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继承传统精华发扬创新优势

佚名 2006/03/02 252 中国包装网

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位于山东东阿县,是国药瑰宝阿胶正宗嫡传的生产企业、全国最大的阿胶生产核心基地,在半个世纪的发展过程中,他们秉承阿胶灿烂文化,以发扬中华中药文化为己任,不断取传统之精华,融现代之科技,首创了蒸球加压化皮、微机自动化皮、微波干燥晾胶、DNA指纹图谱鉴定驴皮真伪等阿胶生产领先技术,参与、主持了阿胶药典、标准的研究。这些辉煌成绩,成就了“东阿阿胶”这一行业代名词,也成就了一位在东阿阿胶兢兢业业工作了30多年、具有“中国胶王”之美称的刘维志先生的事业和人生。

近期,我们走进山东东阿股份有限公司,有幸采访了山东东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维志先生,请他讲述了有关东阿阿胶的情况及他与东阿阿胶千丝万缕的情结。

本刊:东阿阿胶这个品牌在中国有着历史悠久,声名远扬的良好声誉,请介绍一下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的成长历程?

刘维志先生(以下简称“刘”):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是1993年在山东东阿阿胶厂的基础上成立的。山东东阿阿胶厂始建于1952年,在成立初期的1952年到1975年,东阿阿胶一直沿用两千多年以来最原始的木炭/煤炭加热、铁锅化皮等工艺生产单一的阿胶产品;这一阶段是公司的初创期,生产技术原始,产品质量不稳定,没有统一的质量标准,在熬胶工艺上完全依靠师傅带徒弟的生产方式,产量低,质量差。1975年到1985年,面对以上现状,我们实施了第一次从作坊式生产到现代化生产的战略转移,采用蒸球化皮、空调技术,实现了阿胶的常年生产和现代化生产。新产品开发方面,也形成了阿胶和复方阿胶两个主导产品。1985年到1995年,公司开始采用微机化皮技术,并围绕阿胶产品进行了深度开发,实现了阿胶从单一产品到阿胶系列产品的战略转移。1995年到现在,东阿阿胶又实施了从单纯中药产品向中药产品为主、积极发展生物药品、保健品的战略转移。

在经历世纪更替和5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东阿阿胶由原来手工作坊工厂、年销售收入不足万元、总资产不到千元、单一产品生产方式,发展成今拥有一个核心企业、9个控股子公司、3个原材料供应基地、销售收入资产总额超过双10亿元、集中成药、保健品、生物药品、药用辅料、制药设备等6大行业为一身的100余种产品的现代化股份有限公司。

本刊:东阿阿胶作为一个在中药药物生产企业,如何在西药盛行的时代保持自己的竞争力?

刘:面对盛行的西药产业,阿胶是如何保证自身竞争力的呢?总结起来,我们是通过不断继承传统精华,融入现代科技与管理,依靠产品过硬的质量和功效而立足的。阿胶具有2000多年的生产历史,这2000多年的生产历史给了我们2000多年的临床经验。在这种历史资源优势下,我们结合现代科技,不断在生产工艺、产品标准、产品原材料上等实施创新,从而永葆了产品的青春。在产品工艺和质量标准上,近30年来,我们实施了从原始季节性手工制作到全天候机械化、再到现代自动化生产的几次大变革,并参与了国家在阿胶领域的药典标准的研究。在不断优化了的生产工艺基础上,我们的养驴基地为我们提供的优质驴皮原材料,再加上含有多种微量元素、无法复制的东阿地下水双重地确保了东阿阿胶产品质量和过硬的功效。

本刊:2002年国家提出药品生产厂家必须要在20046月底前拿到GMP认证,否则不能从事药品生产。贵公司当时的情况是如何的,又是如何跨过这道门槛的?

刘:1998年,东阿的阿华生物药业有限公司通过了GMP认证,1999年,中药胶剂、合剂分厂通过了GMP认证。在此之前,也就是在1993年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时,我们引进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意大利口服液、意大利胶囊、瑞典利乐包、日本干式造粒四条生产线,按GMP标准进行了全国中药行业重点技术改造。当时国家强制政策还没有出台,基本没有什么门槛。后来,为了巩固技术改造成果,使东阿阿胶成为全国中药行业的典范,我们自我加压,再追加投资1000多万元,完成了国内首家中药企业的GMP认证,而后,我们又参与了国家GMP标准的研究与制定。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发扬阿胶的千年产业,使之不断光大,所以,在GMP认证上,我们还是非常自觉、自律地做在了行业的前头。

本刊:贵公司的多项产品已通过国家GMP认证,您认为GMP标准认证的强制执行,对于中国医药生产企业来说,究竟是一种促进作用还是制约作用?

刘:GMP的认证,对规模国内较小的企业还是起到了一定制约作用。但是,对整个中国制药行业技术水平提升来说,我认为还是具有重大的促进作用。目前,国内制药行业是小企业多大企业少。在诸多小企业中,有很多企业的生产工艺、设备、环境等综合生产条件还不是十分健全,套上GMP认证的“紧箍匝”后,他们就会自觉进行调整、改善;大的企业也会以此来规范自己的生产。所以,在优胜劣汰的市场中,GMP认证就象一把双仞剑,好的企业它就会促进你发展,不好的企业它就会使你淘汰出局。

本刊:同样,中药药品的包装始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既要保证中药包装的特色,又要符合现代人要求的方便性,请问在这个方面贵公司有何措施?请举几个例子来说明一下?

