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东阿阿胶刘维志:不以财富论英雄

佚名 2003/09/17 446 本站

香港华润近日实际控制东阿阿胶,对于控制权的转让和财富的"不合理"分配,东阿阿胶集团董事长刘维志笑谈四个为什么
  对于62岁的刘维志来说,没有什么能打动他,除了这个企业的前途。9月9日下午,刘维志在跟记者交谈的90分钟里,用大部分篇幅解释了外界的疑惑:创造了亿万企业财产,但没有一分钱属于自己,最后控制权又被转让,如何能接受?刘维志说,"与华润合作也是我个人的心愿,企业有一个好的前程,我退了也安心了。"
  东阿阿胶的第一次飞跃是应用刘维志主持研制的"蒸球化皮、蒸汽熬胶"技术,这个技术使阿胶行业的生产效率提高了30倍。刘维志和他的妻子章安从大学毕业就一直在东阿阿胶工作,从工人干起,一步步干到董事长和总经理,不夸张地说,他们是东阿阿胶的缔造者。
  目前,刘维志任董事长的阿胶集团资产为100%国有,上市公司有29.62%的国家股份,剩余全部为流通股,包括刘维志在内的所有经营层和职工都没有股份。
  (一)为什么出让控制权
  刘维志说,"我提了两点建议:一是不要通过上市公司操作;二是国有股不要卖。"
  《财富时报》:我们都知道东阿阿胶是一个效益非常好的企业,在当地是"摇钱树",在同行业是领头羊,为什么不继续自己发展?
  刘维志:这件事也是由多方面因素共同促成的。一是政策上,去年山东省到香港招商,推介山东的优质国有企业,东阿阿胶集团也在"靓女先嫁"之列。更重要的是引进大的财团与企业发展的战略规划一致。我们都知道在阿胶行业我们优势比较明显,但作为传统中药,阿胶的功能太多,反而使它的定位比较模糊,最后我们定位为女性补血用品。但补血市场很大,我们的竞争对手很多,也很强大,我们提出要打造亚洲第一补血品牌,仅靠自己的力量就遇到了一些瓶颈:一是人才;二是地域;三是国际化门槛。而目前的补血市场风起云涌,各种产品都在进来,如果拖下去,东阿阿胶在这个行业内的份额就会被挤压,所以时不我待。
  《财富时报》:我们注意到,此次的引进外资在形式上不是卖掉国有股,而是让外资用增资的方式通过集团间接对核心资产进行控制,这么做是处于什么考虑?
  刘维志:上市公司国有股的处置由聊城市说了算,但市政府很尊重我的意见,当时我提了两个建议:一是,考虑到手续复杂,最好不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操作;二是,不要简单卖掉,要让对方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控股。聊城市也考虑,这样一个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一下卖了大家能不能接受?考虑到"小集团、大公司"的现状,就设计了由外方和集团共同设立一个新的合资公司的方案。通过增资形式使企业有了一个高的起点,卖掉的话,5块钱的资产人家掏3块就控股,现在他必须再掏6块才能控股,总资产就增加了一倍多。这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当时与我们接触的国际投资巨头的执行董事知道了我们的方案后说,我凭什么多付出一倍的代价来控股?这家国外大公司就退出了,后来他们衡量后又再次与我们联系。也就是说,这个方案为企业争取了更多的利益。
  (二)为什么是华润
  刘维志说,"华润老总宁高宁来聊城考察后留下四个字:志在必得。先后有18家企业与我们接触,最后香港华润脱颍而出主要是因为理念与我们一致。"
  《财富时报》:这次与华润的签约是在9月2号的香港招商会上,在此之前你们一定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谈判,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一决策的过程。
  刘维志:从去年香港招商后,就不断有企业与我们接触,一年零四个月先后共有18家。这其中有国际知名财团,也有国内民资巨头。最后我们选定了华润等三家实力都很强的企业作为候选。华润的胜出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华润实力雄厚,总资产689亿港元,位列香港四大红筹之一,经营稳健;并且其发掘传统中药、打造民族品牌的理念与我们是一致的。"华润系"有一个中药版块,现在它已经是一家国家著名的中药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所以这也是它的一个战略规划。华润老总宁高宁来聊城考察后留下四个字:势在必得。
  《财富时报》:选择香港公司也与你们开拓海外市场有关系吧。
  刘维志: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们的产品出口有四五十年了,可出口额一直没有明显增长,我们也没有派过一个人到海外去开拓市场,完全靠广交会,定多少发多少,所以开拓海外市场是我们的一个弱项,我们要打造亚洲第一补血品牌就要找一个有强大海外网络的企业。另外,国际上的驴皮资源是很丰富的,只是缺乏一个渠道,这个也需要一个网络。华润业务遍及内地、港澳、北美、东南亚,并有连锁超市和中成药连锁店,这个优势非常明显。
  (三)为什么自己不买
  刘维志说,"东阿阿胶集团也曾搞过经营层持股方案,但报上去"没有回音"。有人认为,此次引入华润是东胶经营层持股的良机,但我们没有参与。"
  《财富时报》:此次出让控制权,外界的感觉是企业获得了大发展的契机,大股东资产自然也有了增值的可能,但好像只有经营层没有受益,并且原来实际的控制人是经营层,但现在也出让了。
  刘维志:我明白你说的意思,外界也有这样的看法。目前国有企业经营层持股甚至控股都很普遍,聊城当地也有企业已经实施,我们也曾搞过一个这样的方案,但报上去没有回音。我想,市里面可能考虑到东阿阿胶不是一个普通企业,阿胶是民族遗产,"东阿"牌阿胶是知名品牌,市政府首先要考虑怎么让东阿阿胶发扬光大,使"东阿"牌阿胶成为一个世界品牌。另一方面,经营层持股尽管能够解决激励问题,但不能解决开拓海外市场的问题,如果有一个合作伙伴能帮你用2年的时间干成10年的事,聊城市肯定会选择这样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搞经营层持股。
  从我个人来讲,不少人也在说,你们夫妻两个在这里奋斗了30多年,企业从你们手下成长起来,应该怎样怎样,但是我认为,阿胶的确不同于一般行业,尽管我们在它处于低谷的时候进来,把它发扬光大了,但不能说是我们使它成长起来的,它背后有2000多年的历史积淀,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所以我想我们尽管有贡献,但我从来没想过要拥有这个企业。
  所以,我最担心的是企业能不能持续得发展。我干了30多年,如果退休以后企业出现滑坡,我就觉得这一辈子白干了。
  《财富时报》:如果成为民营企业,就不能持续发展吗?
