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刘维志:我和阿胶的半个世纪(一)

佚名 2002/12/23 1582 本站
编自 《财智人物》

喜欢电视剧《大宅门》的观众一定对片中白景琪在济南府开阿胶店的故事非常熟悉。山东确实是出阿胶的地方,全国首家阿胶博物馆就是诞生在那里。

  不过今天,我们故事的主人公,他的个性比白景琪更强烈,他的故事比白景琪更精彩,他与阿胶的命运比白景琪的更深刻,他就是山东东阿阿胶集团董事长刘维志。

  2002年10月30日,是全国首家阿胶博物馆在山东东阿阿胶集团落成的日子,当我们驱车进入东阿县县城时,到处可见有关阿胶的宣传标语,让你仿佛一下子进入了阿胶的王国。 阿胶,至今已有二○○○多年的历史,历朝历代,她都是女人补血首选的中药材,名医陶弘景的“阿胶出东阿,故名阿胶”,更是对阿胶辉煌历史上最典范的注释。在中国科技博物馆内,阿胶和云南白药是唯一被收藏的中药品种。在今天刚刚落成的家阿胶博物馆内,收藏着中国历代医书、名医对阿胶论述的书籍,明清两朝及民国时期阿胶制作的工艺和器具,展示了现代阿胶的形成过程和科技创新。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深深凝聚着刘维志,这个外乡人对阿胶一生的感情。

  刘维志,1941年出生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1968年,27岁的刘维志大学毕业来到东阿县,先是在原种场劳动了2年,后来因为技术出色,被调到阿胶厂当电工。 今年,恰好是阿胶厂建厂50周年。 是刘维志到阿胶厂的第32个年头。回忆当年的创业之路, 刘维志感慨万千。

  刘维志:那个时候东阿县和阿胶厂是什么样子?连一个路灯都没有,一条油漆马路都没有,到了阿胶厂第三年我的宿舍才有电灯泡,晚上看书都是油灯,一刮风,满天灰尘遮日,看不见天,很昏暗,早上上班,中午回来桌上床上都是土,解放前青岛就是比较发达的城市,很多人冬天用炉子取暖,你想想到这里来,3年还没有路灯,马路,这个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是60年代年轻人的生活态度,刘维志说他至今都没有改变这种态度。不过当时阿胶厂的条件实在比原种场好不了多少。

  刘维志:我记得16口大铁锅,后面点着炭,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确实如此,蒸汽弥漫,臭气熏天,伸手不见5指,这么近的距离,你就是看不见,冬天到处都漏风,蒸汽凝成雾,当时老工人很辛苦,在大铁锅里面搅驴皮,搅不动就站在锅台上,上面有一些胶液很滑,有时候不小心,腿就掉到锅里,好几个工人,腿全烧下皮了,那个时候条件是很艰苦的。皮泡到水里,冬天一晚上很厚的冰,第二天怎样取出来呢?需要大铁锤,弄了个窟窿才能把皮拉出来,那个天,那个手要冻坏的,很多工人切胶,不小心,把手都切掉了,就是这么一个落后的状态,对我的冲击太大。

  人们对阿胶的滋补功效耳熟能详,却并不知道阿胶的制作过程就是一部血泪史,制作阿胶的最佳原料是活毛驴的皮,也就是说,为了制作更好的阿胶,往往要把毛驴活活打死,之后工人们就把皮剥下来,再经过洗皮,煮皮,浓缩,切胶等近10个复杂的工序。劳动力大,危险性高。当时的东阿阿胶厂在规模上已经领先其他的阿胶厂,可实际上,却也不过是一家手工作坊。 年轻好学的刘维志有感于当时工人的艰苦生活, 使他产生了技术革新的念头。

  刘维志:当时的水塔,我们没有钱,盖的比较矮一些,工人就不用自己挑水了,这样自来水管子就可以直接接到锅里,但工人常常忘记关水龙头,水老溢出来,我想弄一个自动的东西,这个东西不象现在,还没有电子元件,什么都是自己设计,弄一个浮桶,水往上,它也上升, 就把水关死了,一个机械装置,这样说很简单,但每个小零件都要我去找,我去做。我把他安装起来,如果你上过学,你会觉得很简单,可在工人眼里,简直是神了。

  刘维志从工人们的笑声中得到了动力,他开始不满足于这些简单的技术革新,1974年之前,阿胶厂驴皮化皮的时间不少于48小时,用的煤炭更是不计其数。刘维志跑遍全国大大小小几十个相关行业的企业。希望研制一种既节约能源又能提高效率的方法,正当他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厂里时,现实的问题却摆在了面前。刘维志:我给他算算,最多15000元,他(厂长)说那不行,那个时候很难,没有那么多钱,那就只有自己买钢板自己来造。让机械厂焊接出来最好,因为穷,连球(蒸球,采用的是高压锅的原理)也要自己作,我带着8毫米的钢板,烧着水,因为是夏天,能有几个帮手,冬天大家都要熬胶。

  纵观阿胶集团的发展过程就是一部技术革新的历史,刘维志不仅让阿胶厂用上了电,有了自动的洗皮机,切胶机,他研制成功的蒸汽化皮机,把功效提快到6个小时。 是阿胶厂由过去传统手工作坊式迈向机械化到今天自动化的一个显著标志。不过厂里的日子好过了,刘维志的日子却难过起来。

  刘维志:有一次我在我们县电影院看电影,那时候是<地道战>,地雷爆炸,一炸之后,我的脑子就是嗡嗡嗡,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当时马上跑出来,找到我的自行车,骑上车就往厂子里赶,到车间门口一看,蒸球还在转,这才放心,晚上睡觉,突然一下子醒过来,怕蒸球爆炸把工人炸死,好多次都是这样。

  阿胶作为一种基础性中药材,却对自然环境有特定的要求,春季和夏季因为气候炎热,导致阿胶液体不能凝固,所以一年当中,只有秋季和冬季够生产,是属于典型的半年生产半年闲的状态,这个规则几千年来都没有改过。 1985年开始担任厂长的刘维志,决定向历史挑战,铤而走险,下一盘与众不同的棋。

  刘维志:都到了80年代,还是属于半年生产半年闲的状态,任何人听了都会特别奇怪,哪有这样的工厂,什么是晾胶的最好时间,什么是切胶的最好条件,我们都不能随便确定,上错了设备,我也承担不起,章安也承担不起,后来我们用了3年时间,作研究 ,拿数据,其实1年就够了。最后实现全年生产,创造带有空调的环境,一下子就成功了,产量连年翻,我们那个老厂长奇怪,怎么赚这么多钱呢!(大笑)这样使这个企业和其他搞阿胶的企业一下子拉开了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