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公司报道•东阿阿胶的品牌之路

佚名 2004/09/13 801 本站

访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维志、总经理章安

  记者 陈小平 通讯员 吴延华、张代云

  刘维志被称作中国胶王,在他的带领下,东阿阿胶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阿胶名牌。刘维志靠的是什么呢?

  靠标准,严格的质量标准是东阿阿胶的成功金钥匙。刘维志回答得很干脆。

  出来的金奖

  1980年全国医药行业国家质量奖评奖会在常州召开,十几家阿胶厂被各省推荐前来参评。当时鉴定人是中国药材公司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药师,他把各厂阿胶拿起来啪啪地拍,拍到东阿阿胶时,,碎了,碎块儿散落在第一排代表脚下,大家纷纷低头捡拾。而其他一些企业的胶却拍不碎,个别厂家的胶被弯得两头相接仍没断裂。

  这种胶绝对不行。老药师将其扔到一边。最后,老药师又拿起东阿阿胶闻闻点头说:这才是正品阿胶的味道。后来,又根据各省药检所提供的阿胶化验报告,综合评定:东阿阿胶获得国家质量奖金奖。

  去臭标准写进药典

  一块好的阿胶质硬而脆,表面光亮。摔到地下就断裂,断面如玻璃一样有光泽,有香味。年代越久越干,甚至自己炸开。刘维志惊叹:李时珍所说才是真正阿胶的标准!但历史上总结出来的阿胶特性,如何用现代化的检测手段来判别呢?东阿阿胶的总经理章安说:历史上总结的阿胶特性必须用量化指标来做标准,比如,优质阿胶不臭。经过30多小时提炼,最后成品阿胶为何在个别情况下依然还有臭味?当时攻破这一点很难,我们拿到北京化验,发现残存在成品阿胶中有臭味的东西叫吲哚。投料中驴皮没洗干净,或者有腐烂成份,在提炼过程中又没有提炼干净,最后残存在成品阿胶中,导致阿胶有臭味。

  为了探求吲哚含量在多少时人的鼻子闻不出来,章安进行了几百次的试验。最后得出,当每克阿胶吲哚含量降到0.2毫克以下,人的嗅觉闻不出来。这个指标1979年发现,遂做为公司的内控指标。后来每批阿胶都化验,只要吲哚超过标准,该批阿胶就必须退回车间再提炼。章安告诉记者:自从有了这个标准,我们再也听不到任何一个消费者说我们生产的阿胶有臭味。

  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为使消费者吃阿胶方便,我们在上海推行一种方法,在药店安放一个设施将阿胶粉碎,这个举措大受消费者欢迎。有的阿胶企业也如法炮制,结果他们的阿胶粉碎后有臭味,吓跑了消费者。这说明某些企业阿胶的这个指标到今天还没有控制好。刘维志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

  吲哚标准1990年由山东省药典会推荐到中国药检所,药检所又做了大量实验,最终将它吸收到《中国药典》里。

  生产工艺规程成国宝

  刘维志、章安大学毕业后,1970年被调到东阿阿胶厂。他们发现,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的生产状况却十分原始落后,都到了20世纪70年代还是在用大铁锅熬胶,冬天工人光着膀子用大铁铲搅翻驴皮,完全是手工作坊。他们开始思考如何才能改变现状并由此亲历了从传统熬胶向科学制胶整个过程。

  熬胶技能是靠代代相传的,东阿阿胶曾有五六个有着近30年熬胶经验的老胶工,其中3人制出的胶非常漂亮。而有1位老胶工,做出的胶却连徒弟都不服气。

  每个师傅操作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找最优秀的师傅,趁他们健在,记录下他们的操作过程,把理化指标搞出来,通过这种工艺的优化,做成一个个技术参数,通过计算机固定起来进行控制,这是东阿阿胶和其他制胶企业很大的差别。它实际上来自于老胶工丰富的实践经验,用这种标准来控制生产出的产品,一定可以达到黑如莹漆,光透如琥珀性状。把质量控制起来,无论谁操作都能达到一个统一的标准,在这上面我们下了很大功夫。刘维志、章安先从鉴定产品质量标准开始,使阿胶的质量大大提高。章安还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写成历史上第一部,也是全国至今惟一一部《阿胶生产工艺操作规程》和《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国家医药管理局以之为国宝,定为国家级保密工艺,不准再翻印。当时做了两套,一套上报给山东省医药管理局档案室,一套放在东阿阿胶股份公司。