  刘维志:民营企业在激励上是有优势的,但我们这几年出现了一些发展的瓶颈,主要是人才。尽管这几年我们也要了一些大学生,但由于东阿阿胶集团地处偏远的小县城,所以吸引人才成为一个问题,尤其是国际化的人才。现在是快鱼吃慢鱼,我们用了30多年的时间发展到今天,但目前的环境绝不允许你再用这么长的时间国际化,所以国际人才必须通过非常规手段获得。我们自己的水平我们了解,所以,如果将来企业不行,即使你拥有了企业也没用。我常举一个例子,把企业比做一张饼,开始是用面做的,经营不好可能就成了玉米面的,甚至最后就成了糠做的,所以拥有一张饼并不一定比不拥有更好,要看它的实质。
  (四)有没有遗憾
  刘维志说,"比起以前的许多贡献更大的人,我没有遗憾。物质激励适用于绝大部分人,但也有例外。我常说,不以财富论英雄。"
  《财富时报》:外界对许多山东的企业家都很佩服,他们可以说是"无私奉献"的典范,创造了亿万财产,自己没有得到多少,您也是其中一位,不知道您有没有遗憾。
  刘维志:许多人问过这个问题,我说没有遗憾。要说物质利益,我觉得也并不少。从1998年我们开始采用年薪制,我每年也有二三十万,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常以我的大哥为例,他是解放前的党员,后来到东北当了一个大型企业的厂长、书记,应该说贡献巨大,退下来后现在不过一个月2000多块钱。这是不同的历史阶段,将来企业家可能会得到的更多,但我觉得我能够赶上现在的待遇已经很满足了。我常说,不以财富论英雄。
  《财富时报》:我相信您说的都是心里话,但您的部下能理解吗。
  刘维志:说老实话,他们可能有一些遗憾,但我跟他们讲两个道理。一是,这么多年来我们靠勤奋、靠奉献把企业做成这样,我们成功了,我们也得到了可观的经济回报。但现在形势变了,再仅仅靠勤奋和奉献不行了。为什么?水平问题。我们自己什么层次和水平我们自己要有自知之明,所以我说,即使企业交给咱们,我们也不一定能干好。二是,现在找一个高的发展平台,对自己也是一个依靠。另外,国有股并没有卖,他们还年轻,将来不是没有机会。
  《财富时报》:像您这样的企业家在山东特别多,是不是有一定的必然性?
  刘维志:这一次到香港去,华润的朋友还说,山东的企业家让人佩服,有一种可贵的奉献精神。我觉得山东的企业家大概是受儒家文化影响较大。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年轻时受到的教育和家庭影响比较大。我的祖父和外祖父都是当地乃至山东的历史名人,可以说我受到这种家学渊源的影响较大,心态比较平和。
  对自己的反思 和个人的未来
  刘维志说,"我可以再干几年,聊城市已经奖励了我一套青岛的住房,将来可以回到出生地青岛,在海边上度过晚年。企业制定制度要尊重人性,我不主张大家向我学习。"
  《财富时报》:华润入主以后对企业人事安排和发展战略目前有没有规划?
  刘维志:目前还没有,但我想人事上不会有大的变动,也没理由有大的变动。对方可能会派一个董事长,可能还要让我干几年。企业发展方面我不担心,我想华润可能会把东阿阿胶当作是它在内地整合医药产业的旗舰,将来还会搞研究院。另外,目前集团还有一些其他产业,比如还有中药厂、大豆蛋白厂、啤酒厂,都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财富时报》:听说聊城市政府已经给您做了期权计划,等到您退了就可以兑现了。
  刘维志:市政府对我一直很好。他们还奖励我一套青岛的住房,我出生在青岛,老了再回去,将来可以在海边度过晚年。
  《财富时报》:我想像您这样有奉献精神的企业家会越来越少,您对您这样一批企业家有没有过反思。
  刘维志:我记得以前有过关于"人本善、人本恶"的讨论,我是很感兴趣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个人的所得,个人的利益是很重要的。但是,不管哪个历史阶段总是有一大批人要做出奉献和付出,与这样的人比,我很平凡,我佩服并真诚地仿效学习他们。改革开放和东阿阿胶这个国药瑰宝成就了我,已经给了我很多,我已经很知足,报答他才是我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