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中药业三大领域的整合迫在眉睫

佚名 2002/10/29 1284 本站

嘉宾:

杨明(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

曾永江(迪康产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记者:四川素称中药之库中医之乡。中药业是我省的传统优势产业,它集一二三产业为一体,被省委、省政府列为支柱产业理所当然。

杨明:无川不成方,四川的中药资源无与伦比。4500多种中药材,约占全国中药材品种的75%,总蕴藏量占全国的110;川芎、附子、黄连、续断、川贝等共计30余种川产地道药材,更是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尤为难得的是,四川有较完整的中药产业链———中药农业,中药材种植面积50万亩,示范基地20多个,产量8万吨;中药工业,地奥、恩威、康弘、迪康等一批骨干制药企业,扛起产业化大旗;中药商业,以药品供应、储藏、运输、出口贸易等为主要内容的流通企业,触角遍布城乡;中药知识经济产业,大学、专业科研院所、企业技术开发中心,厚积待发。

曾永江:中药产业是个综合性大产业,一二三产业互动、城乡经济相融在这里体现得尤为明显。以迪康为例,依托丰厚的自然资源,我们坚持走中药产业化之路,仅10年时间,就成长为年销售收入过3亿元的行业重点优势企业。可以说,没有第一产业的有力支撑,就没有迪康的今天。而企业的发展,反过来也带动了第一产业的加速壮大。公司建立了多个中药材种植、栽培生产基地,如成都周边5000亩川芎、黄芪,万州的1000亩荷泽、药用柑桔,下一步将在三台县建2000亩麦冬。通过与农户签订单或租赁等形式,迪康已带动6000多农户种植药材,人均增收600元左右。

记者:纵比,我省中药产业业绩骄人,从1990年至1999年,中药工业产值年均增幅达61%,在全国的位次从22位跃居第1位,中药产值占医药工业半壁河山。横比,却显后劲不足,看国内,南有广东,北有吉林,品牌战略一路畅通,川老大地位摇摇欲坠;观国外,日本独霸天下,韩国急速跟进,占据97%的国际市场份额,川老大黯然退居原料出口地。四川中药产业的病灶何在?

杨明:让我们以中医的望、闻、问、切法,从为我省中药产业探病。先看”———中药农业:资源优势尚未真正形成经济优势,缺乏系统的中药材质量标准、统一的技术规范,质量不稳定严重影响市场开拓和下游产业的发展。再看”———中药工业:整体水平低,技术创新能力弱,管理不规范,大部分还处于高消耗、低效益状态,全行业按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组织生产的不足5%,2001年销售收入过5亿元的仅地奥1户,单品种销售额上亿元的产品仅10个。后看”———中药商业:四川医药流通企业数量多,规模小,效益差,通过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的仅省医药公司1家。而作为中药产业发展的”———中药知识经济产业,往往单兵作战,未形成强强联合,科研与产业的关联不够,短平快项目多,但高水平的大作品少。一言蔽之,四川中药产业的病症表现为:虚火较旺,中气不足,中焦瘀阻。

记者:一处不适,周身不爽,何况产业链的每个节点并非都完全健康。药方怎么开?

杨明:很简单,对症下药———清虚火,壮神气,强筋骨。首先为第一产业抓药,没有中药农业的现代化,就不可能有中药的现代化。作为整个产业的基础所在,中药材种植必须向布局区域化、生产规范化、产品无公害化、经营产业化方向发展。我个人认为,药监部门应尽快出台有关措施,规定GMP中成药加工企业必须使用GAP(中药材规范化种植)基地的药材,并由药监、农业、中医管理等部门共同对GAP生产基地进行认定和授牌;引导鼓励有实力的加工企业建立稳定的GAP原料基地。但随天保工程、退耕还林的开展,一些地区出现盲目种植中药材的倾向,导致中药材资源开发利用混乱。此必去。

曾永江:作为整个产业的核心,中药工业的壮神气,强筋骨更为重要。从何来?我认为,来自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全世界植物药和天然药物产品年销售额120亿美元,而我国仅6亿美元。日本以我国中成药六神丸配方加工制成的救心丹一个品种,年销售额就高达1亿美元。面对洋中药的攻城掠地,我们之所以气短,主要原因在于缺乏安全性、质量和功效方面完整而科学的数据,缺乏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附加值产品。痛定思痛,近三年来迪康每年都要投入3000多万元用于新药开发,现正研发的有国家一类新药2个、二类6个、三类20多个,仅参麦粉针一个产品,开发成功的话,年销售收入就将在3亿元以上。

杨明:三大领域的整合也迫在眉睫,即:强筋健骨———加快中药企业的资产重组,形成参与国际竞争的大集团、大公司;行气活血———加快医药商业的重组,建立现代医药物流和医药电子商务;气阴双补———加快科研力量的联合,增大科技投入,为产业发展储备后劲。记者:中药产业环环相扣,只有每个环节去、补、强筋骨,整个产业链才会舞动、壮大,支柱才能真正立起来。

(四川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