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刘维志:天道酬勤的职业解读

佚名 2005/05/20 259 本站

没有预料中的心潮澎湃,回顾企业发展的艰难历程,刘维志平静自若。只有谈到阿胶的二次开发和向生物制药发展的美好前景时,刘维志的手势会突然多起来,镜片之后会发出夺人的目光,让你清晰地感觉到在这位长者身上依然涌动着青年人般的创业激情。
  

刘维志,一位淡定从容、睿智的长者,用大半生的心血倾注于东阿阿胶的发展。东阿阿胶几十年的发展轨迹,就象任何企业的发展一样,都不会是“匀速直线运动”,让我们最为关注的是企业得以“突然加速”,跃上新的发展平台的“拐点”。而我们不难发现在每一个“拐点”之处,都闪烁着刘维志和他带领下的创业团队“职业精神”的光芒。
  1970 年大学毕业,在东阿阿胶厂,刘维志目睹千古名药生产工艺的原始落后——靠眼观、口尝、鼻子闻检测质量,凭经验手工操作。寒冬腊月工人们趟着冰凌渣子在河水中洗泡驴皮,在浓烟滚滚中、大汗淋漓地锄煤添碳,用铁锅化皮熬胶。最朴素的初衷——改善生产条件、制订工艺和质量标准,从这里开始,刘维志和同时分配到厂的现任公司总经理章安——他事业和生活的双重搭档,开始了科学制胶的漫漫求索,一个负责厂房和设备,一个负责工艺和质量。
  1985 年,东阿阿胶厂改造了大型空调冷冻设备,模拟冬季条件实现全年生产,从此告别寒露到谷雨古老而陈旧的生产周期。在此前后还研发出复方阿胶浆、阿胶补血颗粒等阿胶系列产品。1996 年开始涉足生物制药领域。传统生产中不同师傅操作不一,结果也不一样。记录操作过程,搞清理化指标,优化工艺,做成技术参数,计算机控制生产,刘维志朴素的职业感受再次深刻触及了迄今为止中药现代化进程的瓶颈和要害。
  早在1979 年,东阿阿胶就开始了这样的努力。用了将近两年时间,章安写成《阿胶生产工艺操作规程》和《阿胶生产岗位操作法》。国家医药管理局以其为国宝,定为国家级保密工艺,不准再翻印。刘维志同样平静地将这一框定企业科学发展道路的历史性贡献归于对工作的尽责。
  在东阿阿胶,标准是变化的,是被不断修正的, 以保持独特性和先进性。刘维志认为产品优等品率达到90%多,就说明标准需要修订提高了。
  企业生产标准最终成为行业标准,是对企业创新能力的认可,是对竞争中优势地位的确定。这在国外并不鲜见,但在国内这种案例还很少。刘维志和章安对职业的尽责就这样成就了大多数企业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奇迹。
  历史传承的阿胶特性, 用现代化的检测手段判别,用量化指标做标准。最初,成品阿胶个别情况下有异味。数百次试验得出的结论是消除异味必须把每克阿胶中“吲哚”含量降到0.2毫克以下。这个指标1979 年作为企业内控指标,1990 年由中国药检所收录入《中国药典》成为挥发性碱性物质测定标准。阿胶检测指标最初是五项,只说明安全性。为确定有效性,东阿阿胶增加了分子量测定、挥发性碱性物、水不溶物等55项内控指标。中国药材公司、国家医药管理局的阿胶质量标准,就是由东阿阿胶起草的。
  面对东阿阿胶十几项内控标准,药检所的人开玩笑说,若将这些标准写入药典,很多厂就要停产了。不断修定和完善产品标准,虽然并不是为屏蔽竞争对手和垄断行业市场,但是,2004 年医药行业全面推行GMP 认证,在阿胶生产领域,淘汰了90% 没有达标企业,这也潜在保障和促进东阿阿胶走向世界。
  刘维志坦言,1992 年股份制改造时,对什么是股份制和资本运作还只是一个模糊的认识。一直致力于产品推新、企业再造、工艺改进、质量提升的刘维志,敏锐地意识到现代企业制度会让企业插上腾飞的翅膀。正是他的不懈努力和争取,原本没有试点企业名额的东阿阿胶1996 成功上市,企业由此跃上全新的发展平台。刘维志再次将这一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的贡献解释为“职业角色”和“工作职责”使然。
