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中医文化推广瞄准国际化 带动中药出口

王朝选 2009/04/23 647 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中药国际化要有足够的实力。中药国际化需要专家层面的学术交流,需要中医和中药整体出击,中医率先“走出去”,以中医文化的宣传推广带动中药出口。

  本报记者 王朝选报道  

  “我们的板蓝根颗粒不直接送到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而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自己做实验,通过其本国权威科研机构的实验证明给美国FDA看。这样做不但能降低风险,节省大量经费,而且从长远的‘治本’目标看,有利于中药打入美国市场。”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治未病健康中心张永涛博士表示。

  张永涛近日应邀参加NIH组织的全球流感病毒专题研讨会。会上,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发表了题为《中国抗病毒联合治疗概述》的演讲,使板蓝根的抗病毒机制引起美国基础生物医药研究机构关注。同时,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与NIH就白云山板蓝根颗粒抗病毒研究签订合作协议,并与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美国FDA等进行良好沟通,努力从加强中外科研合作交流方面探索中药国际化新途径。

  板蓝根研究引入国外权威机构

  张永涛介绍说,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与NIH就白云山板蓝根颗粒抗病毒机制研究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合作协议,初步商定由NIH提供世界先进的病毒模型对白云山板蓝根颗粒进行抗病毒筛查,筛查范围包括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SARS、乙肝病毒、艾滋病毒等20余种高致病性病毒。

  据了解,NIH是世界最大的医学研究与科研经费管理机构,以前对我国科研的资助主要是在中国传统医学针灸方面,该协议的签订使白云山板蓝根颗粒成为首个获得NIH研究资助的中药产品。此外,该项合作已纳入钟南山领衔的白云山板蓝根抗病毒机制研究项目,这意味着钟南山等5位院士去年领衔成立的中医药防治病毒性传染病产学研联盟已与美国最高卫生研究机构建立合作关系。

  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楚源认为:“NIH对白云山板蓝根颗粒的研究资助有利于揭开板蓝根等中药抗病毒机制,有利于中药在国际上的学术交流,也标志着板蓝根等中药获得更多海外人士的认可。”

  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是美国华人生物医药和生物技术领域重要的专业组织,其中一些成员在美国FDA、NIH等机构任职。张永涛告诉记者,该协会成员纷纷表示美国目前对天然药物非常看好,希望与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开展深入合作,形成优势互补,将国外先进的提取及制剂技术与传统中医药结合,帮助中医药走向国际舞台。目前,该协会与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已初步商定今年6月在广州联合举办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年会,进一步加强了解与合作。

  张永涛还向记者表示,在听取他们详细介绍中医药理论、特点以及与西医药的差异后,美国FDA官员表示,目前有关中药等天然药物的标准已有所放松,但疗效确切、质量可控、安全可靠是必须跨过的门槛,在这方面,希望中国中药企业能够与其加强沟通,促进合作发展。

  中医文化推广带动中药出口

  据了解,近年来辉瑞等跨国医药企业将研究范围扩展到中药。跨国医药企业在我国抢注的中药专利达1000余项,他们一方面以合作开发的名义获取知识产权,另一方面又以知识产权为武器,企图独占由相关中药产品带来的财富,青蒿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与此同时,我国中药产业试图“走出去”的格局依然没有较大改变,由于中西方文化理念、治疗体系及药物评价方法不同,中药至今依然在家门口徘徊。

  “专家的介绍对其他国家了解中医药文化、理论体系及其特点有所帮助,进行专家层面的学术交流是很有必要的。”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国际贸易总监孟宪清表示,阿胶系列产品在国际市场的销售业绩近年来保持持续增长,而且其中的一些品种在加拿大和韩国是以药品身份注册的。孟宪清表示:“与国外权威科研机构的合作有利于产品打入该国市场,但这种方法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中药企业,毕竟能与NIH这样的权威机构合作的企业很少。”

  张永涛认为,“中药国际化要有足够的实力。这种实力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经济实力,要做好‘流血牺牲’的准备;二是强大的科研实力;三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专利实力,要将先进技术上升为标准,并将标准专利化,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与国外科研合作以及生产谈判的主动权”。

  孟宪清表示,中药国际化应符合中医药理论和特点,不能一味以西药的评价体系要求中药,在目前西方国家不了解中医药理论的情况下,应该有意识地进行中医药文化宣传。另外,按照西药评价体系的要求,开拓海外市场所需费用大、周期长,很少有企业承担得起。

  持有类似观点的并非孟宪清一人。天津中新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平表示,中西方文化差异是中药国际化的最大拦路虎。中医和西医是基于东西方文化大背景的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中医药理论指导下的中药自然与西药有着巨大差别。西药化学成分少,可精确检测其成分含量,但中药以复方配伍为主要特点,产品中有成百上千种化学成分,不可能测定其所有化学成分的含量,而这恰恰是中药出口的巨大障碍。

  孟宪清向记者表示:“就中药国际化而言,比较可行的办法是中医和中药整体出击,中医率先‘走出去’,以中医文化的宣传推广带动中药出口。在缺乏中医文化认同的情况下,要推广中药产品很难。”此外,应提高中医药在国内的地位,扩大其影响,这样有利于海外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