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一切为了东阿阿胶(摘自《商界名家》)

佚名 2005/04/08 367 本站

——东阿阿胶总经理章安诉说东阿阿胶易主隐情

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拥有这个企业

1952年东阿阿胶厂成立,阿胶生产实现了从农民作坊到工业化的转变。毕业于莱阳农学院的我于1970年被调入阿胶厂,刚进厂时厂里还没有电,用水还是推水车。到1980年,阿胶厂一年也才只生产5万公斤阿胶,由山东省药材公司全部调拨去,就是县长批条子来,也只能卖两斤。

一直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改革开放春风首先解放了人们的思想,思想活了,手脚放开了,对传统工艺精华不是死守,僵化式地继承,而是不断完善发展、创新,嫁接,融入现代技术、现代管理的新内容,生产经营也不再是上级政府给你多少原料,让你生产什么产品就生产什么产品,让生产多少就生产多少,而是按市场需求组织生产,根据消费者的需要生产和开发新产品。阿胶,作为国粹瑰宝,一旦进入市场,生命力、发展力比在“死水一潭”般的计划经济体制里不知强多少倍。但与此同时,市场打开后大大小小的阿胶厂都纷纷快马加鞭,分食当时还是很小的蛋糕,稍不小心就会被淘汰。事实也是如此,上世纪80年代,全国有100多家阿胶厂,而今天仅仅剩下不到10家,东阿阿胶一枝独秀,占了国内市场75%以上的份额,出口量为全国的95%以上。“东阿”牌阿胶也三次获得国家金牌、“长城”国际金奖,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国驰名商标。

上世纪70年代我们做黄明胶,水分要求是15,我们做出的好像就是比15多出一点。药材站打电话来,说广州脱销了,老刘想这个没有太大的关系,运输过程中也会挥发一些,那时我管质量,超出一点也不行。我就把大门锁住,拿了钥匙走了,老刘让我开门我不开,他就拿斧头把门砸了,厂家知道我们在家吵这件事情,也没有要货,拉着车又回去了。

1985年,我们又进行了阿胶常年生产改造。在此之前,阿胶生产都是半年生产半年闲,一到夏秋时节,温度高,鲜胶不易凝固,雨水连绵的天气,切出胶块后又不能晾干,我和老刘又研究出一整套人工控制、恒温、恒湿切晾胶工艺设备装置,质量的提升,设备利用率的提高,生产周期缩短不必说,单从产量规模上讲,我们和其它阿胶厂家的差距就拉开了。此后,我们又实施了阿胶机械化生产改造等多项改造项目,创造了蒸球化皮,“微机控制化皮”,离心分离杂质胶液、微波干燥晾胶等十几项阿胶专有技术。从小的方面来说,每年都有一批工艺技术攻关项目,阿胶的生产工艺技术不断地改变,既保持了传统工艺的精华,又不断地与现代技术嫁接,从而慢慢形成自己独特先进的技术优势。最近几年,我同一些科研单位用更为科学、更为先进的手段和方法,对阿胶的生产进行了更为深入的研究,先后制定了15项内控标准——我们制定的标准被中国药材公司列为全国阿胶质量评比优等品标准,有的被纳入《中国药典》。如今东阿阿胶推行全面质量管理、招标采购,全面预算管理也走在行业的前面;搞股份制改造,股票上市是全国阿胶厂家、鲁西地区和山东省医药系统最早的;我们率先在全国同行业通过GMP(药品质量管理规范)、ISO9000系列质量体系和ISO1400国际环境体系三个认证。

企业如此,我个人的这段人生历程也是一样:我先后获得省级科研成果3项,国家专利1项,同时上级给了我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省级专业拔尖人才、新世纪巾帼发明家等多种荣誉称号。东胶的事业把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一步步地推到总经理的位子上,管理着近十亿元的资产。这些成功有个人的努力,但不仅仅是个人的能耐和本事,是时代赋予了我使命、环境、机会和舞台。“时势造英雄”吗?我不是英雄而是凡人。所以我和我们的企业,包括我们的全体员工都感恩于时代,都心里清楚是沾了新时代的光,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想准确地说,我是一个女性管理者,一个女经理人,一个改革开放的女性受益者。

家庭的事情在我们夫妻的生活内容里基本上很少,对吃上没有追求,对穿上没有追求,对玩上没有追求,孩子教育都认为要好好管,就是拿不出时间。自从我当了总经理之后,老刘每天下班,都会按时回家做饭。实际上像我这样对他关心少,对家庭关心少,对孩子照顾少,他从来没有嫌我什么。有时候我真的很内疚,有一次他在办公室饿的直打哆嗦,后来我赶紧让他的秘书去找馒头来。说实话,我们到这个年纪,更感觉到是一个伴的感觉了。我们的儿子研究生毕业以后,也回到阿胶,儿子要从父母起步的地方出发。所不同的是,儿子不再是小小作坊里流淌着汗水的简单工人,他要到欧洲去,肩负着将阿胶产品推向世界的使命。

外人对一个家庭与一个企业的关系也议论纷纷。有人说东阿阿胶是国有企业,夫妻之间应该回避,我为此向上级主管部门提交过辞职报告,但领导经过考虑,认为是个特例,可以不必遵守回避制度。还有人说,阿胶集团表面上是国有企业,但在管理上却是民营企业。我和老刘可以无愧地说:我们的一生都在为国家打工。

不少人也在说,你们夫妻两个在这里奋斗了30多年,企业从你们手下成长起来,应该怎样怎样,但是我们认为,阿胶的确不同于一般行业,尽管我们在它处于低谷的时候进来,把它发扬光大了,但不能说是我们使它成长起来的,它背后有2000多年的历史积淀,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所以我想我们尽管有贡献,但我从来没想过要拥有这个企业。我们自己的水平我们了解,所以,如果将来企业不行,即使你拥有了企业也没用。我常举一个例子,把企业比作一张饼,开始是用面做的,经营不好可能就成了玉米面的,甚至最后就成了糠做的,所以拥有一张饼并不一定比不拥有更好,要看它的实质。