  我们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在这位睿智的长者心目中对“职业”的定位和标准,我们知道无论食品还是医药,民族的瑰宝显然不止有阿胶,但并不都能够成就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刘维志把企业的成功首先归就于民族瑰宝阿胶是可不断挖掘、实现二次开发的宝藏。而对自己,只是为自己的勤勉敬业,使企业在最重要的关头抓住最重要的机遇感到由衷的欣慰。从这位优秀的企业家身上,我们分明可以感觉到为企业发展孜孜以求、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坚韧和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天道酬勤,但对于刘维志,又怎一个“勤”字了得。
  “企”业,离开“人”就成了“止”业。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受困于人才的匮乏,其实真正是受困于在人力资源整合上固步自封和画地为牢的狭隘意识。
  用刘维志的话来说,他的“职业角色”要再次破解的难题是如何创造性整合人力资源,把国家高端科技的力量转化为企业的生产力,为阿胶二次开发注入绵绵不绝的动力。
如今的东阿阿胶生产中成药、保健品、生物药、药用辅料等6 个门类的产品近百种,阿胶年产量、出口量分别占全国的75%和90%以上。刘维志并没有陶醉于当今的“中国胶王”的称号中,而是擎起了中药现代化的大旗,拉开了“阿胶二次开发”中药现代化的帷幕。
  国粹中药几千年发展形成独特的理论体系,拥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和丰富的中药资源。我国中药在国际贸易市场应该具有垄断优势,但现实恰恰相反。从2000 年开始,我国中药进口额就一直大于出口额。东阿阿胶出口量占全球阿胶份额的95%,但是销售范围限于国外的华人圈子,而且是作为食品出口的。中西医药理论在对待疾病和治疗方法上都不相同。中药在有效成分、药效、质控及作用机理等方面缺乏现代医学的量化指标,在中药化学成分的定性、定量与药效间相互关联的研究还缺乏足够的深度,在安全、有效、均匀、稳定等方面还缺乏规范性和标准性,难以取得国际市场的认同。阿胶是国之瑰宝,历代珍视。如果一直用“阴阳五行”、“气血两虚”来解释,因为机理、成分不能量化,外国人不接受。开辟国际市场空间,迎合国内消费者趋同国际现代化的市场潮流,必须用现代医药理论破解阿胶的成分和机理,在此基础上以传统阿胶为资源,用高技术进行分离精制,开发出源于又胜出传统阿胶的现代化阿胶新品种。
  科研技术力量不足的难题摆在以中药现代化为己任的刘维志面前。刘维志说,企业发展就是资源整合开发的过程,在竞争开放的环境中,企业必须学会用内部人力资源整合外部人力资源。东阿阿胶已经是行业的代名词,探索独特的适合中药企业发展的人才战略,在更高的平台上,以更高的视角,更大的胸襟和气魄整合人力资源,为企业再次注入绵绵不断的发展力量,实际上也是对中药行业的贡献。
  原来企业的技术核心是掌握熬胶技术的工人师傅,企业进军生物制药时就不同了。这意味着企业技术含量的提升,也意味着企业层楼再上的技术力量瓶颈。前有古人,但后无来者的东阿阿胶对人才是引进和培养相结合。刘维志相信最为优秀的人才来自于企业内部,是未来的接班人。他们在企业的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成长起来,对企业文化更为认同,对企业忠诚度更高。但是,这种信念显然并没有影响刘维志以更为开放的心态广纳贤才和充分整合各种专业人才。
