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生产性保护不是简单产业化

佚名 2012/09/10 810 大众日报

    对于“老手艺”而言,非遗产品要么挣不到大钱,要么就只能进入博物馆陈列?事实并非如此。近几年,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实现健康发展,形成了生产性保护的良性循环。
    9月7日,在台儿庄古城兰祺会堂,国家级非遗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秦玉峰表示,“生产性保护不等于简单的产业化,而是在保证非遗核心技艺的前提下,给非遗注入新的活力。”
    “核心”不能丢
    东阿阿胶具有三千年的历史,《本草纲目》记载:“阿胶,本经上品,弘景曰:出东阿,故名阿胶”。汉唐至明清,东阿阿胶一直是皇家贡品。
    如何让非遗项目薪火相传?秦玉峰说,作为我国中药传统生产工艺的典型代表,东阿阿胶传统制作工艺流程复杂,包括洗皮、化皮、熬汁、浓缩、凝胶、晾胶等50多道工序,其中挂旗、砸油、吊猴、醒酒等关键技术全部由手工完成,这是生产性保护的核心。
    中国艺术研究院民间美术研究中心主任王海霞表示,为了更好地保护非遗,非遗可以适当地加入机械化制作,也可以在特别用料上有所创新,但是技艺类非遗必须保留本真的材料、传统的工艺和手工制作三个核心内容,这些都不能丢失了。
    东阿阿胶如何保住非遗的“本真性”?秦玉峰表示,“阿胶的原料是驴皮和东阿的水,我们不仅投资2亿多元在全国建立了17个养驴基地,还联合有关部门致力于岩溶含水层补给区的生态地质环境保护工作。同时,搜集整理阿胶古代经典验方和民间验方3200多个。”
    今年1月,东阿阿胶被文化部授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我们阿胶制作工艺是纯手工的,这是为了非遗项目的传承保护。而对于大众健康需要的产品,虽然有工业化的元素,但核心工艺依然是纯手工的。”秦玉峰说。
    传承与创新并不相悖
    在申报国家级非遗时,秦玉峰和阿胶师傅们发现了关于九朝贡胶的记载,阿胶在9个朝代都属贡品,其制作方法、工艺、时间、地点、原料都非常讲究,史料记载非常详细。“为了将其保护和传承下去,我们恢复了九朝贡胶的纯手工炼制。”秦玉峰说。
    近年来,东阿阿胶在生产上进行了一系列科技革新。他们联合国内30多家知名高校和科研院所建立了研发机制,今年又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研究开发方便服用、携带方便的阿胶新剂型,让这项千年阿胶技艺跟上时代步伐。
    这样的创新,是否会影响非遗的传承呢?对此,中国民俗学会副会长、山东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刘德龙表示,“传统工艺源于生产实践,如果固守传统,不知变通,采取‘博物馆’式的保护方式,那必然会导致其与社会发展相脱节,与群众现实生活渐行渐远。”
    “不能说非遗要传承和保护就不能创新,因为传承与发展是不同的评价体系。”王海霞表示,“对于原生态的非遗保护对象,必须保留原本的工艺、材料,因为它不是商品;而非遗的衍生品则可以直接转化为产品,可以采用传统的技艺来制作贴近现代生活的产品。”
    经过38年的勤奋好学,秦玉峰从东阿阿胶厂的临时工成为公司总裁。他表示,“保护和发展并不矛盾,传承与创新并不相悖。该保护的核心技艺,必须很好地保存下来。而在传承的基础上创新,在保护的基础上发展,才能让更多的人享受到非遗带来的价值。”
    传承是“对文化的一种执着”
    “东阿阿胶的口号是‘滋养生命、滋润生活’。非遗只能与生活息息相关,否则保护和传承就没有意义了。”秦玉峰认为,“生产性保护就是在保护的基础上更贴近生活,这样非遗才能真正的传承下去、保护下来。与群众的生活没有关联,非遗保护就是脆弱的。”
    对此,刘德龙认为,文化的生产与传承从来就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单纯追求经济效益。生产性必须服从保护传承的需要,开发决不能改变非遗的内涵。“它需要的是坚守、耐心,甚至是对文化的一种执着。”
    为进一步挖掘阿胶的文化内涵,东阿阿胶建立并实施了以师带徒制度和炼胶技师认定管理制度,秦玉峰本人也带了4名弟子。“非遗以人为载体,不同年龄段、不同文化水平的人,甚至有博士生导师都来当我的传承人,这可以看出我们为传承作出的努力。”
    作为全国首批“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薪传奖”获得者,秦玉峰表示,生产性保护不等于简单的产业化,对非遗开发利用的前提是尊重。“生产性保护是在遵循非遗自身发展规律的前提下,通过生产、流通、销售等方式,促进非遗和现代社会的互动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