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隐形驴王”养驴记:两会为毛驴争待遇 把毛驴当药材养

佚名 2017/02/17 3376 投资界

“隐形驴王”养驴记:两会为毛驴争待遇 把毛驴当药材养

2017-02-16   来源:投资界

  志于“为毛驴争待遇”的山东省人大代表秦玉峰稍早前又一次提出了“毛驴议案”。他的两个议案,一个是《关于促进我省老字号企业发展的建议》,一个是《实施“六个结合”加快我省驴业发展的建议》。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在山东省人代会上“为毛驴争待遇”了。他是当之无愧的“毛驴代表”。前两次分别是“从七方面解决驴待遇问题”的《关于将草畜范围由牛羊等扩大至毛驴的议案》和将扶持和促进驴产业发展列入“十三五”规划,在全省73个粮食生产大县建立驴业示范基地的《关于“八项措施”助推我省驴产业发展的建议》。

  今年的议案中,他“根据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根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的,以‘粮改饲’为抓手,调优种养结构,加快构建‘农牧结合、种养一体’的新型农牧业发展格局的要求,结合我省驴业发展现状和趋势,现提出以‘六个结合’”加快我省驴产业发展的建议”——政府推动与企业力量相结合;企业投入与金融创新相结合;种粮生产与养驴生产相结合;新型主体与规模养殖相结合;加快繁殖与扩大养殖相结合;养驴生产与精准扶贫相结合。

  他这是与驴杠上了。

  驴司令

  秦玉峰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000423)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是东阿阿胶总裁。除此之外,他还有几个与驴有关的特殊身份,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中国驴交易所所长……

  2015年11月22日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秦玉峰当选为首任会长,迄今已连任两届。从那天起,他成了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驴官”。

  在此之前,由于东阿阿胶在全国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启动了两个“百万头”计划和若干个驴交易市场,覆盖了数以百万头计的毛驴,他已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驴倌儿”。

  1974年10月,16岁的秦玉峰成为东阿阿胶学徒工,迄今已为东阿阿胶服务了43年之久。1996年,秦玉峰成为东阿阿胶总经理(总裁),开启了文化营销与价值回归之旅。在秦玉峰手上,十年之间,东阿阿胶从一家小型中药公司成为行业龙头,与云南白药(000538)、同仁堂(600085)、片仔癀(600436)并称为“中药四大家族”。公司销售收入增长近5倍,利税增长8.22倍,市值增长 14.5 倍,品牌价值增长3倍,国有资产保持增值6.1倍,成为山东省与青岛海尔(600690)利润并肩的上市公司。

  如今的东阿阿胶在阿胶行业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整个中药产业中都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一切,除了因为秦玉峰“全产业链”的战略外,还源于他带领东阿阿胶数十年不遗余力地复兴中国驴产业。

  众所周知,阿胶的主要原材料是驴皮。阿胶需求越旺盛,驴皮就越来越紧缺,越来越贵。秦玉峰说:“没有驴就没有驴皮,没有驴皮就没有阿胶,没有阿胶就没有东阿阿胶,没有东阿阿胶就让中华民族失去了一块中医药的活化石。从这个角度来看,驴就是东阿阿胶的命根子。”

  秦玉峰介绍说,2002年他们便发现了驴皮资源紧缺的问题,十几年来,阿胶越产越多,毛驴却越来越少。毛驴少了,驴皮市场价格不断飙升。2000年前后,每张驴皮价格20多元,2013年每张驴皮已飙升至600元左右,去年已经涨到3000元左右。

  为了解决驴皮资源紧缺,东阿阿胶花了十几年时间建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他们的初衷是保证驴皮供应,接下来就发现养驴是一条“精准扶贫”之路,到后来公司的资源需求变成了一种使命感——他们想重建中国驴产业。

  蒙东辽西天龙牧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向阳曾告诉我,以前驴产业不被重视,存栏量逐年急剧下降,很多老专家觉得前途渺茫,都改行研究兔子去了。

  十几年下来,东阿阿胶的目标实现了,那些改行研究兔子的“国宝专家”们全都回来了,而秦玉峰则成为了中国最大的“驴官”和全球最大的“驴倌”。

  据中国国家统计年鉴显示:从1996年至2012年,全国毛驴存栏量从944.4万头下降至636.1万头,下降幅度达1/3。最近几年,数字虽然依旧逐年下降,但因为东阿阿胶的努力,毛驴存栏量始终维持在600万头以上。

  隐形驴王

  秦玉峰不喜欢用“控制”这个词,他更喜欢的是“引导。

  东阿阿胶到底“引导”了多少头驴?

