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沁阳农民的肉驴“经”

佚名 2007/06/13 382 转载自《科技日报》

  沁阳市,地处豫西北地区的沁河岸边。历史上,沁阳人就有养驴、贩驴、杀驴、吃驴肉的传统。如今,沁阳人食用驴肉的传统,正在发展成为全国瞩目的颇具规模的肉驴产业。
  5月下旬,记者采访了沁阳肉驴产业链上的4位农民。
  现在不愁销路,育肥后的肉驴,很好卖,我愁的是无驴可养。面对记者,王曲乡李村的养驴户张义文显得很坦诚。
  张义文,40多岁,当地小有名气的养驴能手。张义文指着一头毛驴介绍:这是一头架子驴,也就是成年役用驴。架子驴干农活,出力大,比较瘦,我们买回来,用精料育肥后,当肉驴卖出去。去年,最多时我养了180头驴。
  现在,沁阳的农用机械很普遍,所以当地的架子驴已经很少了,大多是从西北地区贩来的。近几年,西部地区的驴也少了,架子驴越来越难买了。张义文望着空荡荡的驴棚,皱起了眉头。
  为何要千里迢迢地购进架子驴呢?对此,张义文算了一笔账:如果从驴驹养起,每头驴可获利400-600元。
  如果从外地购进架子驴,均价1000元左右,经过2-3个月育肥,饲料500-600元,育肥后可卖到2300-3000元,一头架子驴获利700元上下。饲养时间短,周转快,效益高,所以都愿意购买架子驴育肥,不愿意自己繁殖饲养。
  在柏香镇柏香村肉驴屠宰户董爱民家里,记者看到,杀驴用的屠宰台子上,放着刚刚宰杀的3头肉驴,4个人正忙着分割驴肉。
  董爱民,干了十几年的宰驴生意,说起杀驴一套一套的:这两年,我的肉驴屠宰量一直在下降。去年宰了大约1200头驴,平均一天近4头;现在平均两天才能宰4头,屠宰量少了一半,收入也随着减少了。我们村像我这样的屠宰户,前几年有十几家,现在只剩下4家了。
  说起屠宰量下降的原因,董爱民满怀忧虑:这两年,毛驴数量逐年减少,驴肉价格不断上涨。从去年到现在,一斤驴肉从9元涨到了11元,比猪肉价格上涨快多了,一些老百姓已经吃不起驴肉了。我们是小本生意,宰杀条件很难达到大超市的要求,宰杀的驴肉很难进大城市,光靠当地市场,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在沁阳的豫北毛驴交易市场,记者遇到了一位叫梁旦的驴贩子,今年63岁,是王曲乡李村人。
  采访中,梁旦说起了贩驴心得:我干了几十年贩驴生意,这几年西部地区的驴越来越少了。将毛驴换算成驴肉,每斤驴肉每年都要涨2-3元,一头驴平均上涨了300多元。9米长的卡车一车拉35头驴。在甘肃,十年前我一天能收四五车驴,从甘肃运到沁阳,一车驴的所有费用不到2万元。现在,买一头驴需要二千多,半个月才能收一车驴,一车驴运回沁阳,光运费就要5000多元,加上买驴钱,总成本至少7万元。
  在商品驴市场上,自然少不了驴经纪人。沁阳的豫北毛驴交易市场,是全国最大的商品驴市场,也是农业部认定的毛驴市场。
  记者在豫北毛驴市场见到刘有福时,他刚谈成了一笔交易,不无得意地告诉记者:每成交一头驴,我可以抽5块钱。去年,谈成了4000多头,挣了2万多。
  驴经纪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看看驴的个头,摸摸驴的脖子、肩脊、腰身和屁股,就能估算出一头驴能宰多少斤净肉,估出来的数跟实际出肉量之间,误差不会超过5斤。刘有福指着一头高个子黑驴,很自豪地说。
  我从23岁开始贩运毛驴。像我这样的驴经纪人,现在沁阳有100多个。工商局对经纪人经常培训考核,还发了资格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