  东阿阿胶把营销中心搬到了上海,一方面更靠近阿胶的核心市场,一方面,在上海这个全国的人才高地可以吸纳更多、更优秀的市场精英加盟。刘维志笑着说:我们的营销中心是跟着人才走的。不仅是营销中心跟着人才走,东阿阿胶的科研资金也在跟着人才走。在生物制药领域,科研方向已经细分得非常具体, 完全靠企业自身的科研技术力量无法满足需要,东阿阿胶与高校院所结成长期的技术合作关系,直接把科研所实验室建在了大学校园,建立起国家级技术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东阿阿胶注入科研经费,提供足够的资金保障,科研成果的发明权是专家的,知识产权和向生产转化的权利归企业,科研项目由企业提出。东阿阿胶把人才整合的视野放在全世界,形成人才“硅谷”,举全社会人力资源,弘扬民族医药瑰宝。推进“阿胶二次开发”,实现打造中国第一滋补品牌的远景目标。
  东阿阿胶股份公司在华东理工大学建立研究所,结成了由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等诸多专家精英加盟的攻关大军,用国际通用的方法完成了阿胶补血、止血、增强免疫力的现代药效学实验,已分离出7 种有效成分。2004 年在阿胶真伪鉴别方面取得突破,证明不同皮张熬制的胶是能找到特征性区别的,能够建立起各自的指纹图谱,能够建立起符合国际标准的质量标准。这是中国胶剂鉴别史上的重大进展,浙江大学的专家就阿胶分离组分补血及免疫增强作用药效实验和龟鹿二仙口服液治疗骨质疏松药效学评价实验也取得阶段成果,为进一步进行有效成分的分离、分析创造了条件。阿胶、复方阿胶浆直接抑瘤实验得到的数据和结论喜人,超过了国家抗癌新药抑瘤率30%,细胞凋亡率5%的基准线,并且完成了阿胶增强免疫力等三种有效成份药效学验证的方法和实验模型,而且是国际先进通用的方法,可以同时进行几十成份样本的筛选,速度快,验证准确。作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刘维志在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提案也带有自己的职业色彩,刘维志建议构建国家级的中药现代化的平台,建立国家级专业实验室,促进科研人才和资源的整合,由国家统筹安排,促进中药现代化和可持续发展,推动中药国际化进程。健康至诚圣洁,健康没有国界,是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然而,健康是一部永远破译不尽的天书。以现代技术管理与传统工艺精华的结合,以创新的感悟与实践给企业的发展注入永恒的动力,赋予“千古圣药”新的生命力,把传统阿胶事业植根于世界沃士之中而长青,是中国“胶王”刘维志的理想与探索。
  借助雄厚的科技力量,东阿阿胶开始了走向国际市场的“破壁”之旅。东阿阿胶董事会年报中骄傲地说,“公司2004 年的国际市场开拓捷报频传,先后在美国、加拿大等8 个国家和地区注册并获得东南亚多个卫生部门的批准文号,准许以保健品的方式进入。同时,公司2004 年获得埃及的驴皮进口许可,为原材料供应打开了国际通道。”
  东阿阿胶致力于打造中国第一滋补品牌。刘维志以他特有的稳健为企业规划了一条和谐发展的道路;既要继承传统瑰宝的精华,又要不断发展创新,开发源出而胜出传统阿胶的现代阿胶新产品;既要开发利用国内外的原料资源,更要注意保护原料资源;既要加大自主创新的步伐,又要整合国内外多门类多学科的技术资源和技术人才,嫁接应用现代新技术新成果;既要大力开发国际市场,又要不断向国内市场开发的深度和广度进军;既要挖掘现有内部人力资源的潜力,最大限度地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又要实施人力资源建设系统工程,全面提升职工的素质,为企业的未来持续发展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支撑。(摘自《职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