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章安:总经理第二

佚名 2005/08/25 820 本站

“制度第一,总经理第二”即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总经理也没有特权。当然,刚性的制度框架并不妨碍章安运用其作为女性领导者的管理优势,她希望达到“包括政府、商业伙伴、企业员工等在内”的各方共赢。

第二次见到了章安。

第一次是在去年8月,在采访刘维志的间隙,记者拜访了正在主持会议的她。从会议室走出来,她很热情地与我们握手、寒暄。那天在走廊里进行的交流太过短暂,也显得有些程式化,只感觉她个子很高,外表看上去有些严肃,与人握手时手很轻,很女性化。

时隔7个多月,当记者再次从广州奉命来到东阿县时,主题却是直奔她而来。作为东阿阿胶这样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章安依旧很忙,不停地开会,研究工作。等候了两个钟头后,宣传部才告诉我们:“章总有时间了!”经秘书提示后,章安显得有些抱歉地告诉我们,呆会儿还得见香港的几位客人,所以我们只有40分钟的采访时间。章安依然很热情,握手时依然很轻。

章安走向阿胶行业有一点“阴差阳错”,又有一点“命中注定”。从小受父母影响立志当一名医生的她,却因父母是“反动学术权威”而与著名医学院失之交臂,进了一所农学院;1968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东阿县棉花原种厂的她,两年后又与丈夫一道被原种厂对面的阿胶厂“挖”走。从此,她与阿胶便有了这几十年剪不断的缘份。章安终究没有当上一名医生,而面对自己没有实现的儿时梦想,今年60岁的她却说自己并没有后悔。

章安说自己是一个强硬的管理者。这位将制度作为自己和企业“圣经”的职业经理人有着自己独特的座右铭:制度第一,总经理第二。在她看来,男性和女性在管理能力上并不存在差异,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管理理念,所不同的只是各人的管理风格。当一个人在某一个领域里做到炉火纯青时,很多东西都可以触类旁通,很多东西又都可以拿来当武器,派上用场,正如武侠小说中“飞花摘叶”皆是利器一般,章安有点像“触类旁通”的得“道”之人,她说:“我在公司里极力推荐ISO9000的思想和方法,把它用到自己工作的各个方面,把员工看成是我的客户。”

记者在东阿阿胶听到这样一件陈年旧事:有一次,时任技术员的刘维志送一车黄明胶出厂,可担任质检员的章安却认为产品不合格,不让出厂。两人相持不下,章安一急,竟把厂里的门锁上,结果刘维志一气之下把门锁给砸了。这一次,章安气哭了,立刻向上级写信状告自己的丈夫刘维志。相信这是章安“制度第一,总经理第二”思想的雏形,故事本身就是这种思想的初级版。

握手轻,握制度紧,这就是章安。

  对话

  阿胶何时走出国门

记者:您对阿胶行业的发展前景怎么看?

章安:东阿阿胶去年的经营业绩比较理想,年度经营现金流为13719万元,财务状况达历史最好水平。

阿胶有2000多年的历史,发展的潜力十分巨大。它对人体不是简单地增加血红蛋白,还能促进人体EPO、血红素的生长,是从根本上对人体补血,提高免疫力。阿胶不只是女性补品,对男性也很有作用。阿胶确切的5大功效:补血止血、扩张血管、促进血液循环、提高免疫力、抗疲劳,已得到广泛的认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人们重新认识阿胶,认识它的价值,将阿胶产品的男性市场开发出来。另外,通过阿胶的二次开发,可以使阿胶产品逐步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记者:您刚才谈到阿胶的二次开发,目前公司这项工作有什么进展?

章安:阿胶是中药材,不是一个中药品种,因此它的功效是综合性的,不是单一的。东阿阿胶集团是阿胶的龙头企业,有责任将传统阿胶发扬光大,为此我们拉开了阿胶二次开发和中药现代化的帷幕,即用分子学、细胞学、遗传学、生物工程综合学科理论和技术手段破解阿胶的功效和机理,找出有效成分,确定药效和机理,开发出源于阿胶而胜于传统阿胶,能够进入国际医药保健品主流市场的现代阿胶新产品。目前公司已经与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等诸多院所的专家合作,用先进的技术和方法进行阿胶补血、止血、增强免疫力、抑止肿瘤等药效学实验,并从阿胶中已分离出7种组份。其中有3个组份的功效比传统阿胶强,这为我们开发阿胶新产品,与国际市场接轨打下了基础。

记者:您在文革时候的经历对您日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什么影响?

