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多学科研究推动中药创新体系建设

佚名 2007/07/06 289 转载自《健康日报》

  今年3月,国务院16个部门联合发布了《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把基础理论研究和创新体系的建设列为中医药创新发展的优先领域。为此,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组织了一个研讨会,参加研讨的专家都认为,中医药具有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双重属性,要认识和挖掘中医药的科学内涵并加以丰富和发展,必须博采众长,运用现代科学的新理论、新技术和多学科交叉渗透的思路和方法。

  对话嘉宾

  董竞成(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中医及中西医结合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郑筱祥(浙江大学求是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元兴(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工程学院院长、上海阿华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药效筛选评价用数据说话

  中药往往被认为疗效确切,而作用机理有待探究。中药的药效研究思路是什么?

  董竞成:我们首先要明确的是,中医是现代医学的一个特殊的组成部分。中医作为中国的传统医学,就自身结构而言,有与现代医学达成共识的部分。中医在长期的发展中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有些无意中超越了现在的认识水平,我们目前普遍认为中医药作用机制不清,但有时的确有效。

  我认为,中药的药效研究的基本思路应该是,首先要用循证医学的方法临床验证那些效果有目共睹的古老经方,再通过动物进一步研究,探究它的疗效,得到基于试验数据的结论。筛选出单味药,然后做动物试验和临床研究,如果也能得出阳性结果,再取主要成分群,甚至单体,才有可能知道作用在哪个环节上,最终阐明它的机制。到这个时候,就很容易与国际接轨了。

  如果我们能本着这种态度来研究中药,对人类医学将有巨大贡献,当然我们在这条路上会遇到很多困难。比如我们前一段在做补益药阿胶的药理筛选评价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它的营养成分很多,对它在益气补血、肿瘤患者的辅助治疗、甚至抗衰老方面的作用,我们只有设计更严谨的研究方案,花更多的时间,用理性科学的态度才能够研究透。令人欣慰的是,目前国内一些有实力的企业,开始重视这方面的研究,这不仅是对中医药的贡献,企业也可以通过研究拓展产品的适应症。比如阿胶,我们目前的初步结论是,阿胶口服液可能对人类免疫有正向调节作用。

  郑筱祥:我本科是无线电技术专业毕业的,后来到日本学习生物医学工程专业,获医学博士学位。由于工科的背景并与医学交叉,我的研究方向是定量系统与生理学研究,也就是如何建立一些定量的方法来研究生物医学中的一些机制。1996年我们建立了活体血栓模型和计算机图像处理方法,受日本公司的委托,客观、定量地对日本畅销的中药复方进行了药效评价。由此,使我进入了中药药效评价的方法学研究。

  通过十年的努力,我们建立了一个技术平台。这个平台以心脑血管疾病和神经系统疾病药物评价为研究重点、综合运用生物医学工程技术方法、适用于中药药效评价。提高了现有传统中药药效评价方法的科学性,也与企业合作开展了现代中药的筛选和药效评价工作,对我国传统中药如阿胶和云南白药等进行了定量的药效再评价和作用机制研究,进行了中药新药的开发研究。受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2001年至今,我们对阿胶的补血止血和在免疫方面的功效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包括对红细胞和白细胞、血小板生成的影响以及对免疫因子的影响等,结果表明阿胶具有补血和提高免疫的作用。当然阿胶的成分很复杂,要实现阿胶的现代化,包括有效成分的分离、质量标准、药效的评价等都需要深入研究,这就需要更多学科的交叉协作。

  摆脱传统指标的束缚

  一般认为,中药常规药理做得比较粗,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种情况?

  董竞成:我这里有个例子。前些时候,在评全国中西医结合进步奖时,有一篇论文谈到黄连中的小檗碱能够抗心律失常,文章写得非常好,发表在一个影响因子达到33分的杂志上。但最后评委们发现,该研究的知识产权是美国的。这是中国的研究人员在美国用自己的思路和认识,按美国的严格方法进行的研究,最终得出了一个很科学的、对人类医学有贡献的结论。这说明什么?现在缺少的并不是技术,中国人只要用科学严谨的态度,就能够发现中药很多值得发现却尚未发现的有效部分,这不仅为世界认可,还能为人类健康服务。目前我们对待中药缺乏的是,用理性科学的态度,把应该做好的事情做好,做到能与国际对话的程度。换句话说,我们爱护中医药,就应该用航天工业的态度搞中药。我们需要多学科的紧密结合,更需要严谨态度。

  如果我们对中药的有效或无效的考评,还是用古老的指标来评价,所要求的试验水平或标准还是10年甚至20年前的,我们的企业又怎么会按现代医学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产品呢?我们做的阿胶研究也是这样,将来我们按照企业的需求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很有可能会发现,这样一个具有很多成分的古老中药,它的药效会作用在很多环节上,会对许多细胞有调节作用。难能可贵的是,我们的企业能够越来越关注这种研究,这将必然带来前所未有的突破。

  郑筱祥:通过阿胶和我做过的很多中药药效研究,我感到,中药在保健、治疗心血管疾病和活血化淤等许多方面还有很大的发掘空间,需要应用科学的药效评价方法来进行二次开发,不能光停留在一些简单的评价指标和活体实验,需要多层次的深入研究。也需要多学科的广泛合作,有容乃大。我们应该提倡多学科的协作,只有这样整合资源,才能让中药逐步实现现代化。目前已有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等大型企业已经开始重视这方面的工作,这对中药的深入研究是非常有意义的。

  

  用10年花10亿美金做中药

  中药企业自主创新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张元兴:对于中药的研究,必须依靠多学科的结合才能完成。那么中药企业的自主创新,必然很难通过单一学科的少数研究者的努力来完成。我认为,把企业的研究所建在大学是一个可以提倡的形式。我们学校与山东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共建的上海阿华生物工程研究所,经过近10年的运作,证明是成功的。企业借用教授们的智慧解决企业的问题,不仅投入是经济的,而且教授们总是处在一个开放的、与外界广泛交流的环境中,校内校外一切可利用的资源,都会成为研发的有生力量。比如当我们接受委托做阿胶的药理药效和DNA鉴定时,研究所不仅请到了从日本留学回来的中药方面的教授加盟,还集成了大量国内外的先进技术,可望取得一些突破性的进展和成果。现代企业,一定要研发先行。同时,这种研发一定要建立在一个高水平、多学科交叉的平台上,高校恰好可以满足这些条件,为企业的自主创新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

  董竞成:国内的企业如果能既尊重中医的古典理论,又能把中药置于现代的研究系统中,用现代医学的标准严格规范中药的研发,就很容易与国际接轨。现在中药之所以不容易被发达国家所接受,就是因为自己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做好,有些急功近利,有些低水平重复,有些投机取巧。如果我们也能用10年时间、10亿美金的投入研发中药,我们才有可能在未来轻而易举地赚到100亿美金。

  郑筱祥:现在我们的药效评价技术平台完全可以根据企业的需求来开展多层次评价,指导有效成分的分离纯化。客观、定量的药效评价,有利于企业的决策和新产品的开发。虽然这种研究需要企业投入更多,但唯有这样才是现代中药的研究开发,才能产生真正的创新中药,才能够让世界承认。