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东阿阿胶点亮世博

任儒倬 吴延华 马立 2010/10/03 1406 《中国食品质量报》


新装阿胶亮相世博

七月,“文化齐鲁、魅力山东”上海世博会山东活动周,尽显齐鲁文化质朴与深沉之大美。9月21日,山东馆内的“企业文化周”活动延续着“齐鲁文化之旅”,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

作为世博会的“老朋友”,更是中国传统文化代表的东阿阿胶,成为此次“企业文化周”山东馆一颗耀眼之星。

1915年,美国巴拿马太平洋世博会上,东阿阿胶让世界认识了中医药文化,今天,东阿阿胶再一次站上世博舞台,上演正宗道地东阿阿胶的美丽神话,与世博再续百年情缘。

阿胶传承着2500多年中华民族悠久文化,它以无可挑剔的千年上品品质满足着人们追逐个性化健康解决方案的需求。在日前揭晓的第三届“健康中国•2010中国药品品牌榜”中,东阿阿胶不负众望,继前两届之后,第三次被评为补益类药品品牌榜首,是消费者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行业领军者。企业文化周期间,作为中国阿胶行业龙头企业的东阿阿胶焕然一新,着上“新装”的东阿阿胶,以更加优雅的姿态流淌着古朴的滋味,阿胶文化与中华传统文化完美结合,令众多国内外参观者流连驻足。

2010年上海世博会是中外文化荟萃和交流的平台。展会伊始,东阿阿胶就在山东馆进行产品展示和中华、中医文化宣传,义不容辞担任起弘扬中医药文化的民族重任。

近年来,东阿阿胶越来越得到国际消费者的青睐。在亚洲市场,东阿阿胶已经逐步融入日韩等发达国家的主流市场。今年7月,日本电视台在其健康栏目专门报道了东阿阿胶美容养颜保健功效,至今东阿阿胶在日本仍供不应求。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唯一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表示,世博会让全世界目光再次聚焦中国。这不仅是尊重、友好的目光,同样也是好奇的目光。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我们肩负着继承和保护中医药文化、开发适合国际市场和当今时代消费需求的现代新产品,让中医药阔步走向世界的重任。

天人合一创造阿胶

东阿阿胶与世博一起走过百年,不仅仅因为它是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国药瑰宝,承载着千年中华养生智慧,也不仅仅因为历代医书称其久服轻身益气,延年益寿,更因为它可以无可挑剔的千年上品品质满足人们追逐个性化健康解决方案的需求。

千锤百炼完美阿胶

记得拜访国医大师王绵之时,老先生十分郑重的拿出一块阿胶,仔细端详后说:“上等东阿阿胶,应该色如莹漆,光如琥珀。面平如镜,经夏不软。”

东阿阿胶之所以与众不同,艳压群芳,究其原因,独特的水质和生产工艺缺一不可。如果说驴皮与东阿水结合是天地造化,那么,是历练千年的东阿阿胶独特制作工艺,真正将东阿阿胶带入了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传统阿胶炼制工艺极为考究,要经过洗皮、泡皮、凉皮、刮毛、化皮、炼胶等99道工序,历经100余天方可出胶。为确保每一批东阿阿胶都是“国色天香”,从古到今,阿胶炼制技艺都是遵从师带徒的传承方式,目前阿胶炼制传承已到第八代,东阿阿胶秦玉峰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唯一代表性传承人。

东阿阿胶每个人都知道——“没有失去一切的勇气,将永远无法制胜!”。99道工序中,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则满盘皆废——制作出的阿胶成为废品、次品,不可再用。

关于泡皮、刮毛、焯皮,清代康熙时浙江山阴(今绍兴)人金埴在其《巾箱说》中记载道:“制阿胶之法:至冬取皮浸河一月,刮毛涤垢,务极洁净。”做好了这一切,然后将极洁净的皮子运回作坊,加以切割,进行炼制。

