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刘维志:我和阿胶的半个世纪(二)

佚名 2002/12/23 845 本站
很多人在背后说刘维志数典忘祖,但他一点都不在乎。之后不久,东阿阿胶集团就实现了成为行业龙头老大的梦想。不过阿胶除了对环境的敏感度特别大之外,和水的关系也很密切。于是的刘维志又做了一件当时令行业震惊的举措,他研究了全国6家代表性阿胶企业的水质,写出了至今没有人敢置疑的论文<阿胶与水质>。这也被他认为是人生最辉煌,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不过取水可没有写论文来的容易。

  刘维志:那个时候如果你说要搞研究水对阿胶的作用,是没有人会让你弄的,当时我们两个人,一个假装和别人谈业务,另外一个就用瓶子在接水,然后马上装上盖子偷出来,当时我们去阿城偷水,我去的时候人家教我说是地质队的,可后来我的纸是阿胶厂的,他们就让我们去见他们的厂长,我说我们先到的阿胶厂,没有纸,让他们拿的,再来这里没有什么不对,他觉得也是,我一下子跳上吉普车就跑,从杭州回来,没有座位,累的躺在硬卧底下,连夜赶回来,夏天,脚都臭哄哄的,睡的也很香。

  为了阿胶事业,刘维志没有怨言,不过有得必有失,有一个遗憾,他说一生都不会忘记。1989年,为了推销阿胶产品,他放下病危的父亲,到7个城市去开会。

  刘维志:那时候,父亲已经痴呆了,厂里推销的任务又非常重,最后定好从第一站石家庄到牡丹江,7个城市,哪一天开什么会见什么人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要严格按照规定的作。第一天出来,我就发生车祸,我满脸是血,不过没有受重伤,就是包着绷带开会。其实我父亲是最后我开会那天的凌晨去世的,这天上午10点我开完会,12:30的火车,我哥哥送我,告诉我,父亲已经去世了,才告诉我,这个时候你体会不到,那个时候才后悔莫及,无可挽回,非常伤心,趴在卧铺上就哭了起来,控制不住,不知道欠了多少帐。

  进入90年代后 ,阿胶厂的生产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刘维志却居安思危。他认为企业产品档次不够高,种类不够多。打小就梦想成为一名物理学家的刘维志,大学期间曾经自学过<生物遗传学>,至今让他记忆格外深刻。由于这个原因,在1996年,东阿阿胶集团成功上市之后,他果断的把所有筹集的资金用在了投资生物药品EPO上面。因此做人稳重内敛的刘维志还作了一件和他性格很不相符的事。

  刘维志:当时购买的是沈阳科学院的技术,当时一共要转让费1500万,第一次必须打到680万,钱必须在二天下午下班之前打到。好几家到沈阳抢,1995年我们资金非常紧张,30万元以上我就必须通过市里银行行长签字,我只好直接闯到专员的办公室,到最后 不到一个小时,我们的人就坐着飞机上沈阳去了。

  郑教授:我觉得他们是作科研一样在作企业,上了EPO之后,使阿胶集团整个上了一个档次,成为一个高科技企业,这个项目培养的一部分人以后再回过头来促进中药的现代化,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认为他是一个有远见的企业家。

  说起这次抢购成功,刘维志还是津津乐道,对于认准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可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情,刘维志的态度更坚决。

  刘维志:一些张扬的事情,说的很大的事情,我是很少相信的,我必须对他了解,特别是真实,股市牛市的时候,让我出点资金,赚个上亿肯定没有问题,我说第一我不能这么作,这是违规的,你这么作,你赚钱了,你套现了一大批人,这些消费者对我们印象非常好,董事会也很信任,你这样作每个人都骂你,还有我们绝不走这样的路,就是靠几个亿营造广告效应,我敢断定,这样的促销方法,在3到5年是有效的,之后是非常危险的。

  对于很多注重眼前利益的人来说,刘维志这样的思想无疑是太保守,甚至是太落后了,不过就是他这样扎扎实实的工作生活态度,让东阿阿胶集团数十年来稳步发展,可凡事都有两面,刘维志也看的很清楚。

  刘维志:我们的企业是稳重有余魄力不足,我们这个阿胶厂放到广东人手里,早就做到20个亿了,为什么十几年前讲过的话十年还学不会吗?我觉得还是和企业风格有关系。我们不愿意在我们都不认为是一个能够产生爆炸性效益的产品上作这样的事情,让他爆炸性增长,这样是很不正常的。

  稳扎稳打,刘维志欣赏这样的做事风格,打破沙锅问到底也是他的特色。这些性格特点让他在研发在管理上都得心应手,可是面对大肆的包装侵略,他还是束手无策。

  刘维志:很多厂家都没有办法,我们作的广告都带动了他们,原来好多年前商标认证,包装不认证,我们很多次改包装,其他厂家大同小异来学,消费者不会那么认真去看的。这次中央台曝光的事情,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有问题,打开电脑都是骂的很难听,我们再写信解释,最后通过上市公司公告,他们才区分开来山东还有另外一家阿胶企业。

  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中国的企业不仅面临国内的竞争对手,国外的企业也在虎视眈眈,要和中国企业争夺市场。作为中国文化组成部分的中药,他的销售还仅仅停留在本国。至今,美国FDA还没有接受一种中国的中药产品。于是对于阿胶的二次开发,就被刘维志提到日程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