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刘维志:我和阿胶的半个世纪(三)

佚名 2002/12/23 1232 本站
刘维志:你受的教育连中国人自己也在问什么是阴阳五形,什么是气血两虚,自己都听不懂,最后你的消费者不是洋人不消费就是你的孩子长大之后也不服用了。现在用是你的奶奶妈妈告诉你,但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用,到时候在中国的土地上也要消失了,你必须服从世界的主流,整个世界起码在医药界用什么语言,用什么理论,现在没有办法,就是用现代的医学科学的语言,你要溶入这种语言,对不起,把你的古老的语言变成这种语言告诉我,这个试验你必须重新作试验,重新作临床,重新解读他,这就是阿胶的二次开发。

  刘维志认为,任何中药企业,要走向国际舞台,都必须走这条中药现代化的道路,谁走在前面,谁就是这场战役的胜利者。

  当天晚上,我们敲开了刘维志家的门,出来迎接我们的刘维志还没顾得上挽好袖口,原来自从妻子当了总经理之后,刘维志每天下班,都会按时回家给妻子做饭,不过当天因为我们的到来,妻子章安不好意思再让他当厨师。人们都说,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但刘维志的妻子章安却巾帼不让须眉,他始终和刘维志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以前, 刘维志是企业的技术骨干, 章安是质量监督的能手,现在, 刘维志是企业的董事长, 章安是总经理。

  刘维志:干这个事业的人这么少,特别是对这个产品这么熟悉的,在事业上我离不开她,她也离不开我,我们俩都希望对方在事业上付出更多的精力,这是肯定的。一开始谁也顾不上谁,孩子也顾不上。 从入厂开始,就教几十个员工作机械,直到机械制图原理,天天讲,那时候觉得很有意思,白天上班,晚上上课,实际上完全是多余的劳动,但总比留在家里玩强。

  章安:老刘他是忙他的事业,他的创业也是非常艰难的,我生小孩子的时候,光生的时候看见他,以后全见不到了,一直到出院也是别人去接的我,我作手术,阑尾炎,连我去医院也是别人去送的,作完后他带着孩子看了我一次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出院的时候也是家里什么人都没有,我自己把孩子接回来,那时候还没有拆线呢,开始自己上班自己代孩子自己做饭,那时候非常怨恨,怨气非常大,当时掉了不少的眼泪。

  刘维志:领导班子开大会,实际上就是我们俩辩论,我估计一直从35岁辩论到55岁。两个人争论起来,一个星期不说话,都是个性比较强的人, 我还比他软一点,每次都是我看他有点想说话的要求,就先说句话,又开始研究工作,但到了办公室就都一样了,你是工作人员,我也是工作人员,不计较这个事。

  章安:我们俩虽然是夫妻,在工作上就是工作,不把夫妻的感情参杂在里面,在问题讨论上都是以工作为主,对工作有不同意见,个人发表不同的意见。

  吴延华(阿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行政部部长):类似于这样协调的事情,有些问题通过调查,通过论证,听取专家的意见,第二就是集体研究决定,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从事业出发,从现代企业制度这个观点上来考虑问题。

  刘维志说全国象他们俩这样在一个厂里干一辈子的夫妻实在不多,而且他们两人之间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至今每个刚到阿胶集团的员工都会听老员工说起。刘维志:那时候(70年代)我们作黄明胶,水分要求是15,好像就是比15多出来一点,药材站打电话来,说广州脱销了,我想这个没有太大的关系,运输过程中也会挥发一些,章安管质量,超出一点也不行。

  章安:我就把大门锁住,拿了钥匙走了,老刘让我开门我不开,他就拿斧头把门砸了,

  刘维志:那时候只有传达室有电话,他就打电话给药材站,说那批货不合格,厂家知道我们在家吵这件事情,也没有要,拉着车又回来了。

  章安:质量就是企业的生命,咱们都是这么讲,但真正能够理解并能够推进也需要一个过程,一个领导人没有质量意识,那企业发展怎么办?   企业管理部经理:这个给我们全厂职工敲响了警钟,领导都起了表率作用,使员工进一步重视质量的重要性,使员工把质量当做企业的生命来对待。

  此后,刘维志自然再也没有作过这样的事情,不过章安的这种认真,在刘维志成为一名优秀企业家的道路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刘维志:现在有一个非常深厚的对对方健康的担心,爱情当然很差,顾不上这些事情,都是整天的,我觉得已经很长事件吧,可能是事业造成的,两个人都是忙工作,但从来没有因为,在家吵从来都是吵工作,我就回忆不起来是因为谁钱花多了,谁钱没有交给谁,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到现在谁都不知道谁出去之后干什么了,打电话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单位的两个工作人员。

  章安:家庭的事情基本上在我们生活内容里很少,对吃上没有追求,对穿上没有追求,对玩上没有追求,孩子教育都认为要好好管,就是拿不出时间。 实际上象我这样对他关心少,对家庭关心少,对孩子照顾少,他从来没有嫌我什么。 有时候我听了都很内疚,有一次他在办公室饿的直打哆嗦,后来赶紧让他的秘书去找馒头来,说实话,我们到这个年纪,更感觉到是一个伴的感觉了。

  刘维志:我现在非常可怜他,他付出的太多了,他也太认真了,事无巨细,非要达到他理想的境界才行,我说你作这么多,管大的就行了,小的不用管,他说不行,所以这样他就特别辛苦,她回家后我说你最好什么事情都不要作,我什么都是好好的,让我作,现在你知道吗,我回家擦地不觉得辛苦,还故意把动作做幅度大一点,这样擦那样擦,如果你连这个都不作了,你还有什么运动。

  浙江大学郑教授:阿胶就象是他们的孩子一样,甚至比孩子还上心,不是为了两个钱,而是把他当事业作,我认为这是他们俩有今天的关键。

  可以说, 东阿阿胶集团的兴盛,刘维志和章安功不可没。他们为了事业曾经互相埋怨过,争吵过,但32年的奋斗之路,让他们迎来了秋天的收获。 32年,在阿胶的历史长河里不过是一瞬间,可是,刘维志用另外一种方式,建造阿胶博物馆,来延续了他一生对阿胶的感情和奉献,他坚信,一个企业最高境界的经营就是一种文化的经营。可是,面对时下众多保健品的冲击下, 已经61岁的刘维志是否还能使东阿阿胶集团始终独占鳌头,还需要时间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