东阿阿胶之金贵,不仅在于其重要原料驴皮资源紧缺,水资源的挑剔,而且受传统工艺条件限制,过去,只能在冬季生产。

想象一下,千百年来,每当冬季来临,东阿人便不畏寒冷,来到北风呼啸的河边,在冰冷的河水中浸皮、洗皮、刮毛、涤垢,准备运回作坊当作原料。而此时,城中各处,早已炉火熊熊,青烟袅袅,胶工们或添柴,或铲锅,或续水,只看那浓浓的胶汁在锅中沸腾翻滚,渐至粘稠了,浓郁的胶香顿时弥漫于大街小巷。

对这一壮观景象,明人刘述金如是描述:“皮入水已化,则每日递减一口,聚其融化之极者,止得一口,然后搭于架上,任其顺下而不断。凡四昼夜,胶乃成。”

比如说“提沫”,又称打沫,专指阿胶炼制中除去杂质的过程。当胶液达到适当浓度时,又得兑入适量凉水,将胶液稀释后,先用武火猛攻,直至沸腾,之后再用文火舒缓加热,这样,胶液内的杂质便开始浮上水面。待杂质渐渐由锅边聚集到中央时,用打沫瓢或打沫刀将其取出。此番操作完成,则称为“打沫一个”。一般l小时左右打沫一个。

提沫之后是挂珠。胶液浓缩至一定程度,用胶铲将其挑起,胶液便呈连珠状慢速滴流而下,形若珠串,十分华贵美丽。“挂珠”的作用是根据胶液流速判断其含水量是否到位。

挂旗是挂珠之后又一道美丽风景。当胶液浓缩到一定程度后,用胶铲将其铲起,胶液就会粘附于铲上,呈片状缓缓坠落,宛如一幅飘香的水墨画。

炼制过程中,每一个工序都需要极富经验老师傅的把握。胶液浓缩继续浓缩,将辅料加完后,再用文火加热一段时间,就会看见胶液表面风声水起,泛起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气泡。

此时用胶铲再次挑起胶液,更加浓稠的胶液悬吊于胶铲上,看上去很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猴子。这个过程被胶工们形象地称为吊猴。

看到调皮的小猴子,辛苦多日的胶工也要大功告成了。胶液炼成后,要趁热倾倒进专用的凝胶盘内,让其自然冷凝,使胶液凝固为大胶块。

胶凝之后,就该是开片、闷胶。将凝胶切成一定规格的小片,称为开片。当年这都是手工操作,对刀功要求极高,必须刀口平,一刀切过,以避免胶片上留下刀痕。

开片后的小胶块阴晾数日后,还得整齐地装入木箱内,密闭闷之,此过程称为闷胶,又叫伏胶、瓦箱等,其目的是使胶片内部的水分向外扩散,以缩小胶片内外的水分差,并可对阿胶起到“培育”作用。这个过程有些像新酿好的葡萄酒要置于橡木桶中醇化一样。

制作阿胶的工序层层流转,宛若一篇美文,讲究的是,起转承合,丝丝入扣。

千年阿胶生生不息

2007年12月22日夜,农历冬至子时,山东省东阿县,古阿井中木桶取水,金锅之下用桑柴火,东阿阿胶恢复传统手工工艺生产正式开工。

千年东阿阿胶生生不息,血脉相传。

为让阿胶的真技绝活留传下去,东阿阿胶组织多方面专家,用2年多时间,恢复了古方生产线。传承人秦玉峰遵从传统师带徒的方式,收下3名高徒,东阿阿胶从此开始以传统手工制作技艺生产九朝贡胶。

用此手工生产的极品阿胶——九朝贡胶,需选用3-4岁体型健状纯乌驴,冬至前一个月取下皮进行晾干,由传承人秦玉峰率众高徒,冬至子时取阿井至阴之水,采用保密工艺,金锅、银铲,桑木柴为火,经九天、九夜、99道工序炼制方成。其对原料、工艺、人员之完美的要求几乎到达了“挑剔”的程度。