刘:颗粒化、方便、快捷是现代医药生产和包装的最大特点,传统中药在这方面与西药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在中药西制的现代生产条件下,我们还需要对中药生产工艺和包装进行更大的创新。在此领域,东阿阿胶也进行尝试性的改进。1997年,我们率先引进了铝塑包装生产线,改变了传统阿胶的包装形式,也达到了产品使用方便、快捷的预期目的。今年,在复方阿胶浆生产领域,我们又准备投资近亿元引进国际上最先进的三合一口服液生产设备,来实现它的三合一一步式生产。

本刊: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通过与多个高校和研究院所长期合作的方式,以获得生物、制药技术方面最新最高的成果,请问这样的合作方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时的出发点是如何的,最终有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今后又有什么进一步的打算?那贵公司有没有自己属下的专门的研发中心?

刘:东阿阿胶历来重视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就开始了与清华大学的合作。到目前为止,我们几乎是国内中医药科研发合作密度最高、资金最丰厚的企业。我们的技术合作单位包括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中国海洋大学、浙江大学等30余所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在合作中,我们在阿胶的二次开发、生物制药、制药设备、检测仪器等领域取得了很好的互补、互动、互赢的预期效果。借助与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合作,我们已建立起国家级技术开发中心,设立了东阿阿胶研究所、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上海阿华生物工程研究所、山东省阿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4个科研机构。下一步,我们与高校和科研院所将会有计划地加大在新产品开发、发展战略、人力资源等领域合作。

本刊:有别于其他公司,我发现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还有一条很别具一格的环境准则,那就是“环境第一,经营第二、星球清洁,人类永存”,看来贵公司不愧是本着为人类健康着想的原则,在经营的同时,想到的是更为长远的环境优化问题。针对这个信条,贵公司有没有做一些对社会环境有所促进的公益活动?

刘:“人与自然的和谐、生产与环境的和谐、企业与社会的和谐”是我们环境文化的理念。在这种理念下,我们制定了“环境第一,经营第二、星球清洁,人类永存”的环境方针。我们以此为准则,目的就是要实现企业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不要让具有灿烂文化的阿胶在我们这一代留下遗憾和骂名。所以,我们坚持环境技改,采用大型太阳能工程改造燃煤锅炉,最大限度地减少锅炉使用数量和开机时间,并且我们还通过了ISO14001国际环境体系认证。在环境建设中,我们不仅营造了花园式的东阿阿胶新貌,同时,我们也经常组织员工参与本地区的植树造林、江河治理等各种公益活动。

本刊:根据我们了解,您已经在东阿阿胶工作了30多年;在这30多年中,您与东阿阿胶建立了一种怎样的感情?您和东阿人又是如何克服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的呢?能举个实例么?

刘:到现在为止,我在东阿阿胶整整工作35年。这35年来,我与东阿阿胶的感情,如果自私一点说,她就象我的孩子,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与她有着骨肉相连的感情;同样,我也是她的宠儿,她伴随着我成长,成就了我的家庭、事业和人生价值。

在这35年中,东阿阿胶曾经面临过技术和资金的困难,面对困难,东阿阿胶人是凭着不屈不挠、艰苦奋斗、勇往直前、团结奉献的精神挺过来的。比如1974年之前,阿胶厂驴皮化皮的时间不少于48小时,用的煤炭更是不计其数,为了提高化皮工效和减少能源消耗,我跑遍全国大大小小几十个相关行业的企业,希望研制一种既节约能源又能提高效率的方法,正当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厂里时,现实的问题却摆在了面前——厂里连15000元钱也拿不出来;怎么办?我们硬是自己买钢板等材料,自己动手采用高压锅原理把蒸球加压化皮机制造出来了;蒸球加压化皮机投入应用后,不仅提高了化皮工效30倍,而且降低了15%的原材料消耗量,节能41%

本刊:东阿阿胶已经成为了行业的代名词,下一步,您将领引东阿阿胶朝着一个怎样的方向发展?有何支撑条件?

刘: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的愿景目标是打造中国第一滋补品牌,争创亚洲领先的中药保健品企业,并以产品现代化、市场国际化、原料资源全球化三大举措来推进。

在支撑条件上,首先是以现有的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国家级技术中心等技术力量,加快阿胶二次开发中药现代化研究的进程;其次,在推进市场国际化方面,既要用现代营销的理念方法手段和模式推进国内市场的深度开发,更要走出去到国外建公司,设机构,建立自有营销网络、从市场策划到产品推广、终端服务系统设计运作,成龙配套地开发国际市场。

在推进原料资源全球化上,我们将在新疆、辽宁、山东建立4个养驴基地的基地上,再建56个新基地,陆续从埃及等南非、中亚地区的一些国家进口驴皮或设立半成品加工场,逐渐推进驴肉、驴骨等综合加工业务,延伸阿胶产业链条,降低成本,提高综合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