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中药材“拐点”初现 药企如何破解“药你死”?

佚名 2011/10/13 303 中国经济周刊
  嘉宾
  秦玉峰 东阿阿胶总经理
  王明辉 云南白药董事长
  尹品耀 云南白药总经理
        闫希军 天士力集团董事长
  许冬瑾 康美药业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郭 勇 江中药业原副总经理
  邱华伟 华润三九常务副总经理、三九医贸董事长
        郭振宇 滇虹药业董事长
 
  人们期待的中药材“拐点”终于开始若隐若现。自从国家发改委在7月18日对中药材涨价进行行政干预之后,两年来一路上扬的中药材价格终于开始回落。
  在向54家从事党参经营的企业发出的告诫书中,国家发改委要求它们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将囤积的党参卖给药厂,供应价只有市价一半。
  接下来的数字看起来很美。来自中国中药协会药材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全国中药材市场价格指数已经连续五周下滑,总跌幅约在7%左右;商务部发布信息显示,截至8月底,成都中药材价格指数为113.97点,比7月初降低12.28点,降幅达9.73%……
  “药你死”对于患者和药企来说似乎不再那么恐惧,而对于囤药者来说,却像是一桩灾难。然而美景只持续了不长时间,而且还布满了阴翳——
  尽管太子参等前期暴涨品种已经开始跌价,但被国家发改委严厉查处的党参价格跌幅却十分有限,最近甚至还再度出现了涨价的趋势。经过了两年的“折磨”,制药企业只能在“苦不堪言”中静观其变。
  东阿阿胶总经理秦玉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今年以来,虽然整个行业的产值逐渐扩大,但利润率却在降低,尤其是中成药和中药饮片两个子行业的毛利率下降最为明显。
  “这主要是由于我们的成本在快速上涨,特别是中药材原料价格的上涨。这一点自2009年下半年起便出现端倪。” 秦玉峰说,“进入2011年度以来,共有537种常用或大宗中药材梯次涨价,涨幅10%~400%不等,严重压缩了企业经营利润。东阿阿胶生产所用的主要大宗药材中,党参价格由年初42元/公斤(吨价4.2万元)涨至124元(吨价12.4万元),吨差价8.2万元,全年增加成本12710万元;红参价格每公斤由年初140元(吨价14万元)涨至187元(吨价18.7万元),吨差价4.7万元,全年增加成本1034万元;驴皮价格每公斤涨幅15元,涨价增加成本7500万元。”
  江中制药原副总经理郭勇也曾对《中国经济周刊》倾诉苦恼,他说江中牌健胃消食片中的重要原料已经从原来一公斤20块钱涨到了400块钱,涨了近20倍,直接导致健胃消食片成本翻了两倍。“五年来我们的广告费用也涨了60%,但是健胃消食片的价格,6块5,就是不能往上涨。”
  中药材涨价已经不再是某家药企所独自面临的难题,而变成了一个“囤时代”里整个产业共同的困境。2011年4月30日,欧盟《传统植物药指令》正式实施,无一家中药药企通过注册,一年销售额约50亿欧元的世界最大植物药市场向中药企业关上了大门。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使药企大佬们伤透了心也伤透了脑筋。
  为了应对共同面临的压力,2010年4月24日,华润三九(000999.SZ)、天士力(600535 .SH)、云南白药(000538.SZ)、江中药业(600750.SH)、东阿阿胶(000423.SZ)五家上市药企在厦门成立了一个名为“APS品牌药企沙龙”的战略联盟。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他们又将康美药业(600528.SH)和滇虹药业吸纳入盟,构成“七剑”。
  这个联盟的所有成员,除了未上市的滇虹药业外,其他6家市值都超过了200亿元,均属上市药企中的“航母”。
  这些大佬们聚集在一起,希望能够“破解中药材涨价困局”,在“药你死”的困局中找到一条真正的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