  拒绝与日本合作

  没有标准不行,但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来实施标准也不行。在参观阿胶博物馆时,记者印象最深就是放在进门右边的蒸球化皮机,解说员自豪地说:这是我们董事长刘维志先生发明的。

  它同样来自于实践。传统化胶时间两天两夜,骨胶则要四天四夜,烧很多煤,很浪费能量。而且传统熬胶受季节限制,夏天不能熬,一般在当年10月到次年4月进行,工人站在锅台上,铁铲的把儿以膝盖为支点才能搅动锅中化胶,因水汽太多,烟雾弥漫,有工人失足掉进锅里两腿致残。所以,刘维志最初更多是从安全性方面考虑进行改造,但如何由手工改成机械化?刘维志去参观相关企业如青岛明胶厂,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初步设想就在他的脑海形成,回厂后他画出图纸。没有资金,刘维志买了8毫米厚的钢板,砸成球面,再焊接拼成一个完整的球。通过蒸汽加热。使处理过的皮进行充分溶化,再通过管道打到另一个车间进行熬制。蒸球化皮机费时4个多月,一次试验成功。原来化皮要48小时,在蒸球里6小时就够了。提高工作效率30倍,节约能源45%以上。这些创造发明都是由老的工艺过来的。对于外行来讲,其实则不然。

  1994年东阿阿胶已完成机械化改造过程,下一步就是实现微机管理。这时几位日本人找到山东省经贸委表示:听说东阿阿胶希望把生产方式变成电脑化操作,我们愿意与之合作,并无偿提供技术和设备。开始刘维志很高兴,但仔细一想,如果和日本方面合作,他们就得把章安花几年心血搞成的有关工艺参数都告诉对方,这就等于把阿胶的工艺泄密了。

  于是刘维志立即与山东省经贸委有关部门联系,问日本人是不是索要制胶的工艺参数,省经贸委的同志猛醒,断然拒绝了与日方的合作。没有日本人我们也要用微机控制,刚强的章安开始自己探索微机管理之路,1998年东阿阿胶终于完成重点工序的计算机区别,但为了保证驴皮质量的纯正,东阿阿胶一直坚持收整张驴皮。制作中还采取了远红外线烘干先进技术。

  DNA鉴别驴皮真伪

  记者参观东阿阿胶的原料库看到,在这里驴皮全部都是整张收购的。从视觉上,驴皮与马皮、牛皮有很大的区别,与东阿合作的驴皮供应商,有的长达十几、二十几年,他们对东阿阿胶的质量标准都非常清楚,采购时自己就先把关。到东阿后再由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全部挑选,装卸工也都经过多次培训,对驴皮的特征很熟悉。仅凭肉眼还不够,东阿阿胶还有专门的质检人员对驴皮进行抽样化验。

  现在我们用DNA可以鉴别出驴皮的真伪,这种检测方法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中国动物药第一个指纹图谱,就是用DNA的指纹图谱来鉴别驴皮。章安说:我们的质量标准和跟踪服务都在不断变化,但不变的是我们的原料把关不变,质量把关不变,在这方面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都没有灵活松动性。

东阿阿胶

  2004年,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第六次入围中国最具发展力的上市公司50东阿牌在阿胶制品中唯一入围世界品牌实验室等国际权威机构评定的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东阿阿胶凭的是什么?她的成功与质量管理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联系?我们走近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阿阿胶)董事长刘维志和总经理章安,他们向记者讲述了几个关于质量与发展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