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东阿阿胶董事长刘维志:做企业要经得起诱惑

佚名 2005/08/03 487 本站
尽管到了花甲之龄,但是7月26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进刘维志办公室看到的依然是神采奕奕的他。

“做企业说起来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做企业就像做人一样,做人要勤奋踏实,做企业也是一样。”

刘维志,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慢慢梳理自己在东阿阿胶35年来的经历,发现越简单的企业经营之道却蕴含着越深奥的哲学,几十年来自己所追求的企业管理之道其实一直没有改变。

风雨兼程35年

到2005年,刘维志逐渐建立了一个阿胶王国。《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其过去几年的财务公告研究中发现,连续几年来,东阿阿胶集团每年的利税率超过30%,利润率保持在15%~20%间,而负债率只有10%。

“7月20日,我们被评为中国上市公司50强,这已经是第7次获得这个荣誉了。能够连续7次被评为中国上市公司50强,目前山东的企业就只剩下东阿阿胶一家了,海尔集团也因为家电行业本身的疲软因素而未能上榜。”刘维志十分感慨地说。在50平米的刘维志办公室的正中央挂着“基业常青”四个大字。刘维志说,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必须要设法让企业成为基业常青的企业,所以他用这四个大字勉励自己。

“你现在看到的东阿阿胶的规模和生产基地,包括我们的阿胶博物馆,阿胶文化和企业理念是不是很现代化?但是1970年以前,整个阿胶工厂只有17个正式的职工,其余的都是临时季节工。我刚来的一天,整个工厂完全就是家庭作坊式的,那个烟雾弥漫啊,不得了。”回想起曾经的岁月,刘维志感慨万千。

1970年刘维志作为技术工人来到东阿阿胶,数年后他发明了阿胶蒸球,阿胶蒸球的发明使得阿胶的产能大大提高。随后他将该技术逐一介绍到同仁堂和福牌阿胶等生产阿胶的药厂。“我们那个时候讲究的就是无私奉献,根本没有什么专利技术的想法,别人不会用蒸球我们还专门派人过去一一解说。”这些让目前商业化时代下的刘维志也是无比感慨。

转变东阿阿胶的三个阶段

从一名技术工人转变到阿胶中药产业界的领袖人物,刘维志是怎样进行角色转换的?

“当年我除了在工厂搞技术革新外,还曾经被调过去搞东阿县的水质研究,在搞水质研究的时候,我翻阅了大量的古书,里面就记载着东阿县的水质产好阿胶的各种记录,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感觉到东阿阿胶作为两千多年来的远古中药应该大有作为。”

刘维志认为东阿阿胶能发展成现在规模,主要是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他认为,其实这也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从小农经济发展为现代企业的历史缩影。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是国有企业大整顿时期,中央要求企业必须要重视科学的管理;80年代中期则是全面企业质量管理阶段,中央强调企业应该要进行过程质量控制,当时引进了许多韩国和日本的产品质量控制过程,又是一次思想革命;上世纪90年代初期,企业开始全面升级。经过这三个时期的跨越,东阿阿胶才开始具备现代企业管理的基础框架。1996年东阿阿胶上市。”

“所以说,做企业就像做人一样,当时中央的每一步战略我们下面的人都不是很懂,此前我也没有喝过洋墨水,好就好在我们这些人做事老实,上面交代该怎么做的,那就是拼了命也要做好。”

刘维志目前面临的是企业的又一个阶段。对于刚开始不久的企业股权分置问题,刘维志说:“股权分置是国家要求政企分开的又一次革命,其核心意义就是要进行彻底的政企分开,建立起企业内部的激励机制。”刘维志说,等到东阿阿胶有完善的内部激励机制的时候,他就可以放心地退休了。

做足做实核心业务

刘说,这个世界到处充满了诱惑,所以说做企业就像做人一样,还要经得起外面世界的诱惑。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许多大的医药企业集团都开始走多元化的道路,然而多数走多元化道路的医药企业,最终都问题重重,有的倒闭,有的则负债累累,如武汉哈慈集团和深圳三九医药集团。

“当时我们受到外面的诱惑也很多,股市刚刚开市的时候许多企业都去炒股票,他们那个钱赚得也确实快,比我们卖阿胶容易得多,但是后来怎么样?现在济南好几个企业都垮了。后来,三九医药说要10亿元打造万家连锁,那个时候我们也急啊。如果连锁药店都被三九占据了,以后阿胶还往哪里摆卖啊。我们几乎决定要开连锁药店和收购医药公司来抢夺药品渠道终端了,步子都迈出去一小步了,收购了山东金马医药,北京的一个大的医药公司也希望我们收购,最后关头我们讨论决定,还是一心一意做阿胶。所谓术业有专攻,实践证明我们的路子走对了。”

在阿胶产业上,刘维志正在设法进一步完善该产业链。“我们现在已经有4个养驴基地,未来两年要办到8个养驴基地”。驴皮紧缺让刘维志十分头痛,“2004年我们收购了国内75%的驴皮,总共130万张,虽然市场很大,但是我们的驴皮原料有限,产量供应不上,所以要多开4个养驴基地。此外,还在海外大量收购驴皮。”

而阿胶的二次开发是刘维志进一步做强阿胶产业的根本保证。“目前市面上‘食字号’的阿胶到处都是,怎样辨别真假阿胶目前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只有等待我们的阿胶二次开发,研究出其中的作用分子后才会有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