章安:我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医生。受父母的影响,我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医生。那时候我很单纯,积极要求进步,很早就入了团,在班上是班干部,文革中父母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后,我没有消沉,只是在同学面前从不提起这件事。这段经历其实对我是一种人生的收获。人一辈子不可能没有坎坷,万事如意,但应该有一个好的心态,从容面对。有了这段经历,后来再苦再累我都不怕,不论是在管理上,还是在科研上,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没有畏缩过。

“我是比较强硬的管理者”

记者:您在多种场合提到建立学习型组织,您怎么理解其内涵?

章安:在发展之初,东阿阿胶厂的资产只有3000多元,仅有几口大铁锅。我们的发展就是靠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创新。刚进东阿阿胶厂时,我很多东西都不懂,我就不停地学习,自已购买《有机化学》、《无机化学》、《制胶技术》等几十本专业教材,逐渐由外行变成了内行。1983年我到山东中医学院进修,这对我后来进行新产品研发很有帮助。在工艺创新上,1975年厂里研制蒸气化皮机,为保证数据的准确性,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熬胶车间里测压力、测温度、取样化验、记录数据,采集第一手资料,困急了,就趴在熬胶锅旁打个盹。好在那段时间的辛苦没有白费,我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写成了全国至今惟一的一部《阿胶生产工艺操作规程》和《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并被定为国家级保密工艺,禁止翻印。

近年来,我们又用现代化的手段和方法对阿胶及系列产品进行了更高层次的研究,提出了许多新的国内先进的质量标准,产品质量也得到不断提升。这些靠的都是不断地学习。

记者:您认为东阿阿胶企业文化的核心内涵是什么?作为企业的“老人”,您认为自己对这种文化有什么影响?

章安:我们企业文化的核心内容是“诚信、科学、奋斗、博爱”。“诚信”是做人的基本准则,是企业赢得顾客和社会信任的前提。“科学”就是尊重科学,依靠科学,用科学的管理和科学的工作态度,运用科学技术,不断研制生产符合用户需求的健康产品。而所谓“奋斗”就是要发扬艰苦奋斗、敢于牺牲的精神。“博爱”就是要树立公司的企业公民形象。东阿阿胶的文化会影响我们每一个员工,同时我们每一个员工又都会影响到企业文化的建设。但是,一个企业的文化往往会受到领导者,特别是一把手性格的影响,我想东阿阿胶的文化主要还是受老刘(刘维志,下同)的影响比较多一些。

记者:在中国甚至全球,女性职业经理人或CEO越来越多。您认为女性在管理上比男性有哪些优势?

章安: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自己的管理思想,我在公司里就极力推荐ISO9000的原则和方法,把它用到自己工作的各个方面,把员工看成是我的客户,并力争包括政府、供应商、分销商等各方的共赢。男性能将企业做成功,女性也可以,在这点上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只是用的方法可能不同,各自的管理风格可能不同。我们公司的女干部,高层有3位,中层有8位,办事处经理2位,她们都很优秀,也不比男性差。

记者:您属于哪种风格的管理者?

章安:我是那种比较强硬的管理者,只要是我认为对的,就一定要办成,绝对不能半途而废。我1997年~2001年管营销,当时公司有3000多个客户,造成客户之间相互压价,所以我们将客户减少到200多个,推出代理制。有人担心,客户减少这么多,会不会影响公司的销售,推行代理制阻力很大,但我认准这样做是对的,对公司有利。我们不用直接面对3000个客户,只需抓住200多个代理客户,由他们去做下游的客户,这样公司管理起来就容易得多。后来的实践证明,当初的决策是对的。当然,我的管理是一种理性制度的管理,而不是一种感性的管理,与关心、爱护职工也并不矛盾。

记者:什么是您的制度管理?

章安:治理一个企业靠制度,我经常对同事们说“制度第一,总经理第二。”这是我管理企业的一条原则。职工中出了违规违纪的事情,总会有人来说情,这很正常,作为总经理,你怎么办?招工时总会有上级的领导打电话,请你关照,你又该怎么办?这就要靠制度,制度面前一视同仁,总经理也没有特权。这样时间长了,上级的领导也好,职工也好,都知道我这个人的个性,知道找我也没用。靠制度管理是一种最简单,也最实用的管理方法,目前它已经成了我们领导班子的一种作风。

  最佩服张瑞敏

记者:做女人与干事业,您认为哪个更重要,它们之间可以协调吗?