目前只有东阿阿胶出品的九朝贡胶依然沿用纯手工工艺生产。

炼好胶,是东阿阿胶人的信仰,是对阿胶文化的传承。

东阿阿胶是天香国药,而用纯手工、精绝原料、极致工艺炼制的九朝贡胶,已不仅仅是一般商品,她承载着5000年中医药文化。

遵古手工生产是对中华文化的追思,是对中中医药文化的敬仰,对阿胶文化的守护……

更希冀通过此举留住中医药的“基因”,如果丢失了这种传统生产方式,就失去了今后深入研究中医药,挖掘阿胶文化的机会。

当日本商人用免费提供一条全自动阿胶生产线,企图获取阿胶生产工艺机密时,东阿阿胶人断然拒绝。

东阿阿胶人深知,“东阿阿胶是神圣的,东阿阿胶属于中华民族的梦想,而不属于金融。”梦想是什么?是追求完美,带着爱情般的执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东阿阿胶2500年,是逐梦的岁月……若炼胶者没有文化,阿胶文化岂不成了无源之水?

目前,集文化保护、传承、工业旅游、中医药文化科普宣传教育、现代化生产、中医药养生保健体验与一体的东阿阿胶生产基地正在设计建设之中,东阿阿胶正在致力于从传统的产品制造者向健康服务提供者转型。

“神品”阿胶走入万家

相传,明清时,阿胶虽然已不仅仅是贡品,但其价格却令普通百姓可望不可即。一斤阿胶价值3两2钱白银,相当于一个中等收入家庭半年的进项。折算到现在,应该是4000-6000元/斤。那时的阿胶只能是朱熹、曾国藩这样的达官贵人孝敬父母的珍品。三国时,东阿王曹植赞阿胶赋云:“授我仙药,神皇所造。教我服食,还精补脑。寿同金石,永世难老。”

如果今天阿胶炼制仍沿用纯手工工艺,而驴皮资源又日益紧缺,再加上独特的水资源因素,读者也许依然只能读到阿胶,而无法真正品到阿胶。为了让阿胶从传说中的“神品”走入寻常百姓家,东阿阿胶近60年间,发生了惊古人、动天地的变化。

今天,现代化的东阿阿胶炼胶车间,化皮炼胶工人坐在计算机旁,敲着键盘,看着仪表,加温、加水一系列操作都由计算机控制完成。

在没有这套设备之前,尽管有了手工打制的蒸球化皮机,但工人们还是要一直守在机器旁,一遍一遍地加水,不断地调整化皮的压力和温度,既费时又费力,生产的阿胶不仅数量有限,质量还不稳定。

为了把老药工的经验固化在电脑上,科研人员与老药工在化皮机旁,不知度过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花了28年时间,研发出包括车间中12个直径2.5米的蒸球在内的一套完整的炼胶设备。

阿胶常年生产新工艺的问世,打破了阿胶半年生产、半年闲的千年历史,设备利用率提高58%,生产周期缩短了20多天,生产效率提高了1倍多。他们先后进行了蒸球加压化皮改造、阿胶常年生产改造、机械化生产改造等多项技术改造,将微波干燥、远红线烘干、离心分离、自动化控制等新技术应用到阿胶生产中去,现已拥有28项阿胶专有技术和国家专利。

东阿阿胶人不仅传承了千年阿胶几十项制作的独有工艺,而且继承创新了包括离心分离胶液、微波干燥灭菌等十几项新工艺新技术。在同行业中,率先通过了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ISO9001质量体系认证、ISO14001国际环境体系认证、ISO18000职业安全体系认证,食品安全体系认证(HACCP认证),ISO27001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制定了阿胶重金属、农药残留控制标准。

全国第一部《阿胶生产工艺规程》、第一部《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诞生于东阿阿胶,几十项《中国药典》上没有的阿胶质量标准,成为东阿阿胶的内控标准。

如果说以上的证明还过于抽象,那么成为消费者心目中的行业龙头形象,则为“东阿阿胶成功进入百姓家”给予了肯定。日前,第三届“健康中国•2010中国药品品牌榜“在上海揭晓。在补益类药品品牌上榜名单中,东阿阿胶成功实现三连冠,继续以“行业领军者”姿态稳居榜首。

产品的价值不在于数量和种类,而在于“精”和“绝”。“精”即完美,“绝”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因为对水质的苛刻要求,以及工艺的考究,东阿阿胶即是东阿县道地特产,山东其他地方不具备生产的条件,更莫论别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