  作为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会长,秦玉峰“引导”了超过六百万头毛驴儿;作为东阿阿胶总裁,他的20个养驴基地和两个“百万头”计划“引导”了超过四百万头毛驴儿;他在国外的采购布局,至少“引导”了上百万头毛驴儿……

  屈指一算,秦玉峰已经“引导”了上千万头毛驴儿。他干预了它们的生活,改变了它们的命运,也改变了毛驴养殖户的命运。

  刚刚过去的2016年被秦玉峰称为“中国毛驴行业跨越发展的元年”。他告诉我:“2016年继中国畜牧业协会驴业分会成立后,驴业专家委员会及5个专业分委会陆续成立,遗传育种与繁殖、营养与饲料、健康与疾病防控、产品开发与加工等方面,都建立了专业组织。同时,《全国草食畜牧业发展规划(2016-2020)》首次将驴列入特色产业,中国毛驴产业迎来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

  “只要阿胶有刚需,就有巨大的市场空间;阿胶对驴皮有刚需,驴皮就有了巨大的市场空间,养驴就变成了有利可图的事。”秦玉峰说。

  东阿阿胶用了十几年时间摸索出了很多经验和教训。一是光靠驴皮拉动不了整个产业链,必须“以肉谋皮”。在“以肉谋皮”策略下,东阿阿胶不仅建成了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还帮助重建了中国驴产业。

  “以肉谋皮”只是一个阶段性策略。发展了一段时间后,秦玉峰重新调整了思路,以驴为原点建立“全产业链”。驴皮只是全产业链上的一个环节,他要养一头“闭环的驴”,把驴资源完整地利用起来。

  在今年的议案中,秦玉峰提到:

  东阿阿胶将聊城市作为养驴产业扶贫示范重点地区,根据聊城驴业发展规划,合理布局,创造性地提出并实施了养驴扶贫的精准脱贫模式。布局聊城和蒙东辽西两个百万头养殖基地,在聊城市建立100个扶贫养驴场,加上毛驴扶贫基金、新农村改造等,近年来东阿阿胶各项精准扶贫关联业务总投资额1.95亿元,全产业链条累计投资15亿元,带动农民增收180亿元。以东阿县为例,驴产业已成为东阿县特色养殖产业,全县黑毛驴存栏量已达5万头,43家养驴场带动了近百余贫困户增收,东阿县成为全国规模化、标准化毛驴养殖第一县。

  在驴驹采购上,东阿阿胶坚持维护贫困户养殖效益,布局和掌控活驴资源,稳定驴驹市场行情。积极与金融机构沟通,确保购驴贷款与驴驹引进灵活衔接,保障驴驹采购有序进行。截至2017年1月,100个扶贫养殖场已完工90%,驴驹开始陆续进场,为解决贫困户毛驴销路,签订合作养殖合同,收购养殖户驴奶,增加收益。

  发挥养驴技术优势,2016年10月公司拿出专项培训资金,牵头组织开展了扶贫养驴技术培训,参与培训的扶贫养殖场长、养殖户达500人,参观了东阿阿胶黑毛驴繁育中心,发放了养驴技术手册。

  在通往古城东阿的道路两旁,林立的红砖墙上刷着一条醒目的满墙标语——“把东阿黑毛驴当药材养”。这是秦玉峰2014年为东阿阿胶提出的宣传口号,也是东阿阿胶在“全产业链”理念上的尝试。秦玉峰相信,只有鼓励养殖户“把毛驴当药材养”,东阿阿胶在驴产业的产业链上,才可以提供无缝衔接,才能帮助延伸、扩展整个产业链,使驴产业变得更壮大。

  秦玉峰介绍说,从产业链深度上,“把驴当成药材养”的理念和“活体循环开发”模式,将驴奶、孕驴血、驴胎盘等循环开发,使毛驴价值增加6倍以上,每头驴的综合收益可达12000元。