章安:这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就看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女人是个什么概念?在一般人眼里,女人应该是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应该算是一个事业型的女人。其实做女人与干事业并不是矛盾的,而是可以协调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也无所谓,关键是要将事业做成功。

记者:您每天的时间是怎么安排的?有什么业余爱好?

章安:公司战略和外部的事务多由老刘处理,我主要负责企业日常管理、经营等内部工作。就我个人而言,考虑市场营销多一些,大概占40%的时间,其他各项工作占60%的时间。我每月大概有1/3的时间在上海营销总部,或到市场上去了解情况,及时调整计划和纠偏,每天公司的销售报表我是必须要看的;另有1/3的时间研究问题、开会;还有1/3的时间处理批阅各种文件。我有个习惯,当天的工作当天处理完,处理不完时,我就早晨三、四点钟起来处理。

记者:从您的日程安排来看,您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满。如果给您10天假,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章安:回青岛。我一年的3个长假都是在青岛度过的,陪着我的老母亲说说话,尽尽孝心,和女儿、外孙女共享天伦之乐。

记者:您最爱看的书是哪一本?

章安:我现在正在读《从优秀到卓越》,东阿阿胶目前正处在这个阶段。我们的优势很多,别人无法复制,我们的战略目标和定位也很明确:打造中国第一滋补品牌,提升新品种在整个销售中的比例。我们将公司定位在动物胶原蛋白产品上,从阿胶延伸到其它动物胶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上。因此我们的业务领域很广,不仅做阿胶产品,还做其他动物胶产品,比如今年推出的海龙胶,还有龟甲胶、鹿角胶等。

记者:东阿阿胶“从优秀到卓越”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章安:外部最大的障碍是外国人和年青人对中药理论不了解,对阿胶不了解。所以我们要进行中药现代化,进行阿胶的二次开发,要用国际上通用的语言对阿胶的组份、机理、功效作出表述。在企业内部,最大的障碍是公司地处偏僻,经济欠发达,不能很好地吸引足够的人才。老子说“内圣外王”,在人才培养上,我们应该“外王内圣”,除了从外部吸引人才外,要着手按照企业和市场的要求从内部培养企业急需的人才。我们有自己的人才培养中心,公司动用总经理特别奖20万元派人到北京参加MBA工商硕士培训班学习;花15万元派人到上海参加EMBA学习;同时派人参加其他研究生课程学习。人要进步,要保持生命的鲜活就得学习。在工作中学习,在学习中工作;工作是学习,学习也是工作。这也是我反复强调建立学习型组织的原因。学习型组织不是说给你贴个标签你就是,它体现在实际工作中。

我们将今年定为素质教育年,决定从基础工作抓起。学习不一定非得读一本书,比如当我与副总之间意见不一时,我就将他们喊过来,一起探讨,这也是学习。每周六的高中层培训会,有时是学习规定的教学课程,有时是请外面的专家来讲课。另外,我们还把在实践中做得不到位的工作拿出来作为案例,通过分析找出更好的方案。这些都是学习。

记者:您最佩服的企业家是谁?

章安:我最佩服张瑞敏。他坚持“名牌战略”,带领员工创造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奇迹。不仅如此,海尔的企业文化也是非常优秀的,如“敬业报国,追求卓越”的海尔精神、“迅速反应,马上行动”的海尔作风等。张瑞敏作为企业家的责任心、爱国心、创新精神以及经营企业的能力,都是国人的骄傲。

记者:您认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章安:我是个事业型的人,勤奋,能忍耐,目标清晰,有责任心,原则性强。工作认真,但方法简单。

记者:您怎样评价您的丈夫——董事长刘维志?

章安:老刘是个战略型的人,他为人比较宽厚,善良,小事能忍,大事把握比较准。

记者:夫妻两人在事业上都很强势时,一般来说其中一方要作出让步,牺牲自己的事业成就对方,以维护家庭的和谐,你们是怎么做的?

章安:理解万岁。他没有过多地要求我,我也没有过多地要求他。过去他工作太忙,我就照顾家;现在我忙了,家务都是老刘做。另外就是知足。老刘经常说,夫妻吵架要多想对方对你好的事,受委屈的事就不要去想。

记者:您对儿女有什么期待?

章安:老老实实做人,一生平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