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金城银坡 不如东阿熬胶锅

佚名 2006/12/28 351 转载自《聊城晚报》

金小城、银河坡,顶不上东阿熬胶锅……”东阿县城,这则流传两千多年的阿胶歌谣几乎人人会咏唱。谈起熬胶,年近七旬的老药工刘绪香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阿胶的价值,更道不尽阿胶的传承历史。
老药工说,阿胶是块宝,传承更重要!
两传奇故事一中药瑰宝

阿胶,具有2500余年的悠久历史。关于阿胶的起源,可谓众说纷纭。既有民间的多种版本,也有史书的粗略记载。但今年79岁的老药工肖纯绪向记者绘声绘色地讲述了道士与驴仙的故事,听起来生动、感人。
他说,古时候,东阿县的一位道士养了一头驴当坐骑,这头驴伴随道士云游四海。天长日久,老道士与这头驴感情加深并相依为命。而这头驴在道士的熏化下,慢慢变成了一头仙驴。后来,为报答老道士的恩情,仙驴临终前开口对道士说:我死后,没有什么东西留下,只是身上的皮可以治病,你可按我教你的办法熬制,给十里八乡的百姓解除病痛。仙驴归天后,老道士心情沉重地按照仙驴给出的熬制方法,用其皮熬了一种胶。结果一试非常灵验,这种胶不但可治多种疾病,而且还有保健的奇特功效。用驴皮熬胶的方法遂在古代东阿县一带流传开来。正是驴皮胶始产于东阿,后来人们将这种胶称为阿胶。
流传在民间的传说如果不足为据的话,那么,阿胶悠久的历史在史书、药书或出土文物中也有涉及。东阿阿胶集团的吴延华主任说,古代熬胶有历经三次各熬三昼夜之说,故有九天阿胶之称。北魏时阿胶已成为贡品
谈到贡胶,刘绪香老人还向记者讲述了阿胶为慈禧治病,喜得龙子的故事。清朝咸丰年间,懿贵妃(即后来的慈禧太后)体怀六甲,患血症,御医久治无效,家居东阿的户部侍郎陈宗姒知皇妃患病不愈,便上书推荐东阿城内涂氏怀德堂所产阿胶,慈禧太后服用后,病愈并喜得龙子(即后来的同治帝),咸丰皇帝大悦,赐给涂氏怀德堂堂主进宫手折,慈禧并封怀德堂阿胶为贡胶 还亲自赐了一幅她的画像,以感谢治病之恩(现慈禧画像及进宫手折完整地保存在中国惟一的阿胶历史博物馆内)。
1952年,东阿县政府召集本县祖传制胶工,成立了全国首家国营阿胶生产企业东阿阿胶厂。该厂在传统制胶工艺的基础上,逐步在洗皮、泡皮、焯(切)皮、熬胶及切胶、晾胶、擦胶、包装等生产工序实现机械化。原始的手工作坊式生产模式逐步被现代化大生产所取代,身怀绝技的老胶工日渐稀少。目前,仍健在老药工仅有臧立法等4位了。
传承两千年品质从不变
制胶工艺传承了2500多年,到现在为止谁也说不清熬胶的手艺是如何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阿阿胶老药工臧立法说,他们那一代的药工熬胶手艺是偷偷学来的!
老人讲,东阿阿胶厂建厂之初,他就和肖纯绪、赵明歧等跟着厂内惟一的老药工赵锡寅学习熬胶技艺。当时厂内总共7个人,全部的熬胶工序由赵锡寅老先生负责,其他人每人仅仅负责一两道工序。传说,赵先生14岁就开始跟其姑父在东阿县岳庄加工作坊学习熬制阿胶。由于赵先生头脑活、悟性强,用很短时间就学会了熬制阿胶的全套工艺。随后,他开起了自己的熬胶作坊。1952年,赵锡寅的阿胶加工作坊公私合营,他则成了东阿阿胶厂的启蒙药工。
在汇聚两千多年来科技发明成果的中国科技博物馆里,总共陈列着两种传统中药,一是咱的东阿阿胶,二是云南白药。臧立法老人尽管已离开车间快30年了,但老人对熬胶的13道工序仍记忆犹新。
熬胶的整套工序缺一不可,并且每道工序都有严格的操作规范。臧立法老人说,熬制阿胶需要固定的温度和湿度。在人工控温控湿工艺技术改造之前,2500多年来,熬胶都是半年忙来半年闲。现在熬胶设备大多实现了自动化。但熬胶设备再先进,熬胶的整套工艺程序也不会变。臧立法老人掷地有声地对记者说。
胶工艺传承前景不容乐观
尽管阿胶早已进入现代化生产阶段,但其传统工艺传承仍面临危机。东阿阿胶集团吴延华主任说,千百年来,历代医药学家在长期的实践中积累了2000多个有关阿胶的古方,这些验方大多经过两千多年的临床验证和沉淀,解除了无数患者的病痛。近几年,尽管业内人士进行了积极搜集整理,但由于力量有限,古方难以全面挖掘和恢复。
吴主任认为,现代工业发展了,但污染也随之而来,特别是水体的污染最让熬胶人担忧。因为优质的东阿水是熬制阿胶的必要条件。因此,他呼吁全社会应珍惜东阿水、适度开采东阿水资源,并且禁止污染东阿水,以确保东阿阿胶工艺能很好地传承下去。
与此同时,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一向作为力畜的毛驴逐步被农机具替代,驴资源每年以惊人的速度锐减。据调查,毛驴存栏量近两年同比下降30%左右。优质的制胶驴皮资源日趋紧张,已成为制约这一传统文化遗产传承的最大瓶颈。
再者,由于传统阿胶工艺生产条件比较差、工人劳动强度大,生产技术难度高,工艺周期长,当今的年轻人大多不愿学,致使古代制胶技艺后继乏人、面临失传的窘地。好在阿胶人提出恢复银锅金铲桑木柴的古代阿胶生产时,刘绪香等老药工积极主动请战。

记者发现,恢复熬胶的传统工艺,在一定程度上还得将希望寄托在4位老药工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