每年以3.5%的速度下降,预计到2030年,我国毛驴数量将不足200万头。我国的德州驴、关中驴、广灵驴、庆阳驴、泌阳驴等五大良种驴存养量也萎缩得非常厉害,有的已濒临绝种。

对于我国肉驴产业萎缩的原因,茶忠旺认为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近20年来,由于农业机械替代了养驴的役畜作用,加上驴繁殖难、周期长、见效慢和效益不是很高,农民失去了养驴积极性,致使农户散养大幅减少。二是对大多数地方来讲,养驴不是一个国计民生必需的产业,也很难搞成大的支柱产业,对GDP、财政和农民增收的贡献较少,大都没把养驴看作一个产业,养驴也渐渐淡出了地方党委、政府甚至农业部门的视野,出现了明显的“边缘化现象”。三是绝大多数地方都没有制定过驴业发展规划,没有制定过发展养驴的政策措施,甚至没有召开过养驴会议,农民和企业的养驴生产缺乏基本的宏观指导和经济扶持。四是养驴良种、繁殖、饲养、加工等环节的科技研究基本上是“空白”,农业院校和科研单位研究养驴的专家非常少,养驴科技资料非常缺乏,致使养驴科技含量和生产水平相对较低。五是缺乏必要的舆论支持和宣传引导,在媒体上很难看到发展养驴的宣传报道、经验总结、典型推介和科技信息,人们淡忘了毛驴养殖。

针对目前养驴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的现实,为了实现养驴生产的止降回升,何金平建议,国家应将肉驴养殖作为农民脱贫致富的一个重要途径,将肉驴发展列入《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制定扶持、税收、信贷等政策,鼓励建设肉驴养殖基地,扶持农民及企业发展肉驴养殖和加工,发展肉驴产业。可以借鉴发展养牛的经验,坚持“政府推动、经济扶持、统筹规划、分步实施、培育典型、由点到面”,通过“市场运作、股份合作、规模化生产、一体化经营”,发展养驴大户、养驴公司、养驴大乡、养驴大县,实现养驴生产的规模化和产业化;加强对肉驴养殖的扶持,在专业合作组织示范、一村一品项目、良种补贴、母驴补贴等方面给予资金优惠。

何金平介绍:“大理结合实际,正在大力推进驴产业规模化、标准化,到2012年将实现商品驴、种驴存栏4万头,产业年产值10亿元以上,加工企业税收6000万元以上的目标,使驴产业成为农村经济和农民收入的新亮点。”

袁妙枝建议,国家农业、科技等部门应组织进行一次全国性的肉驴资源普查,摸清肉驴资源家底及目前存在的问题,提出肉驴产业发展对策,为有关部门决策提供依据。鉴于肉驴资源日趋萎缩的状况,应建立“中国肉驴种质资源基因库”,加强对优良驴种保护,保持肉驴基因多样性。加大肉驴良种培育、繁殖、养殖、加工等科技研究,以冻精、胚胎为重点加快肉驴繁殖。建立肉驴科技推广服务体系,解决农民养驴配种难、防病难、育肥难等问题。

茶忠旺建议,国家应制定优惠政策,鼓励涉驴企业,比如阿胶公司,向上延伸产业链,建立肉驴养殖基地,拉动肉驴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