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巴菲特日记:我与赵丹阳共进午餐

安哥 2009/07/04 415 《东地产》

  身为全世界股民眼中的神,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大众关注。包括这顿211万美元的午餐。

  6月24日中午12点(纽约时间),我“精神矍铄步履矫健”地准时来到Smith&Wollensky餐馆。这个时间是中国的北京时间零点,据说有很多中国股民一直熬夜守候着这个时刻。在此,向你们说一声:辛苦了。

  赵丹阳先生和他的家人朋友们已经在餐厅等候,我跟他们一一握手,其中有一个中国人挺面熟。他补充介绍说他叫段永平,曾经花65万美元跟我吃过一次午餐,我有点印象。他现在在美国做职业股民(对外称投资家)赚了一些钱,比他当年请很多明星捧着“小霸王”和“步步高”这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玩具兜售赚的钱要多很多倍,江湖上号称“段菲特”。段现在英语说得不错。

  赵丹阳先生把他5岁的儿子介绍给我,我知道中国人对下一代都是“从娃娃抓起”的,而且地球人都知道我5岁时第一次炒股就赚了几美元。赵也许是想让他的儿子以我为榜样。

  为了便于摄影师拍照(我知道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不能把肉藏在干饭里”,意思是说好东西要跟大家分享。先生当然不想把这样一顿饭吃得很低调,我表示理解,和配合),我们没有去包间,就坐在大堂里。

  赵看起来有点紧张,让他的夫人做翻译。其实他的英语也很好,不过有个翻译显得有档次。

  我们寒喧了很久终于坐下,赵紧张得一直不开口,我想这样不太好。毕竟人家掏211万美元不是只来吃顿风干牛排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为了跟中国人吃饭,我做过一点功课,学了几句中国俗语)。我问赵今年在投资上的收益怎么样,赵有点羞涩地说:“区区47%。”

  说实话,我自愧不如。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我掏出钱包交给赵:“你比我强,你帮我赚钱吧。”我的临场发挥让餐桌上的人都笑了,赵放松了下来。

  赵拿出了两件礼物送给我:一瓶酒,据说当年尼克松总统第一次访问中国时喝的就是这个高达60度的中国烈酒,差点醉得像日本财长那样乱说话。这个酒的名字叫贵州茅台,股票代码600519。另一件礼物我更是闻所未闻,名字叫东阿九朝贡胶。据说是中国历代进贡朝廷的,要精选乌黑健驴放养于鱼山之上,冬至前一个月取其皮,子时汲取阿井水,用桑柴火炼胶,历经九天九夜而成。这是种用驴皮制成的补品,我以前只听说中国人喜欢“吹牛皮”,没想到还喜欢“吃驴皮”。东阿阿胶的股票代码000423。

  按我定下的规矩,我们在这个午餐上是不能谈论具体的一支股票的,但赵这一招的确很高明,他拿了两个中国上市公司的产品送给我做礼物。不用说,这两支股票明天一定大涨。有些中国的媒体会以“股神巴菲特畅饮茅台,大补阿胶”做标题,推波助澜。

  “礼多人不怪”,我只能收下。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我没准备礼物,但灵机一动把刚才交给赵的钱包送给了他的儿子,里面钱不多。

  午餐终于开始了。菜单详见各媒体的报道。

  我年纪大了,吃东西很少。而且这本来也只是一个午餐秀,不是真正的吃饭。很多人都关注这家餐馆的牛排如何,我想也只有华尔街那些骗子才会把这当回事儿。

  全世界的股民(尤其是还被A股6000点深度套牢的中国股民)都很想知道,赵跟我聊了些什么话题?我是否有预测中国股市能否重返6000点?中石油(股票代码601857)会不会解套?(我在中石油赚了35亿美元,我没有作弊。这只是个游戏,一个九段围棋高手赢一个业余棋手1000次和赢1000个业余棋手1次是同样的道理。)我得遵守规矩,我不能透露别人花200多万美元得到的东西,所以我只能对这次午餐的话题守口如瓶。至于赵会接受媒体的专访,宣称他已深得我的秘传,那取决于他的悟性,也是他的自由。

  BY the way,听说中国的房地产最近又很火爆,我负责任地告诉中国的股民:我绝对没有买入中国的地产股。赵认真地问我会不会在中国买个房子,我只能耸耸肩:“无可奉告。”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比尔·盖茨被一个北京的楼盘借机做了一回广告的事,对我也是个教训。

  作为全世界第二有钱的人,我不能误导你们。因为我买得起的房子,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买得起。

  听说明年的午餐会有人出价是160万美元……明年见。

  (安哥注: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以沃伦·巴菲特版本为准。餐会其他细节请参见各媒体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