易主为了让东阿“借船出海”

2003年底,香港四大红筹之一的香港华润集团闪电般曲线入主东阿阿胶(000423),使这家A股市场绩优公司有史以来第一大股东易主。人们不禁要问,发展业绩如日中天的东阿阿胶为什么就这么容易放弃自己对公司的“自主权”?老刘说,“与华润合作也是我个人的心愿,企业有一个好的前程,我退了也安心了。”

我们都知道在阿胶行业我们优势比较明显,但作为传统中药,阿胶的功能太多,反而使它的定位比较模糊,最后我们定位为女性补血用品。但补血市场很大,我们的竞争对手很多,也很强大,我们提出要打造亚洲第一补血品牌,仅靠自己的力量就遇到了一些瓶颈:一是人才;二是地域;三是国际化门槛。而目前的补血市场风起云涌,各种产品都在进来,如果拖下去,东阿阿胶在这个行业内的份额就会被挤压,所以时不我待。华润老总宁高宁来聊城考察后留下四个字:志在必得。先后有18家企业与我们接触,最后香港华润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理念与我们一致。

上市公司国有股的处置由聊城市说了算,但市政府很尊重我们的意见,当时老刘提了两个建议:一是,考虑到手续复杂,最好不要在上市公司层面上操作;二是,不要简单卖掉,要让对方通过增资扩股方式控股。增资扩股的方案是老刘提出的,他说:“当初,政府也考虑过转让国有股,但阿胶集团的很多产品、知识产权等都是民族遗产,如果卖给外资(华润集团虽是红筹),政府害怕落下民族罪人的骂名,虽然山东省对引入外资非常积极,省委领导多次带队到香港招商,但政府对阿胶集团国有股权退出一筹莫展。因此我给政府领导提议:‘国退民进’,并不一定是国有股必须要退出来,可以设计增资扩股方式。”聊城市也考虑,这样一个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一下卖了大家能不能接受?考虑到“小集团、大公司”的现状,就设计了由外方和集团共同设立一个新的合资公司的方案。通过增资形式使企业有了一个高的起点,卖掉的话,5块钱的资产人家掏3块就控股,现在他必须再掏6块才能控股,总资产就增加了一倍多。这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当时与我们接触的一家国际投资巨头的执行董事知道了我们的方案后说,我凭什么多付出一倍的代价来控股?这家国外大公司就退出了,后来他们衡量后又再次与我们联系。也就是说,这个方案为企业争取了更多的利益。

东阿阿胶要走出国门,还必须有国际化的营销网络。现在我们虽然在东南亚及香港、台湾选择了一部分代理商,但在国外还没有自己的营销机构和网络,产品出口仍属于自然销售的形式。今年我们正在马来西亚筹建销售公司。东阿阿胶的产品拿到国外去销售已经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但是销售总量用人民币来衡量只有1000多万元,销售的成本和回报不成比例。我们为什么要和华润集团合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它业务遍及内地、港澳、东南亚、北美,有着发达的国内外营销网络和几十年国际商务运作的经验。该公司属下的零售集团开展品牌代理业务和中成药连锁店,目前代理GIVENCHI十几个国际著名品牌,且专营中西成药、药材、参茸补品、健康食品等。一旦把阿胶的国际市场打开,发展潜力和空间那就大了。国外的消费水平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不知比我们高多少倍。就是在现代化的阿胶新品出来前,我们的阿胶及其系列产品还可以作为功能性食品销售,国际市场仍然大有文章可做,也仍然要比国内市场大得多。

华润为什么愿意与我们合作,也正是看重东阿阿胶所取得的发展业绩。纵观东阿阿胶的发展史,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一点:1980年时,当时的阿胶厂一年仅生产5万公斤阿胶。而进入上世纪90年代,特别是东阿阿胶于1996年上市以来,业绩一直稳健,其主业收入年均增长30%以上。到2002年,公司销售收入6.27亿元,利润1.49亿元。2003年的销售收入比上年上升31.43%;净利润同比增长5.12%;财务结构优势明显,在其9.9亿元总资产中,流动资产达5.14亿元。东阿阿胶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发展速度,连续五次入围“中国最具发展潜力的上市公司50强企业”,获得“基业长青奖”,2003年又被评为“中国科技百强企业”和“中国医药百强企业”,东阿阿胶的生产标准同时也成为了阿胶行业的生产标准,这在国内并不鲜见,也确立了这家企业在竞争中的地位。

目前,阿胶集团资产为100%国有,上市公司有29.62%(8072万股)的国家股份,剩余全部为流通股,包括刘维志和我在内的所有经营层和职工都没有股份。我和老刘只是在公司推行股份制的时候,按照政策,分配了2万非流通的管理股。夫妻二人这么多年,一直只拿一份本分的工资。目前国有企业经营层持股甚至控股都很普遍,聊城当地也有企业已经实施,其实我们也曾搞过一个这样的方案,但报上去没有回音。我想,市里面可能考虑到东阿阿胶不是一个普通企业,阿胶是民族遗产,“东阿”牌阿胶是知名品牌,市政府首先要考虑怎么让东阿阿胶发扬光大,使“东阿”牌阿胶成为一个世界品牌。另一方面,经营层持股尽管能够解决激励问题,但不能解决开拓海外市场的问题,如果有一个合作伙伴能帮你用2年的时间干成10年的事,聊城市肯定会选择这样的合作伙伴,而不是搞经营层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