  他说,毛驴产业的发展必须依赖现代科技的支持,理念模式的创新,要实施全产业链的深度开发。毛驴产业的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整合国内外资源。仅靠一层驴皮拉不动驴产业,我们必须加大资源配置,加强对驴的繁育、饲养、疫病防控、驴肉、驴奶深度开发加工等方面的科技投入,通过产学研农工商六位一体,合力推进,让“把毛驴当药材养”理念和“毛驴活体循环开发”模式扎实推进,提升驴产业现代化水平和毛驴综合价值。同时,科研成果与养殖企业、养殖小区、养殖大户和养殖户共享,提升驴产业发展水平和养殖效益,确保养殖户致富。

  在秦玉峰眼里,毛驴产业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和民生意义。“驴养殖综合成本低、开发价值高、市场潜力大,不仅适合小规模大群体,也适合小区和大户集中养殖。”在他看来,当前是毛驴产业的蓬勃机遇期与深刻变革期,驴产业发展依旧面临着严峻考验和巨大挑战。

  “近年来,在东阿阿胶等国内龙头企业带动下,随着毛驴价值的深度开发,尤其是阿胶产业的快速发展,毛驴及驴产品消费需求呈刚性的增长态势,养驴规模不断扩大。在山东、内蒙、辽宁等地区,毛驴养殖显然已成为一种新兴特色产业。但是,驴产业缺乏远期规划、政策资金扶持和科研投入,导致毛驴存栏量持续下降;养殖结构从散养过渡到适度规模化,在繁育技术、疾病防疫、市场开发等都存在问题。因此,驴产业的发展亟需更多的关注和扶持。”

  从2000年至今,东阿阿胶建立了20个毛驴药材标准养殖示范基地,启动了山东聊城和蒙东辽西两个“百万头”养驴基地建设计划,参与打造的辽北牲畜交易中心是全国最大的毛驴交易市场,还在2016年12月20日上线了中国驴交易所。

  “驴交所”是我国首个线上毛驴交易平台。统计显示,驴交所上线一个多月,已成功交易毛驴5.2万头,实现销售额3.54亿元。秦玉峰告诉我,与“驴交所”同期开市的还有东阿毛驴交易市场,它们旨在共同搭建信息化快车的“互联网+毛驴”模式。他预计2017年“驴交所”将实现在线交易25万头,销售额18亿元。

  在议案中,秦玉峰还提到了东阿阿胶探索的金融租赁养驴模式。

  老驴头儿

  东阿阿胶是老字号,在山东省境内,其历史位居最悠久之列,业绩与影响力又可与青岛啤酒媲美。在1952年国营东阿阿胶厂成立,老字号纳入国营企业的时候,东阿阿胶还只是一家规模较大的作坊。1974年,16岁的秦玉峰来到东阿阿胶的时候,它也只是对这位乡村少年充满诱惑的小工厂。

  2006年,秦玉峰成为了东阿阿胶的领导者。十几年来,东阿阿胶以一家公司之力成功复兴了阿胶行业,使阿胶重新成为东阿乃至整个山东省的产业标志。在去年12月发布的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榜单中,青岛啤酒和东阿阿胶高居山东省前两名;而从上市公司财报数据来看,东阿阿胶的利润指标也在山东省名列前茅,成为与青岛海尔比肩的上市公司。

  东阿阿胶参加“中华老字号振兴计划”系列活动启动仪式

  十几年来,为了整个阿胶行业的生存与发展,东阿阿胶不遗余力地构建中国驴产业,使驴产业重新焕发了生机。

  巨大的变化形成了连锁反应——由于阿胶需求旺盛,公司的发展得到了保障;由于驴皮供应稳定,驴肉供应也得到了保障,衍生的驴肉包、驴肉火烧、驴肉汉堡、驴肉火锅、全驴宴都成为新的餐饮时尚,各自形成了细分市场。需求带动了产业链上游,养殖户、地方政府、消费者、公司多方都从中国驴产业复兴中获得了益处。

  东阿阿胶,一个老字号品牌,用了十几年时间,成功复兴了两个传统产业。对于秦玉峰这位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驴倌儿”、对于这位“驴王”来说,毛驴的好日子才刚刚到来。

  它同时也意味着东阿阿胶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